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097字
  • 2019-04-17 17:27:29

姓名:卢迪

Lv10

职业:大贤者

固有技能:神视术Lv2,火元素同调(被动)

通用技能:火球术Lv2,斩击Lv1,治愈术Lv2

火元素同调:拥有绝对的火元素亲和力,可以大幅提升火系魔法的威力,在拥有此技能的情况下使用初级火系魔法能够发挥出中级火系魔法的效果。

然而神视术却没有相关的简介,卢迪拿它进行了一番试验,把自己的数据和塞米露的数据进行了对比。

最终发现神视术升级后就只多了能够精确的查看他人的力量值、敏捷值、智力值等能力数值的效果。

『搞了半天,原来自己依旧是一个奶爸,这不就是塞米露的移动血库吗?』

『……你别太灰心,你也发现了吧。随着你让勇者觉醒,是会反馈给你新技能的,没准那一天你就变成了一个战斗奶爸呢。』

『得了吧,你那点小心思我还是懂的。虽然成为C位是每个咸鱼的梦想,但是我觉得做一个辅助类型的奶爸也不是那么糟糕。』

『嘿嘿嘿~~』

『嗯……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塞米露的职业显示会是无,按理说她觉醒成勇者,应该会显示成勇者吧。』

『这个啊,这个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因为她还没有十六岁是不会有职业显示的,等她到了十六岁自然而然就会显示出来,随带一提,到时候她会有两个职业。』

「卢迪——!你还好吧?」

塞米露突然飞扑过来包住卢迪,可她刚刚才得到质的飞跃,这一用力直接把卢迪给推到在地,还让他的头撞在地上弹了起来。

「我……我好像真的变成勇者啦!」

「啊~疼疼疼!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下来再说?」

塞米露听闻卢迪的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太过激动了,赶紧站起身来把卢迪给拉了起来。

「喔~」

「啊~一晚上没睡觉感觉好困啊,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还有回去后千万不要和别人说你是勇者!」

「喔~」

很快,塞米露背卢迪一路狂奔回到村子。

家里,卢迪想要睡觉,可是塞米露却坚持要在他的身边守着,但却遭到卢迪残忍拒绝,他可不想在睡觉的时候还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但是拒绝归拒绝,做不做完全在于塞米露。

劝说了好一会儿,她也不肯做出半点退让,渐渐地一阵阵睡意涌上脑来,忽然倒在床上就打起呼噜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从房子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卢迪坐起身揉了揉眼睛,发现塞米露并没有在身旁,赶紧穿上衣服跑出门外。

出了大门便看见一队人群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卢迪紧随其后。

大约走了十多分钟,在村子的正中央的那个大树下停了下来。

周围围着人群,卢迪好奇地上前围观,但又因为太矮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于是蹲下身子从人群的脚边挤了进去。

费劲千辛万苦,还被踢了两脚才挤到了人群里面,之后便看见哪里站着三个人,是村长和巴克雷以及塞米露。

「巴克雷,你都是个大人啦,还能不知道山贼的事?而且还把半个山头给烧了。哎~」

从人群中不时地传出这样的声音。

卢迪都为之一振。

放火烧山?

放火烧山的不是自己吗?怎么会变成巴克雷了?

可是到放火烧山的严重性,卢迪是知道的。俗话说放火烧山牢底坐穿,虽然这里是异世界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法律。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是可以肯定,现在自己却把半个山都烧了,只是想想就觉得要完蛋!

「大家请安静一下,我相信巴克雷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大家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为人。」

奥丁让人们安静了下来,然后转身对着巴克雷:

「你有什么样的原因要把山贼都给杀了还把半个山头都烧了?」

「没事理由!我就是给自家闺女采点药治病,可是他们不给,我气不过就把他们的老窝给烧咯。」

「哎呀!你说你……都多大个人啦,还这么孩子气。虽然那些山贼平时是恶霸了一点,但村民都忍的过去,你这把他们都杀了要我们村以后该怎么办?还有你为什么会选择用火去烧他们?这可不像你啊!」

「……没什么,就是突发奇想,想看看他们被火烧的样子。」

「不!这不是爸爸干的,是我干的。」

「你?」

奥丁摇了摇头,他可不认为塞米露有那个实力干出这样的事,在这个村子里唯一有能力干出这事的就只有巴克雷。

「巴克雷,你知道该这么做吧?」

「带我走吧。」

「不!不要带走爸爸。是我,一切的原因都在于我。」

「乖女儿,你先回去,粑粑很快就会回来的。」

巴克雷说着走到了卢迪的面前会狠狠地瞪了一眼。

「臭小子,我的闺女就暂时交给你,如果要是我知道你让她受到一丁点儿委屈,不论是天堂还是地狱,我都会追到你然后狠狠地揍你一顿!」

他的语气很重,表情严肃至极,让卢迪浑身一颤。

「我……我会的。可是为什么不能杀掉那些山贼呢?那些人不都是坏人吗?」

「这个东西等你再长大一点就会知道了,每个地方每个国家都有相关的政策。在城镇里市民向城主缴纳税收,城主就会与之相对的保护市民。虽然在我们村儿这样穷乡僻野的地方不存在这样的法规,但这是这个地方的规矩。村民们向山贼缴纳保护费,山贼就会保护我们。若是没有了那些山贼,等到其他其他山贼打过来,那损失的不只是钱财了。」

「还是第一次和你说怎么多废话!以后塞米露就交给你了,现在你赶快过去安慰下她,你没瞧见她正在伤心吗?」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快去!」

巴克雷板脸呵斥,转头面向奥丁:

「好了,带我走吧。」

待人群散后,大树底下塞米露正无助地抱着卢迪。

「卢迪,他们会怎么处罚爸爸,他们……」

「没事的,塞米露!我会想办法的。」

卢迪抱着塞米露拍了拍她的背,然后在把头架到她的肩膀上。

他非常痛恨自己现在的样子,但刚刚又没有像塞米露那样的勇气去承认。

「所以我是贤者而不是勇者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