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女装大佬?!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007字
  • 2019-04-21 11:57:06

「这两位小姐现在要到我们的车厢去。艾伯伦,你去前面带路。」

艾伯伦向安吉拉敬了一个礼,转身走在前面。

一号车厢是不允许住人的,哪里一般都是乘务员休息和堆放杂物的车厢。

他们的房间是在二号车厢,那也是这列火车最豪华的车厢。

它不同于其他车厢,其他车厢一般有十个供休息的房间,二号车厢只有四个,而且每个房间里的装饰极富有奢华的气息,给卢迪的感觉就像是以前飞机上的头等舱与经济舱的区别。

没过多久,一行人就到了二号车厢。

在每个房间的门口都站着四个人,他们都穿着像是军队一样的制服,腰间陪着一把刀,手里还端着一把火枪。

这就让卢迪感到奇怪了,虽然他早就猜到安吉拉是有权有势的人,但没想到坐个火车都要带着卫兵一起,她的身份到底是有多尊贵?

「两位小姐是第一次做列车吧?」

艾伯伦看出了卢迪眼中的疑惑,向他搭话。

卢迪点了点头。

「蒸汽列车的造价昂贵,在帝国开辟铁路也是困难重重,能够坐上列车的人一般都是有钱人,那些土匪山贼可不会放过这么一个香饽饽,所以出门在外多带一点随从是很有必要的。」

「你和她们说这个干什么?她们还小,没必要让他们知道。」

「……是!」

「你们两个想挑哪一个房间啊?」

安吉拉转头对着卢迪他们说道。

随后卢迪就把这四个房间全都打量了一遍。

一号和二号房间已经被占用,它们的大门相对,分别是艾伯伦和安吉拉的。

其他两个房间都是空着的,至于守在门口的士兵,他们可住不起这么高档的房间,一般在后两节车厢休息。

看完这些房间之后,两个空房间,而卢迪可不想和现在的塞米露待在一个房间里,说不定在安吉拉走后,刚刚的扭打还会继续。

「我们能不能分别在两个房间休息?」

「不行!」

这句话安吉拉说得很坚决。

卢迪也知道现在别人的地盘白吃白喝,安吉拉说让挑一个房间,而自己却想要两个,这看上去有些蹬鼻子上脸。

「你们两个小家伙今天晚上一定要在被窝里和好,姐妹之间可不能有隔夜仇。」

安吉拉看见卢迪失落的样子,立即上前安慰的说。

「还有,温蒂应该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一点,女孩子就应该有女孩子的样子。我女儿的身材差不多和你一样,我哪里正好有几件她的衣服,待会我叫艾伯伦给你拿过来。」

「啊——!」

卢迪惊的大叫了出来。

女装?女装!他两辈子都从来没有女装过,难道要把珍贵的第一次交待在这里?这让他顿时感到一股恶寒。

「怎么?难道你是担心我选的衣服不好看?」

「不……不是!只是我觉得安吉拉挑的衣服一定会很好看,我喜欢看姐姐漂漂亮亮的样子,我穿这身衣服就行,姐姐你说是不是?」

「嗯……」

卢迪向塞米露抛了个媚眼,她楞在哪里几秒后才挤出这么一个字。

安吉拉看着她们俩的样子叹了叹气说:

「这样吧,我会准备两套衣服,你两个都会漂漂亮亮的!」

「啊——!」

「温蒂,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没……没有……」

两人学着艾伯伦的样子向安吉拉敬了一个礼后,便跟着艾伯伦一起挑选房间。

「就这间了!」

塞米露大声的宣布道。

「两位小姐,这是夫人令我带过来的衣服,并嘱咐把两位换下来的衣物拿去清洗。」

「嗯,知道了。」

「那么……我先离开一会儿,待会在来取换洗的衣物。」

艾伯伦说完,放下手中的衣物就离开了房间。

随后塞米露就拿起放在哪里的衣物,走到镜子前比了比,然后对卢迪说:

「卢迪,你觉得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

「好……好看!」

「真的?!」

这句话塞米露的声音很大,就像是非常吃惊一般。

「真……真的!」

听到这句话,塞米露脸上顿时乐开了花,兴奋的跳了起来,然后又红着脸说:

「你,你把头转过去,我要换衣服!」

「好的~」

卢迪不耐烦的把身体背向塞米露,想着她的身体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甚至摸过抱过睡过,现在害羞个什么?

没过几分钟,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叮叮咚咚的声音,他又不敢把头转回去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好了,你把头转过来吧。」

卢迪应声把头转过去,眼前的塞米露让他看呆了眼!

以前塞米露穿的那件衣服,给人一种朴素的美,现在这件黑红色的哥特式洛丽塔裙穿在她的身上,给人一种高贵神圣的美。

就像是眼前站着一位童话里的公主,如同那高岭之花,可望而不可即。

此时此刻,卢迪摇了摇头,眨了眨眼睛,他是多么希望眼前的塞米露就是一位公主。

「卢迪,你也快把衣服换了吧。」

塞米露的话将看得出神的卢迪拉了回来。

他用力地晃了晃脑袋说:

「我?别开玩笑了,他们不知道,你可是知道我可是一个男孩子!」

「可是我想看你穿女装的样子!」

扪心自问,卢迪对于女装是有那么小小的期待,尤其是现在这幅身体。但是想和做可是不一样的,更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变成女装大佬!

「不不不,不行!绝对不行!」

「可是如果你不穿的话,你是男生的事和进女厕所事都会露馅的。」

「那也不行,我会找理由搪塞过去的!」

「那我偏要看你穿女装的样子呢!」

话音刚落,塞米露身上突然冒起火来,而这一幕让卢迪感到非常奇怪了。

为什么塞米露身上着火,她身上的衣服却没有半点被烧毁的痕迹。

滴~滴~滴~

突然,房间里的响起了滴滴的警报声,随后出现一个花洒喷出水来,撒到两人身上。

现在塞米露身上的火已经不见,他俩身上的衣服也湿了个透彻。

「啊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