第57章 人鱼有泪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060字
  • 2019-05-19 14:10:58

「我的一个朋友似乎中了这种毒,你有没有它的解药?」

「我说过我没有放毒!」

「emm……虽然它也许不是毒,但它对人类有害,你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我愿意为你做一件事,作为交换的条件。」

卢迪的态度越发中肯,美人鱼看他的样子也摆了摆尾巴,然后扑通一下扎进湖水里。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把头露出水面。

「我要你带我离开这儿!就在这个湖底有一个暗流,我之前就通过它从大海游到这里的。

可是就在十几天前,有一条巨龙弄得附近地动山摇,然后就把那个暗流给堵住了。

如果你能把湖底的石头移开,我就告诉你方法。」

卢迪愣了楞,脸上的表情十分凝重。

「这个……可是我并不会游泳,更不会潜水,所以这个条件对于我来说很困难。」

「那么这个交易就这么结束了。」

美人鱼说罢,转身欲要回到湖底去,卢迪立马叫住她。

「等一下!虽然我办不到,但是我可以找其他人来帮忙,我想他们可以。」

「既然这样,你什么时候帮我把事情解决了,我就告诉你方法。」

美人鱼转了过来,对着卢迪说道。

而这就让卢迪苦恼了,雷布什的状况可坚持不了多久,解药当然是越早拿到越好。

最终在卢迪的苦口婆心的劝说下,美人鱼还是心软了。并且以帮她做三件事为条件,提前告诉他解决方法。

「因为这种东西对于其他种族来说,根本算不上毒,所以也就没有解药这一说法。但是我们人鱼的眼泪可以解任何毒,你可以试试它。」

「这么厉害?那你快哭啊,快哭啊!」

卢迪欣喜若狂地说道,美人鱼却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无缘无故的,我要怎么才能哭的出来。」

「……这样吧,我和你讲一个故事,一个关于人鱼的故事,故事的名字叫做《海的女儿》。从前在海底有一个人鱼王国,海王有有六个女儿……」

卢迪开始自顾自的讲起故事来,讲得抑扬顿挫,再加上故事有点长。等他回过神来发现美人鱼已经泪流满面,眼泪掉在地上立即变成了一颗颗如珍珠般的颗粒。

他可没闲着,立马把那些眼泪都捡了起来。像这种好东西,若是拿到集市上去卖,一定会卖一个好价钱。

然而美人鱼在卢迪捡拾眼泪时,一边捶打着他的背一边说:

「嘿!你说为什么小美人鱼要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做到这种地步?」

「……这个,我也不知道,这个故事是我从别人哪里听来的。」

「那好啊,你答应我的第二件事就是你要替我找到故事的作者,然后把这个问题问清楚!」

「啊——?!」

卢迪惊得大叫了出来,安徒生已经死了一百多年,而且这里还是异世界,到哪里再去找一个安徒生出来?

「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尽量。话说回来,之前的那几个冒险者他们去那儿了?」

「他们被我打跑了,跑的时候还说魔女什么的,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既然这样,我今天就先回去了,下次来我一定会找到让你离开的方法。」

「希望你能记住你说的话。」

说罢,美人鱼就潜入水里一个水泡都没有,湖面又平静起来。

在离开之前,卢迪对湖水使用了净化术。但是这样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当务之急还是要把美人鱼带离这里。

回到雷布什家中,卢迪立即吩咐妮薇妮雅将人鱼泪给雷布什服下。

他的伤立马如奇迹般的快速好转,但即便是这样,雷布什任然处于昏迷状态。塞米露也给了卢迪一拳,怨恨他没有带上自己,一个人前往危险的地方。

在接下来的这几天里,由于湖水暂时被卢迪净化,生病的人少了很多,这使他除了每天的训练,便无其他事可干。

最终还是还是耐不住寂寞,每天都往雷布什家跑,就因为上次的那件事他和艾佩莉亚见面时,也变得融洽了很多。

雷布什也在服用人鱼泪后的第五天醒了过来,他告诉卢迪他所中的毒并不是人鱼的毒,而是森林里还居住着一条魔物大蛇,它才是罪魁祸首。

「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有一个五月祭,要不要一起去?」

面对妮薇妮雅的提议,卢迪脸上充满了期待感,异世界的庙会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卢迪立马回去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一行人相约在傍晚时分在庙会门口集合。

花红酒绿,人山人海,仿佛这里把小镇里的人全部都集中了起来。吃的玩的应有尽有,塞米露带着艾佩莉亚在这里已经玩疯。

「卢迪,你在绘马上写的什么啊?」

「我啊?我写的是希望能够尽早抵达王都,然后早一点打到魔王成就功名,再娶一个漂亮的老婆。那你呢?」

「你这个白痴!说出来的话就会不灵验了,我才不会告诉你呢!」

卢迪饶了饶头,塞米露说得对吖!要不要再重新写一个?

「呵呵!真是两个有趣的小家伙。」

一旁妮薇妮雅打趣的说道。

「妮雅姐,你写的是什么呢?我很好奇。」

「这个……啊啦!庙会上似乎有卖食材的地方,我去买一点做今后几天的饭菜!」

说着,妮薇妮雅就把绘马挂在一对绘马之间,分不出谁是谁的,然后她确认以后就匆匆地离开了这里。

接下来才是庙会的重磅戏,烟花大会!

卢迪、塞米露和艾佩莉亚三人坐在长椅上吃着东西。随着第一声鸣响,寂夜的夜空中绽放出五彩斑斓的花朵。

然而在这种时候怎么能少了那句台词呐?

「Tamaya——!」

「那是什么意思?」

「嗯……没别的意思,就是一种对烟花的赞美。」

「这样啊~」

塞米露也放下手中的东西站了起来,对这烟花学着卢迪样子大叫,并示意艾佩莉亚也来试试。

艾佩莉亚对这种事还有一点羞涩,但最终她还是决定尝试一下。

「Ta……Tamaya……」

声音很小,小的只有旁边的两人才能听见。

卢迪摇了摇头,叹了叹气,毕竟这种事是强求不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