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其实我就是国王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012字
  • 2019-09-17 14:34:57

「啊啦啦~原来温蒂不想做我女儿原来是不喜欢贵族啊!不过,温蒂做女儿可不是贵族喔,就单纯是我的女儿而已,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身后的安吉拉走了过来,附耳小声对卢迪说道。

「这样恐怕不好吧,这件事应该先要通过我母亲的同意才对,不然我就这么给自己找了个妈妈,以后我不知道该怎么和母亲说。」

「嗯~你说得有道理,你母亲在什么地方,回去后我立马派人通知她。」

「泰禾村。」

卢迪没做多想就把真实的地方名字告诉了安吉拉。

对于泰禾村,那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卢迪在他第一次走出村子的时候,他就敢肯定这个村子就算是让安吉拉他们找上五年都找不到。

而到那个时候,他已经娶到老婆变成男儿身,回家享福去了。

「泰禾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听过?」

「没听过就对了。」

卢迪想也没想,不经过脑袋就接了下去。

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立马把嘴给捂住。

这个动作却被安吉拉看在眼里,好奇地把脑袋靠近卢迪说:

「没听过就对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我是说,我们的村子是在是太偏僻。它的周围全是悬崖峭壁,而且它周围的山上还有很多凶狠的野兽。如果不是村里的人带路,别人是不可能找到的!」

「那你带我去不就成了?」

「这个不行!我是受村长的委托来面见国王陛下的,要是没有完成任务,我会被村长打屁股!用鞭子的那种!」

「你们村长口味……不对,我是想说你们村长下手真重!」

「对对对!所以我必需要完成任务!」

卢迪立即说道。

「不,你不需要。」

「不,我需要!」

安吉拉看见卢迪固执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把嘴唇贴近他的耳朵小声说:

「其实我就是国王,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他愣住了,他震惊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眼前的安吉拉会是国王,而且不管这么看这个国家也不是女权帝国,要不然他的母亲也不会那么悲惨。

等等,我们先来理一下思路。

这个国家并不是女权帝国,而安吉拉又是这个国家的国王,她要自己做她的女儿,那不就是真真正正的公主了?有点小开心!

?!

好像有点不对劲,公主个屁啊!我是这男的!怎么可能会是公主!而且要是让安吉拉知道自己是个男的,她会不会一刀子抹了自己!——以上皆是卢迪的内心独白。

「喔~」

卢迪战战兢兢的说道,害怕安吉拉突然发现自己的真是身份。

此刻卢迪的心情就像是他偷了别人的宝贝,而那个失主就在他身边一样。

「怎么样?我今天说的话还有效喔~」

「这……这个,让我再考虑一下……」

「╯^╰哼~那好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不然你的眼睛就会变黑,就不漂亮啦!」

「嗯。」

之后卢迪和安吉拉打了一声招呼就径直的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房间,他可不想又跑出来几个阿猫阿狗来和自己搭讪,因为那完全是无意义的事!

在他刚要进房门的那一刻,他突然感觉又一股寒意袭来,感觉好像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想了又想,实在是想不起,便没再多想。

打开房门,在床垫上塞米露正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儿!她不仅翘着二郎腿,她的那只支撑着地面的那只脚还在不停的敲打着地面,她的脸上也是焦急色,就像是她在着急的等待着什么东西。

再走进一看,刚刚传来的一阵阵寒意早已消失不见,转而代之的是一股股火热的气息。

他再走近一点,靠近塞米露。发现她并没有使用她的能力,但是却能感觉到她身上依旧燃烧着无名之火。

「你回来了?」

塞米露淡淡的说道。

「嗯,我回来了。」

卢迪也淡淡的说道。

「那今天晚上,我们两个怎么睡?」

「还能怎么睡?当然是一起睡床……其实我觉得这床实在是太软了,我睡着不舒服,我睡沙发就行!」

他本来是打算和塞米露一起睡床,想着她应该不会介意,毕竟小时候都经常一起睡,而且就在十几天前,她还……。

可是卢迪在这句话说道一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来自塞米露的无形之火。虽然看不到,但能感觉到,只要是自己把那句话说出来,今天晚上免不了挨一顿打。

男子汉大丈夫,谁没有睡过沙发。别说是睡一晚上,睡上一周都不是问题!只是在这之后,腰可能会有点疼。

「你再干什么?卢迪!」

塞米露立即叫住了正要把衣服脱光的卢迪。

他想了想,虽然现在是晚上,但是四月的夜晚依旧会给人一种燥热感。

在一个女孩子面前把衣服脱光睡,总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于是卢迪捡起被他扔在地上的一件较薄的衣服穿上,倒头就栽在沙发上。

这是他第一次感觉沙发好软,而今天又是累死人不偿命的一天。仔细数数,不论是厕所洗澡的事,还是和亚徳尼斯一起跳舞的事,它们都快要了卢迪的老命儿。

渐渐地一股股睡意涌上脑来,眼皮很快就要招架不住。

正当他快要把眼睛完全闭合的时候,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塞米露的脸!

这吓得卢迪突然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卢迪把手捂住胸口,刚刚所带来的惊吓,即使过了一分钟,它仍然没有消去。

「没……没什么,我突然觉得睡沙发应该别有一番滋味,所以我想来体验一下。」

体验?也就是说塞米露以前从来没有睡过沙发,而自己睡沙发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哎!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啊!

「我的好妹妹,你还是回床上去睡吧,沙发可不是你们女孩子该睡的地方,这里不比床垫柔软,有时候还会搁着皮肤,甚至落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