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魔法使是大自然的咏唱者

  • 贤者大人要结婚
  • 妖三四
  • 2252字
  • 2019-04-18 13:57:46

渐渐地塞米露的嘴唇红润了起来,卢迪坐在一旁长舒了一口气儿。

过了许久,塞米露迟迟没有醒来,卢迪有些担忧,但回想起来今天塞米露所做的事便不觉得奇怪。

坐到火堆旁,脱掉自己的外衣搭在塞米露的身上,火堆里的火已经熄灭,后山的风吹进山洞,让没有了外衣的卢迪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卢迪站起来拿上铁剑就离开了山洞,向着之前的那个树林走去,准备去砍点柴火回来,用于照明和取暖。

过了许久,卢迪才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用于做柴火的灌木丛,举起手中的铁剑朝着它挥下去。

「呼~噜噜~」

身后突然出现一匹狼喘着粗气,发出野兽的呼噜声恶狠狠地看着卢迪。

卢迪听到这个声音,感觉得到它离自己很近,大约只有十几米的距离。随即转过身,眉头紧皱两眼死死地盯着那只野狼,再把手中的铁剑架在身前指着它。

野狼看着卢迪的架势和手中的铁剑,能够感受到来自卢迪的凶意,顿时面露凶意,张开大嘴朝着卢迪奔袭而来。

看着疯狂袭来的野狼,卢迪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他可不打算硬拼。

随即翻身在地,打了一个滚儿躲了过去。

当他从地上爬起来站定后,一阵疼痛感从左臂传来,哪里有一道深深的被野狼抓伤的伤痕。

这是他第一次受伤,不论哪一个卢迪他们俩都是一个宅在家不出门的阿宅,跟别说和野兽战斗以至于受伤。这种疼痛感让卢迪面露难色面目狰狞,差点就疼晕过去。

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对着伤口使用治愈术止住不断往外流出的鲜血。

逃!这是卢迪脑袋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在刚刚与野狼接触的那一刻,他就可以确定以现在的等级根本不可能打得过眼前的野狼。

卢迪紧紧盯着眼前的野狼防止它的再一次突然袭击,往左边平移两步调整方位确保逃离方向,然后立即转身向后跑。

野狼见状,立即朝着卢迪气势汹汹地跑过去。它的速度很快,要远远超过卢迪奔跑的速度。不一会儿野狼就要已经追到了卢迪的身后,跳起身来想要一口咬掉卢迪的脖子。

『伊雅——!快来帮帮我!』

『哈啊?!都说几遍了,不要在我睡觉的时候打电话给我。』

『如果你想被辞职的话,你就大可放心的回去睡觉。』

『……到底出什么事了?』

『眼前这个野狼要怎么决绝?它这一口要是咬在我身上,迟早都会没命。』

『……这……这我可帮不了你,要是我出手那就违反了职业道德,会被辞职的!』

『……如果我死了,你的业绩不就上不去,不是照样被辞职?只要你让我活下来,我就帮你去打到魔王,怎么样?』

『这……』

『已经没有时间给你犹豫了!』

『好吧!你把你手中的剑伸到左边,向上抬起十公分。』

卢迪不知道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他现在只能选择相信伊雅,立即按照伊雅的指示把剑抬了起来。

「嚎呜~」

从身后传来野狼的惨叫声,在这之后便没了任何声音,包括野狼的跑步声,卢迪随即把头转了过去。

野狼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卢迪,眼里还有鲜血流出,而且它的距离与卢迪只有十厘米左右,吓得卢迪立马把手中的剑扔在地上。

铁剑落地发出砰的一声,随后野狼像没了气的气球一样,也落在地上。

卢迪小心翼翼地走到野狼身边,用脚踢了踢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反应,可以确定它已经死了。

『啊啦啦~恭喜你,你已经升级啦!』

『啊————!你这是要吓死我,然后准备写辞职信吗?』

升级?卢迪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异样,也没有类似于升级的提示,如果没有伊雅的话,要怎么才能知道是否升级了?

『呃……下次一定注意!……你刚刚打到的那只野狼可是八级的,现在的你直接从三级升到了六级,获得第一滴血的称号,还能选择一个技能。』

『选择技能?』

『嗯呢~你现在可以从火球术Lv1和净化术Lv1中选一个,你打开界面看看,你要那个?』

卢迪突然感到好奇起来,随即打开系统界面,一个窗口弹了出来,上面写着让卢迪选择奖励技能。

之后查看了两个技能的介绍,火球术火属性攻击魔法使用次数为一天三发,一发三颗。净化术与治愈术相辅相成,都是辅助类魔法,每天有五次的有效使用次数。

『也就是说……要我现在选择职业路线吗?白魔法使和黑魔法使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好像这个世界并没有说不能学习其他职业的技能,就好比你明明是个大贤者却学习了斩击技能。』

卢迪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虽然他把自己的职业定位是辅助类,只要在勇者身边辅助他即可,但回想刚刚的情景,奶爸也需要有自保的能力啊。

『那我选择火球术。』

「嚎呜~」

突然从旁边的草丛中传来一阵阵狼嚎声,随后从草丛里窜出来十几只野狼。

「来的正好!我可以试试新获得的技能怎么样。」

「火球术。」

卢迪把右手伸出五指张开,左手撑住额头,把头微微扬起。可是并没有什么火球射出,就连烟屁股都没有冒出来一个,这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亏自己还这么装逼,这脸可真疼。

『伊雅——!这是怎么回事?我的火球术不会是假的吧?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切~你火都没有,拿什么使用火球术。』

『魔法使使用魔法还需要有火?』

卢迪疑惑着脸,火球术不是从魔法阵里冒出来的吗?还要自己有火?难道要自己像杂技师那样,拿着一个火把,对着它吹一口气,然后发出火球?

『啊哈?!那你以为魔法使什么?魔法使不过就是大自然的咏唱者,借用了大自然的力量并把它们增幅而已。使用对应的魔法就需要对应的自然元素,就好比你要使用火球术就必需要有火焰,哪怕只有一点儿火星也能使用。』

『可是这荒山野岭的,要我去那儿找火苗啊?』

『哎呀~这是你的事,不要来烦我了!要是再不睡觉,明天我可要上班迟到了,成绩不好的我,我可不想迟到加深领导对我的坏印象,拜了您呢。』

『诶~等一下,你好歹再帮我一次啊!要我一个人怎么打得过这几十只野狼?』

「嚎呜~」

狼群一起对着他发出狼嚎,血红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卢迪。

「嘿嘿嘿~大家晚上好,你们听我说,我只是刚刚路过这儿,并不知道你们的家人是怎么死的,嘿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