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原来是你小子啊!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036字
  • 2019-04-18 13:34:04

「好小子!你该不会是给谁吃了花花果吧!」

奥丁是明眼人,看着卢迪的样子便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花花果是用来抓野猪用的,全村的人几乎都知道,可眼前的卢迪匆匆忙忙、不惜翻窗来找自己,估计他是把花花果给谁吃了,然后捅出什么篓子来了。

「呃……事情是这样的……」

花了十多分钟,卢迪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奥丁。

「奥丁爷爷,你知道有什么东西可以缓解花花果的毒性吗?」

「这个……花花果的毒性可以用暮罗花的花粉来缓解,可是我们村子里可没有这种花,它一般生长在里村子五里外的山头上,可是哪里已经被山贼给霸占了,这件事有点难啊!」

奥丁在一旁像老夫子一样和卢迪讲解着暮罗花的样子和功效,并嘱咐他不要去那个被山贼霸占山头,至于吃了花花果最多就拉几天肚子,死不了人的。

卢迪听着奥丁讲述的暮罗花,总觉得在哪里见过,饶了饶头,想了又想,忽然恍然大悟的说:

「之前的那朵花!」

「!?什么之前的那朵花?孩子,你在说什么?」

「奥丁爷爷,再见!我知道去那儿找暮罗花了!」

说罢,向着奥丁爷爷敬了一个礼转身就跑着离开。

「诶——!孩子!你可不要去那个山头啊!」

「奥丁爷爷请放心!我不会——去的——!」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卢迪站在铁匠铺前双手插着腰,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这个混账小子怎么又来啦,快点滚。不然你可能会在床上躺上一整天!」

巴克雷看见卢迪急冲冲地跑了过来,想着他懦弱胆小的样子,估计他也没什么好事,再加上现在对他的好感度到达了史前最低,立即站在门口堵住卢迪。

「等……等一下!我……我知道有什么东西可以可缓解花花果的毒性了!」

「欧~!那是什么东西!」

着急的抓住卢迪的肩膀摇了摇说道。

「就是之前我送给塞米露的那朵花!」

之前的那朵花?巴克雷顿时面露难色。

由于那朵花是卢迪送给塞米露的,他自然不会允许有那种肮脏的东西存在,早早地就把那朵花给扔了,还对塞米露说那朵花没过多久就凋谢了。

但没有想到它居然还有这么关键的作用,他真想在自己脸上狠狠地抽上一巴掌。

「可……可是那朵花已经死了。」

「死了?」

巴克雷对着卢迪严肃的点点头。

可是卢迪从奥丁那里听说这种花的花开周期很长,而且前几天在帮铁匠铺砍柴的时候,还看见塞米露在细心的照料那朵花,怎么会突然就死了?

但看着巴克雷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

卢迪叹了叹气,不管怎样那朵花现在已经没了,当务之急是从新采摘那种花,转身就朝着村子口跑了起来。

「你要去那儿?」

「大叔,你就在家里照顾好塞米露,我去摘一些暮罗花就会回来!」

很快就出了村子,在去往山贼山头的路上除了一些必要的休息之外,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停了。

即便是这样,等到他到达以后,太阳也已经下了山。

等他到了以后才发现,山贼的山头何其之大,想要在这么大的山脉里找到一朵花何其之难。

花了一个多小时,卢迪才找到暮罗花。

正当他要去采摘那朵花时,突然感觉自己肚子痛了起来,回想起在喂塞米露吃花花果的时候,自己也或多或少的也吃下去一点。

捂着肚子撅着屁股站在哪儿,现在可以体会到塞米露的感受了,他的肚子疼的非常厉害。

能感觉得到,如果不再五分钟之内找个地方解决,那么它一定会喷涌而出。

「哈啊~顿时舒服了。」

扎了扎裤腰带,伸着懒腰说道。

「嗨!兄弟!你是不是放了屁啊!怎么这么臭!」

「老子可没放屁!贼喊捉贼,是你放的屁吧!这么臭,你到底是吃啥长大的?」

「唉~等等!这股臭味好像是从那边飘过来的。」

两个看似巡山的小卒指着卢迪所在的方向讨论着。

「走!我们过去看看!」

山贼们说着便朝着卢迪的方向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卢迪立即查看了他们俩的信息,虽然他们俩的等级都是十级,但他们的属性值却很低。

如果只有一人卢迪有足够的信心能够打赢,但是有两个人,卢迪便没了把握,立即把身子埋在草丛里,试图躲过去。

「到底是睡这么没素质,随地大小便,看样子还挺新鲜。」

「可这坨屎看上去并不是野兽的粪便,而是像人类的。哼!看样子他还没有跑远,我们在附近找找,像这种随地大小便破坏我们美好家园环境的人,就应该抓回去灌猪笼,然后抽他的皮拔他的筋!」

两人开始在附近搜索起来,看看树后没有,刨开树枝也没有,渐渐地他们离卢迪越来越近。

卢迪小心翼翼地把周围的草全部盖在自己的身上,现在看上去就像一个长满了青草的小土包。

找了大约十多分钟,他们俩才停了下来。

两人相互叹了叹气,都认为那个缺德的人已经离开了这里,便要转身离开这个屎臭之地。

「哎呀!」

「啊哈哈——!我滴龟龟,怎么这么不小心,瞧你那样!摔了个狗吃屎。」

一名山贼指着另一名因为摔倒,让他的脸掉在了卢迪屎里的山贼大笑着,拍着大腿说道。

那名山贼立即爬里起来,用手刨开自己脸上的屎,露出本来的面容,怒气冲冲的说:

「别让我逮到那个缺德的家伙,不然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说罢,立即站起身来看着那个把他绊倒的小土包。觉得它非常奇怪,刚刚来的时候就没有,怎么突然就有一个小土包出现在哪儿?

又想道它让自己出了这么大的丑,顿时气都不打一个鼻孔出。大步上前,狠狠地踢了一脚那个小土包。

「哎呀!」

突然从小土包里滚出一个人影儿,随后站起来晃了晃身子抖掉自己身上的草和土,露出本来的面容。

「原来是你小子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