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鬼奴?

看着黎烛这模样,徐秋先是一愣,旋即长松一口气,不是机械鬼族。

机械鬼族是没有形态的,准确的说,它们的形态跟孤魂野鬼差不多,不可能有肉身,也无法与生灵相融。

感受着黎烛散发出来的气息,类似鬼气,却又更加森冷阴邪,徐秋剑眉一挑,吐出两个字,“鬼奴!”

把大半灵魂奉献给机械鬼族,获得对方的‘赏赐’,变成人不人、鬼不鬼模样,其肉身也发生某种蜕变,能够无视一部分元力的侵袭,更能够真正的做到穿透空间。

正因为如此,黎烛才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入修罗鬼蜮。

见徐秋看到自己后,刚才的紧张与戒备居然消失了,黎烛脸上笑容一滞,那双眼眸中跳动着血色光芒,“无知者无畏。”

“轰!!!”

一掌印出,好似穿越了时间与空间,向着徐秋天灵盖落去。

即便黎烛不是真正的机械鬼族,可他毕竟是神道境极限存在,又得到了机械鬼族的‘赏赐’,根本不是徐秋能够抵挡。

一掌拍下,黎烛脸上露出享受之色,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太完美了,所有力量都能够凝聚一点,战斗力直线提升。

便是初入封王境的巨头,我也能够与其交手一番吧?

“傅红雪!”

看着呼啸而来的掌印,徐秋面色如常,嘴唇开合。

“嗡!”

恍惚之间,黎烛看到一抹寒芒,就如同割破黑夜的骄阳,璀璨耀眼,让人无法忽视,更给他一种无法躲避,无法抵挡的错觉。

刀过!

人死!

黎烛的项上人头抛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双眸还睁得很大,其中布满错愕与难以置信。

“扑通!”

看着黎烛脑袋滚落在地,徐秋忍不住耸耸肩,“你是不是很不甘心?是不是认为得到机械鬼族的‘赏赐’,便可以在南荒疆为所欲为?”

落到黎烛脑袋旁边,徐秋右手高抬,旋即狠狠地落下。

“嘭!”

脑浆四溅,不过颜色有点儿诡异,泛着幽蓝的光泽。

“好东西!”

瞧着洒落一地的幽蓝脑浆,徐秋连忙从空间戒指内拿出一个玉瓶,小心翼翼的将其全部收集。

之前他从杜鳌那里要了十位死士,并且将他们改造成基因战士。

若是以这些脑浆去培养十位基因战士,恐怕他们的战斗力将会直线提升,要是能够继承一部分鬼奴的特性,那便是遇到初入神道境的霸主,也有了抵挡之力。

这玩样恶心是恶心点,可耐不住效果奇佳。

再说了,这玩样也不是给自己服用的……

美滋滋的将玉瓶收入空间戒指,徐秋抬头向着远处看去。

既然有人成了鬼奴,那么,自己之前的猜测便得到了肯定,圣鬼宗内确实隐藏着一尊机械鬼族,而且境界不低,要不然也无法让神道境霸主发生‘蜕变’。

“要不要去瞧瞧?”

徐秋眯着眼睛,其中流窜着挣扎之色。

“那尊机械鬼族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要不然,为何躲藏在圣鬼宗内?再者,我都杀了它的鬼奴,它竟然一点‘表示’都没有……”想到这里,徐秋更加跃跃欲试,富贵险中求,那可是一尊机械鬼族,其身上每一个器官,都拥有无法估量的价值。

“我一个人去,还是太危险了!”

想了想,徐秋看向脸色略显苍白的傅红雪,“你大概需要修养多久,才能够恢复?”

“八个时辰!”傅红雪冷冰冰的回答道。

十六个小时嘛?

有点久啊!

眼珠子一转,徐秋忽然低声一笑,打开空间戒指,将一些布阵材料拿了出来,绕着圣鬼宗外围跑了起来,时不时虚空画符,将其融入地底、山涧、树木……

与此同时,距离圣鬼宗百里外,原本漆黑的天空,被一轮轮领域照亮。

杜鳌等人面带惊悚,盯着高空的战斗。

“太特娘的彪悍了!”

李九桁眼眸中布满狂热之色,盯着高空,在诸多神道境霸主之间穿梭的飘逸身影。

“不愧是剑圣啊!”

瞧着时不时还做出反击的独孤剑,杜鳌心中感慨,同为神道境霸主,为什么别人就那么彪悍呢?

高空,独孤剑看似信步游庭,可其中惊险,根本不是外人可以感受,稍有不慎,便会落得一个尸骨无存下场。

也幸好独孤剑的领域非常奇特,与以身为剑差不多,能够洞穿一轮轮领域。

要不然,他早就被眼前这十八位神道境霸主困住。

当然,以独孤剑的超凡剑法,即便被困住了,斩杀五六位神道境霸主,并不是什么难事,可自己也会有陨落之危。

突兀地,刚刚洞穿一个领域的独孤剑,微不可查的向着圣鬼宗方向看了一眼,续而开口道,“主上已经解决圣鬼宗诸强,你等可以进入!”

言罢,独孤剑猛地深吸一口气,右手浮现一柄由纯粹剑意凝聚的利剑,其周身的空间都扭曲了起来。

剑二十四,起手式!

“靠,这是什么剑法?为什么我有种会被杀的错觉?”

“走,快走,这一剑我们挡不住!”

那些刚刚靠近独孤剑的神道境霸主,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后退。

趁着这个机会,独孤剑腾空而起,整个人好似化为一道剑芒,向着圣鬼宗方向掠射去。

同一时间,一艘飞舰出现在距离圣鬼宗五百多里的高空。

飞舰内,小白虎蹲坐在杜衡的脑袋上,‘凶神恶煞’的盯着大屏幕上模糊的投影,一边用爪子狠狠地揪住杜衡的头发,疼得对方眼泪水都快流出来了。

“竟然敢围攻森哥的主人,简直就是胆大妄为、胆大包天、色胆包天……”

“咳咳咳!”

被小白虎揪得快要秃顶的杜衡,忍不住干咳一声,“森哥,用‘色胆包天’不太合适吧?”

“你懂个屁!”

小白虎一爪子扇在杜衡脑门上,“森哥的主人辣么帅气、辣么有魅力、他们肯定对主人有所想法……”

听着小白虎‘正儿八经’的解释,杜衡觉得要是被徐秋听到了,会不会直接打死这头丧心病狂、口无遮拦的小白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