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诡异圣鬼宗!

伴随着冷冰冰的声音响起,老者看到一双泛着幽光的眼眸,其中蕴含着森冷的光芒,就好似看待一具死尸一般盯着自己。

老者脸色微变,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容俊朗的徐秋,身子一转,向着圣鬼宗方向掠射去。

盯着老者离去的方向,徐秋无声地笑了起来,周身浮现密密麻麻的阴魂,低声自语,“还是不够啊!”

“撤!”

一字响起,徐秋率先向着远处遁去。

那群坤兴王朝的神道境霸主,也一个个扭头就跑。

虽然他们人数众多,三大势力仅仅来了六位神道境霸主,但也耐不得对方境界高深,修炼的功法更是一等一。

“嗡嗡!!!”

虚空扭曲,面无表情的独孤剑与傅红雪出现在众人身后,皆眼神冷漠的盯着大院主他们。

大院主脚步一滞,眼中流窜忌惮之色,盯着独孤剑与傅红雪,冷声道,“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独孤剑眼皮一抬,看向面色如铁的大院主,淡淡地开口道,“主上有言,你等可频繁攻击圣鬼宗,其他事情,就交给主上。”

“你!”大院主气急,这是把我们当成打手了?

九湖帮的帮主许继脸上布满森然杀机,扭头看向大院主,“你们青龙学院的人?”

大院主犹豫一下,咬着牙,道:“算是吧!”

“哼!”

许继冷哼一声,盯着大院主,非常不满道,“你需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言罢,许继率先向着远处驻地掠射去,他还真怕圣鬼宗的强者趁机冲出包围圈,那么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将前功尽弃。

“轰隆隆!!!”

就在此刻,一阵阵可怖的碰撞声不断响起。

大院主等人都脸色微变,盯着远处不断升起的模糊身影。

“那是隐藏在附近的迷心派强者?”

“是迷心派的仑风老鬼。”

“他们都向着圣鬼宗方向跑去了,快去阻拦!”

与此同时,圣鬼宗内,寂静无声,空气中充斥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恒庆老鬼刚冲进圣鬼宗,便脸色一沉,这与他记忆中的圣鬼宗根本不一样。

扫视四方,恒庆老鬼深吸一口气,喊道,“黎烛……”

洪亮的声音回荡四方,却得不到回应。

不知为何,恒庆老鬼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暗中有一双嗜血的眼睛,盯着自己,随时会扑上前来,将他碎尸万段,吞魂食魄。

“见鬼了!”

暗骂一声,恒庆老鬼运转元力,周身更是浮现密密麻麻,若隐若现的鬼影,一步步向着圣鬼宗内部走去。

同一时间,埋伏四方的三位迷心派神道境霸主,也被徐秋逼得逃入圣鬼宗范围。

距离三大势力驻地不远,徐秋负手而立,盯着隐藏在黑幕中的圣鬼宗,在其身边则是坤兴王朝的九位神道境霸主,以及十六位先天无暇境武者。

“并肩王,刚才死去的十一位先天无暇境武者……”

一位神道境霸主神色戒备的盯着面色平和的徐秋。

刚才徐秋与恒庆老鬼交手,那十一位先天无暇境武者无缘无故的自爆,并且精血凝聚,落入徐秋手中,这一幕被不少神道境霸主看见。

“把你们的一半精血交给我!”徐秋淡淡地开口。

一瞬间,在场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什么是精血?

那是武者的根本,更是关乎着寿元。

见众人不吭声,一个个眼神闪烁,徐秋忽然低声笑了起来,“事到如今,你们已经别无选择。得罪了青龙学院、剑阁、九湖帮,除非你们逃离南荒疆。可你们舍得留在坤兴王朝的基业嘛?亦或者,你们都是无牵无挂的散修?”

“现如今,你们只能相信我。再者,我之前便说过,只要你们活下来,我会给予你们足够的利益。这一点,我并没有欺骗你们。”说着,徐秋扭头看向众人,星眸中跳动着幽蓝的光芒,如同沸腾的鬼火,“我若不死,保你们所有人提升一个小境界。”

不少神道境霸主都撇撇嘴,你区区先天无暇境武者,哪来的底气保证让我们提升一个小境界?

随着徐秋声音落下,不远处出现五道身影。

独孤剑、傅红雪、杜鳌、李九桁、沈虚毅!

软硬兼施!

此刻,李九桁脸上更是布满跃跃欲试,虽然他才得到徐秋赠予的功法,都没有时间去修炼。但,即便匆匆阅览一遍,就让他感觉受益匪浅,其实战能力起码提升了三分。所以,此时此刻的李九桁,恨不得找位差不多境界的神道境霸主战斗一番。

九杀拳鬼眯着眼睛,通过诡异的收缩,化为一条黝黑的细缝,盯着面带微笑的徐秋。

“我给你!”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九杀拳鬼陡然跨前一步,面色诡异的潮红了起来,续而眉心裂痕,一滴犹如红宝石一般的精血,向着徐秋落去。

逼出一滴精纯的精血,九杀拳鬼的脸色更加苍白,呈现出一种病态,气息也更加阴森。

随着独孤剑他们一步步靠近,其他神道境霸主即便再不甘心,也咬着牙逼出一滴纯粹无比的精血。

徐秋也不管他们有没有逼出一半精血,将其全部吞入腹中,续而看向独孤剑,道:“如果感受到我的状态不对劲,给我杀人,将他们尸体丢入圣鬼宗。”

“明白!”独孤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

“呼!”

吐出一口浊气,徐秋身子一转,大步向着圣鬼宗方向掠射去。

圣鬼宗内!

恒庆老鬼身躯微微颤抖,眼眸中布满骇然与难以置信,在他眼前布满森森白骨,身上还残留着属于圣鬼宗武者的衣袍。

慢慢地抬头,恒庆老鬼盯着远处漆黑的洞口,一股凉意自脚底板顺着脊椎骨,直冲天灵盖。

“恒庆老鬼!”

就在恒庆老鬼准备离开这鬼地方的时候,距离洞口最近的一具骸骨竟然慢慢地直立了起来,空洞洞的眼眶里边浮现血色的鬼火。

“启红?”

听着熟悉的声音,恒庆老鬼倒吸一口冷气,失声道,“你怎么变成这鬼模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