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该死的设定!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064字
  • 2019-12-24 20:14:13

卢迪道别了奥丁,直直的回了家。

回到家里已经到了晌午,安洁丽娜正在厨房里做着午饭,只需要走近门口就能问道一股股的菜香味。

「啊~卢迪你回来啦,你先等一会儿,饭菜马上就好。」

「嗯!」

不到十分钟安洁丽娜端着几盘菜上来。

今天的午餐特别丰盛,其中还有一盘是肉类,就像她已经知道卢迪要离开村子而为他准备的最后一份午餐。

也正是因为这丰富的午餐,让卢迪感到有点不对劲。

他们家的情况他知道,餐桌上怎么会有肉食?

他赶紧问母亲:

「娘,这些肉是哪来的?」

「嗯~这些肉是奥丁爷爷送的,说是让我回去好好补补。不过我一个人可吃不了这么多,所以这些都给你吃,你可是还在长身体中,要多吃一点!」

安洁丽娜把唯一一盘肉类推到卢迪的碗筷前。

「娘……」

「有什么事吗?」

「我……我可能会离开村子一段时。」

「离开村子?一段时间?为什么?卢迪你要去那儿?」

「……娘,您之前不是说我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勇者嘛,其实我的职业真的就是一个勇者,所以我要去战胜魔王,然后我会把公主取回来给您做媳妇儿。」

「你是勇者?可是魔王那么危险,你又是这么的瘦弱。让其他勇者去打到魔王不就行了?就在家里好不好?」

「可是……娘。爹以前说过男子汉就应该要顶天立地,做对国家对世界有用的事。我保证每年都会回来看您,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事!」

安洁丽娜眼里的泪水突然滑落了下来,她没想到卢迪居然会搬出他的父亲来。

再看向卢迪如此坚定的样子,真的和他的父亲有些一丝相似,安吉丽娜的心都快融化了。

「……卢迪真是长大了,不知不觉中就已经成年了,看着你现在的样子,一直以为你还是一个小宝宝。魔王真的很危险,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非去不可吗?」

「嗯!」

「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明天!」

正午的骄阳如同烈火一般,卢迪吃完午饭匆匆的去了铁匠铺。

他站在铁匠铺门前徘徊不定,身上的衣襟也已经被汗水给打湿半截。

他在犹豫在这次的旅行中要不要带上塞米露。

塞米露是勇者,打到魔王是她的职责,可是她的职业不只是勇者,待到她十六岁就会觉醒另一个职业。

况且在卢迪所知的记忆里,除了某个能把角摘下来的魔王,其他的几乎都是有野心、有能力很危险的大魔头。

带着一个小女孩儿去打倒怎么危险的东西,这样做真的正确吗?

卢迪摇了摇头,这样的事情他可做不出来。

「卢迪!」

塞米露突然叫住了正要转身离开的卢迪。

「你怎么你一个人来了?我爸爸那?」

「巴克雷大叔……他没事,奥丁爷爷说只是把他关起来几个月,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了?」

「其他的就没了?那为什么你这么愁眉不展的样子。」

「……没什么。就是感慨自己是一个贤者,只能活到三十岁,而且还有没有人愿意和我结婚,这样的人生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

「那……那等我……成年了以后,我们俩结婚,行吗?」

塞米露的话语让卢迪感觉如同触电了一般,他从来没有想过塞米露会说这样的话。这让他脑袋突然一片空白,差点就让他向后倒了下去。

定格了几秒,卢迪才恢复意识:

「这恐怕不行,你今年十四岁,而我是十六岁。十六岁成年,等你到哪个时候,我也就十八岁了,我就已经结不了婚了。」

当塞米露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打从心底一阵喜悦奔涌而出,他又何尝不想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找一个心爱的人安稳地结婚,然后度过剩下的余生?

可是他只是一个贤者,一个只能活到三十岁男人。

在这个时代女人可不同与男人,他的母亲就一个例子。难道等到三十岁之后,要塞米露像他的母亲一样度过剩下的孤独的时光吗?

他做不到。

著名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说过,好的婚姻仅仅能给你带来幸福,而不幸的婚姻则能让一个人成为哲学家。

现在卢迪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为什么回来到这个世界,然后成为一个贤者——复活的代价必将是惨烈的!

更可笑的是他曾经还为被选中成为一个贤者,是一个主角而高兴了一段时间。这只不过是一场带上枷锁的自赎罢了!

三十岁之内打到魔王?像一个圣人一般活着?这一生还真是匆忙啊!连谈个恋爱的机会都没有!

他回过神来,看见塞米露眼里转着泪水,扔下一句话转头就跑回了铁匠铺。

「你……我……哼!」

卢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心中有那么一丝丝的寂凉。

怎样做到底有没有做错?

他想了想,怎么也想不出答案。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转头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喂!笨蛋!傻瓜!混账!负心汉!你为什么不答应她?还有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你明天要走的事?为什么不带她一起走?我费劲千辛万苦才帮她觉醒,你……你却……我这倒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喂!』

伊雅一如既往地突然对他大呼小叫,不论她怎么呼喊卢迪,卢迪都没有理会她,他回到家里一个劲儿地收拾明天要带的东西。

『哼!我再也不理你啦!』

『叽叽歪歪,啰里啰嗦。你不就是嫌我让你的努力都白费了吗!我告示你,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能够打到魔王!这下你没有话说了吧!』

『哼!残渣!败类!』

伊雅扔下这句话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晚上,卢迪躺着床上辗转反侧。

『为什么?!为什么一个贤者连一个普通的愿望都不能实现!』

然而,没有任何人来回应他这个问题,就连被称之为女神的伊雅也没有再回应他。

这一晚,一直到了深夜卢迪才能把重重的眼皮合上。他做了一个梦,梦的内容是关于他还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与他交心的那个女孩子之间美好的回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