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迷心,心真的没了!

杜衡也懒得继续跟小白虎争论了,反正争不过,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有气无力的问道,“森哥,那边可都是神道境霸主,咱们现在靠过去,跟找死无异啊!”

“嘭!”

又是一虎爪狠狠地拍在杜衡脑门上。

小白虎微微抬头,那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里边流淌着‘轻蔑’之意,“区区神道境凡人,岂能阻拦森哥的脚步?要是他们敢抵挡森哥,森哥一巴掌呼过去,扇死他们。”

哥,咱不带这么吹牛的!

杜衡真快哭了,要是傻啦吧唧的开着飞舰过去,百分百被那些神道境霸主给随手拍死。

就在杜衡寻思着怎么劝说小白虎的时候,小白虎忽然从他脑袋上跃下,一边嚷嚷道,“虽然他们都是不堪一击的凡人,可森哥是来凡尘体验艰苦,磨砺心志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森哥不会对他们出手。再者,上天有好生之德,森哥也有些于心不忍……还愣着做什么?快走呀!”

与此同时,剑阁、九湖帮的诸多神道境霸主,皆脸色难看的与青龙学院诸强汇聚。

许继眼神不善的盯着大院主,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冷声道,“刚才那人说圣鬼宗的强者被解决了,你们怎么看?”

“要不,咱们过去瞧瞧?”

“圣鬼宗有护宗阵法,咱们过去不等于自投罗网?”

“那就派几位先天无暇境武者过去。”

言罢,众人齐齐向着青龙学院大院主看去。

刚才我们在打生打死,你们倒是在一旁看戏,现在也该轮到你们出力了吧?

迎上众人的目光,大院主神色不变,淡淡地说道,“就由我青龙学院的先天无暇境武者去探查吧!”

言罢,大院主便向着六院主传音,让他去安排人手,前往圣鬼宗。

此时此刻,圣鬼宗内被一蓬蓬灰色物质覆盖,寂静无声,犹如鬼蜮。

徐秋悠然自得的躺在圣鬼宗内一间屋子里的床上。

“有人进来了!”

闻着空气中突然涌现的气味,徐秋眼皮一抬,起身走到窗口,向着远处眺望去。

只见远处两道身影,鬼鬼祟祟的向着圣鬼宗这边走来。

没多久,俩人都不曾靠近圣鬼宗的山门,便一溜烟的往回跑。

徐秋低声笑笑,续而扭头看向直接在地上盘膝打坐的独孤剑。

独孤剑乃是阴魂,只不过因为融合了造化丹,让其身子发生了某种蜕变。

现在,他更是在尝试着融合此地游离的灰色物质。

徐秋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既然独孤剑选择了,他也不会阻拦。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独孤剑的状态很不错,尤其是他的身子,显得越加凝实,甚至在用灰色物质搭建五脏六腑、奇经八脉……

当然,这仅仅是假象,即便他再怎么蜕变,也不可能由阴魂变成拥有血肉之躯的生灵。

半个多小时后!

三大势力的神道境霸主,率领着数百位先天无暇境武者,齐齐闯入圣鬼宗。

“这里的气息?”

“没有一丁点生机…圣鬼宗这是怎么了?”

看着眼前寂静的画面,诸强皆心头一凛,一个个神色越加戒备,向着前边走去。

大院主与许继、剑阁之主走在最前边,磅礴的元力肆虐八方,肌肤表面更有各种光泽浮现,随着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可他们在圣鬼宗内转了大半圈,根本没遇到任何活人与危险。

“去那边看看!”

大院主看着圣鬼洞方向,低声道,“笼罩圣鬼宗的灰色物质,好似就是从那边弥漫出来的。”

“都小心点!”

很快,众人便赶到了圣鬼洞外。

空无一物!

之前恒庆老鬼看到的森白尸骸全部都不见了。

盯着不远处黝黑的洞口,大院主向着许继跟剑阁之主看去,沉声问道,“你们怎么看?”

“圣鬼宗的武者,不会都躲在这个洞里吧?”许继眉头紧锁,盯着这洞口,他感觉心里毛毛的,就好似有一双双无形大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肌肤。

“进去看看?”剑阁之主手持一柄古朴长剑,狭长的眼眸中流窜精光,“雷霸,你跟我一起进去,许帮主留在外边接应!”

一听让自己留在外边,许继连忙点头,“行,我就待在这里接应你们,如果遇到危险,我马上带人进来。”

“呼!”

剑阁之主长吐一口浊气,持剑向着不断溢出灰色物质的圣鬼洞走去,大院主紧随其后,一轮领域弥漫而出,其中雷电交织。

瞧着大院主跟剑阁之主走进圣鬼宗,许继心头的不祥预感更加强烈,让他有种恨不得马上远离此地的冲动。

时间一点点过去,洞内悄无声息。

“许帮主,雷院主他们不会出事吧?”一位神道境霸主忍不住低声询问,眼眸中的焦虑根本无法掩盖。

“再等会儿,要是他们还不出来,咱们就派人进去!”

“行!”

许继等一众神道境霸主站在最前边,一个个都全神贯注的盯着圣鬼宗,其后边则是数百位先天无暇境武者,也都一个个神色戒备,扫视四周。

“好痒!”

蓦然!

一位先天无暇境武者脸上露出烦躁之色,抬手狠狠地向着自己胸口挠去。

“我、我……”

下一秒,这位先天无暇境武者面色惊悚的低下头,看着自己右手轻而易举的没入胸膛。

“李师兄……”

“他、他的心脏呢?”

“扑通!”

随着这位先天无暇境武者直挺挺的倒地,附近的武者脸上都浮现惊悚之色,盯着他那空洞洞的胸口。

“扑通……”

与此同时,更多的先天无暇境武者向着地面倒去,他们的胸口皆被洞穿,其中心脏不翼而飞。

“迷心老鬼!”

前边听到动静的许继蹬地腾空,眼眸中流窜凶光,扫视四方,“迷心老鬼,你还要不要脸了?竟然暗中偷袭先天无暇境晚辈。”

“脸?呵呵!”

突兀地!

一道冷冰冰的笑声自远处响起。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远处一栋阁楼上边,一位穿着黑袍的青年,手里边握着一团血气,正闭着眼睛,将其吸入腹中。

青年面容消瘦,呈现着一种病态的苍白,嘴唇很薄,眉毛很细,给人一种阴柔刻薄的感慨。

此人赫然正是迷心派开创者,迷心老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