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月色真美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101字
  • 2019-04-05 18:53:58

这个世界很奇妙,很多东西都是以前没有见过的。就比如自己家种的蔬菜,要不是有着卢迪的记忆,那他肯定会以为自己家种的是一颗小树苗。

卢迪大步走到塞米露身边半蹲着身子看着她手指的地方。

那是一朵花,是卢迪和林天毅的记忆里都没有出现过的花。

摘下这朵花把它拿在手里把玩并没有什么异样,再把它靠近鼻子,立马就有一股清香传入脑中。

「这是什么花?」

塞米露疑惑地看着卢迪。

卢迪摇摇头。

待他把头端正,眼前的一幕让他大张着嘴,瞪大了眼睛。

塞米露的手指闪烁着金光,她在那朵奇怪的花前画了一个☆,随后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系统界面,上面写着暮罗花!

难道这是群穿剧?塞米露也是穿越者?

『伊雅,这是怎么回事?』

『干什么……我还在敷面膜呐。』

『就是塞米露的金手指啊!』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你不是说穿越一族都有一个金手指吗?难道塞米露也是穿越者?』

『你说那个啊,虽然穿越一族有金手指可不代表其他人没有,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这个金手指,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安啦,我先去睡一个美容觉,不要打扰我!』

卢迪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也就是说这里每个人都有系统,那自己那个固有技能算什么?

过了一会儿卢迪才明白过来,塞米露的界面上只有那朵花的名字和一些它的功效,而卢迪对着暮罗花的界面要详细得多,包括它的原产地、花开周期等。

他叹了叹气,不敢想象塞米露也是穿越者会有什么后果。

看着这花,越发觉得漂亮,高高举起双手把花插在塞米露的头上。

「真好看!」

「……」

「你这小子又再对我家闺女干什么!」

卢迪感觉后脑勺突然被谁打了一拳,随后双脚渐渐离地三尺。

回头一看,一张褐色长着小胡子的脸出现在他的眼眶。

他是塞米露的父亲巴克雷,曾经的他是一名士兵,自从取了老婆就回到泰禾村。

不过在他老婆生了塞米露一年后就去世了,这就让塞米露比卢迪还惨,连母亲的样子都不曾记得。

现在的他除了一些战斗技能就只有一些锻造技能,于是便在泰禾村里做起了铁匠,常年的与煤炭和火焰打交道使他的皮肤变得黝黑。

卢迪曾经怀疑过塞米露更本不是他的女儿,像他这种五大三粗的人怎么可能生得出塞米露这么可爱的闺女。

还有以前每次卢迪受到欺负时,塞米露都会带着一把木剑出现在卢迪面前打跑那些欺负卢迪的人,而塞米露的斩击技能就是从巴克雷那里学来的。

巴克雷曾经对塞米露这样说:女孩子要学一点本事来保护自己,而且一定要注意男人,他们是天底下最可怕的生物。出门在外千万千万要小心男人的袭击,他们的袭击比魔物的袭击还要可怕。

拜他所赐,卢迪每次想找塞米露培养培养一下感情,他都会突然出现在面前。

「宝贝闺女和粑粑亲近亲近一下,么么么……」

卢迪扑通一下,屁股着地,巴克雷嘟着嘴就朝着塞米露的脸靠了过去。

「你好烦啊——!你的胡子好扎人!」

塞米露使劲推开巴克雷的脸,跑到卢迪身边,抓着他的手就朝着树林跑了起来。

「闺女啊!你怎么对粑粑这么狠心呐——!」

我的教育方式哪里出错了,为……为什么我的闺女会变成这样,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

巴克雷跪在地上看着远去的塞米露和卢迪,心里不是滋味,就像是谁在他的心头倒了一杯柠檬汁。

如果现在有一张ph试纸的话,它一定会是红色。

「等……等一下,我……我跑不动啦!」

卢迪站在原地,弓着背双手撑住膝盖,大喘着粗气。

「你这样可不行!你可是大贤者,以后可是要去打到魔王的,就你这个样子别说打到魔王,就是一个史莱姆都打不过。」

「现在的史莱姆都很强的好吧!」

「不管怎么样,从今天开始,我要调教你,直到你有一个强壮的身体!」

之后的这几天里,塞米露每天都会来找卢迪,然后调教他。一般都是让卢迪拿着木剑对着空气一直重复一个动作,还有就是让他帮自己家的铁匠铺劈柴。

卢迪严重怀疑塞米露是把自己当黑工,以调教的名义免费给她家打工。

唯一能让他欣慰的只有在这几天的辛苦而没有工资的劈柴生活中,习得斩击技能Lv.1。

但他的等级没有提升,这让他得出只有在使用已经拥有的技能时,才能获得经验这个结论。

「今天就到这儿吧!」

塞米露趴在看板上对着正在劈柴的卢迪说。

抬头看看天空,天上的月亮已经高高挂起,星星也布满了天空,一阵疲惫的感觉悄悄的传入全身。

「喔~那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卢迪。」

「要不要一起去房顶上看看星星?」

在小时候他也经常和塞米露一起搭着一个长长的梯子爬到屋顶上一起看星星,只是后来长大了这种儿时的过家家就没有再玩过。

再看看天上的星星,很多很漂亮,这是以前卢迪那个城市所看不到的,于是他答应了塞米露的邀请。

「你看!那是白羊座、那那那……那是射手座,还有那是……」

塞米露一边抓住卢迪的衣袖一边指着天上的星星说道。

不过她说得都是西方星座的名字,卢迪好奇的问:

「你知不知道牵牛星和织女星?」

「牵牛星和织女星?那是什么?」

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他就和塞米露讲起了牛郎织女的故事,故事讲的很长也讲了很久。

渐渐的时间已经快到了深夜,拖着疲惫的身躯,一股股睡意涌上脑来。

「卢迪……其实……其实让我和你结婚不是不可以,就是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那么懦弱了,好歹也要有一点男子气概啊。不然……不然……」

许久不见卢迪回答,扭头看过去,卢迪已经打着呼噜睡了过去。

「你呀!真的是长大了,你以前可是不会打呼噜的!」

塞米露看着卢迪叹了叹气,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他弄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