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趁火打劫才是正事儿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034字
  • 2019-04-18 13:44:09

夜黑风高,四月的林间吹起一阵阵的清风,使人神清气爽。

离泰禾村五里外的山头上有一座山贼的寨子,寨子依靠着断崖而建,出入的地方也只有大门口一处,周围也建起了高高的城墙,这里可以说是易守难攻。

由于现在是深夜,寨子显得格外安静,只有风吹树叶的莎莎声以及它的外面有两个小小的人影在草丛里蠕动,不时地还会发出一点声音。

「今天的风儿好喧嚣啊!」

「……我们要怎么进去啊?」

「不知道,我看他们的大门也没有守着,现在也已经是深夜,估计他们已经睡着了,要不我们走正门走进去?」

「这样不好吧,我们还是找找有没有其他可以潜入的地方吧。」

两人围着山寨转了两圈,整个山寨如同一个铁通一般,除了正大门便没有了其他入口。

加上他们俩的身高都只有一米五左右,想要翻墙进去都难。

『你是猪咩?你是来刷副本的,不是来偷东西的!偷偷摸摸的,你到到底想干嘛!』

伊雅突然不耐烦的说道。

卢迪一听,拍了一下脑袋恍然大悟,然后看着塞米露对着她说道:

「我们去放把火把这里给烧了,然后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进去!」

这几天没有下雨,加上四月的天早已如同夏天般炎热,晒得林子里的稻草十分干燥。

再加上今天可是夜黑风高,微风助火势,现在正是杀人放火的最佳时机!

两人分工合作,一人负责去林子收集稻草一人则把稻草摆放在山寨的周围。

这个过程大约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把山寨的周围都铺上了一圈厚厚的稻草。

万事俱备只差点火。

自从伊雅了解有关魔法的知识后,卢迪每次出行都会带一个火折子,以便随时都可以使用火球术,但却没有想到它现在成了最关键的道具。

把它丢进稻草堆里,火舌从稻草再到寨子,没过多久整个寨子都燃起了熊熊大火,把整个山头的夜空都照得红通通的。

在火光照亮夜空的那一刹那,寨子里的痛苦声和惨叫声打破了深夜的宁静,就连在林中休息的鸟儿也惊地飞起。

「走!我们进去吃经验!」

两人就走到大门口,从大门口往里望,就能隐隐约约地看到里面的情景。

里面有浑身着火奔跑的,有拿水试图把火浇灭的,也有因为喝醉了酒迷迷糊糊之间,把手中的酒倒在火上助长火势的。

寨子里的情况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惨!就连卢迪和塞米露看了都连连摇头。

对于这种情况,救火是不可能的,趁火打劫才是正事儿!

卢迪拿起手中的剑就朝着寨子冲了进去,见一人就给他一剑,如同无双割草般成为了这里的主宰。

不到十分钟他的等级就从六级升到了八级,而且现在感觉状态特别好,愈战愈勇!再来三百个都不是问题。

「到底出什么事啦!」

突然,从房屋的后面走出来一个男子,他的装扮样式和其他山贼不太一样。

这个人卢迪认识,他就是之前来村子里收取保护费的那个山贼小头目。

「你到底是谁?居然……居然伤了我这么多家人,还烧了我的房子。即便是小孩儿,这样的罪孽,主都不会宽恕于你!」

小头目看见卢迪手上的剑和他剑上的血,就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他。

对着卢迪大叫了一声,他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恶狠狠地看着卢迪。

他拔出旁边插在地上的刀,就朝着卢迪狂奔过来,在他们距离还有一米的时候,他把刀举过头顶向着卢迪使出全力砍上一刀。

刚刚的杀戮所带来的戾气让卢迪膨胀了起来,面对小头目让他忘记了自己和他的等级与力量的差距。

这一刀,卢迪没有躲也没有闪,直接拿剑硬生生地接下了下来。

在刀和剑接触的那一刻,卢迪感觉仿佛是有一辆重装卡车撞向了自己,整个身子都为之颤抖下,使得他迅速地往后退了几十步,一直到抵触墙壁才退无可退!

小头目的面目越来越狰狞、使力越来越大,仿佛这把刀有着十万八千斤重。

而卢迪双手紧握手中的剑,咬紧牙关,背靠着墙壁使尽全力地抵抗着他的力量。

若是仔细观察,刀与剑交锋的地方发出了咔呲咔呲的声音,还出现了一丝丝裂痕。

然而身后的墙壁可承受不住他们两个这样高强度的对抗,渐渐地也开始出现了裂痕,再这样下去只有两种结果!

其一,卢迪的剑承受不住小头目的力量率先破裂。其二,卢迪身后的墙先坍塌,使得他掉下墙外的悬崖。

紧迫的危机感使卢迪恢复了理智。

看着小头目脸上的表情,他仿佛就想把头伸过来咬上一口,再看看手中的剑,它的背刃还差一厘米的距离就要与他的脖子相吻。

他一直坚信人在最危机的时刻,会爆出人类的全部潜能。现在他的脑袋就像一个过热的超能马达一样,极速运转搜索着解决的办法。

啪————!

卢迪手中的剑断裂如同镜子破碎一般发出清脆的声音。

在这一刻,他感觉时间突然静止一般。能够清楚的看到剑身破裂的碎片,还能从它光亮的刀片上看到无数个自己的面孔,仿佛置身于琉璃幻境之中。

忽然一快巨大的刀片闯入其中打破了幻境,朝着他极速驶来。

危机感史无前例,卢迪发出身体本能的反应,把脖子往下缩进衣领里,再高高抬起脚踢开小头目拿刀的手,从他的胯下溜了过去。

小头目见状,立即定了定身子,转过身来就朝着卢迪再一次奋力地砍上一刀。

他相信,这次卢迪没有了铁剑的庇护,这一刀一定会了结了他罪恶的一生。

而在此时此刻,卢迪却因为刚才急促地逃离危险,使得他在逃出来以后,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卢迪翻过身躺在地上看着眼前向他驶来的刀片,忽然感觉自己因为拥有主角光环而太过自大,这一次他真真确确的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