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不谈鬼修战力,吓都被吓死!

就在老者右手向着挂在树上一张人皮抓去的时候,那张人皮真的活了,扭曲着,向老者的右手缠绕去,如蛇,散发着森冷的气机。

老者面色不变,五根手指的指甲泛着幽光,细细看去,每一片指甲内都包裹着张牙舞爪的厉魂,好似正在拼命撞击指甲的封印。

阴风呼啸,四周的温度都下降几十度。

“呲啦!”

一把抓住人皮,就好似布匹一样被撕裂。

一分两半的人皮泛着诡异的暗黄,浑身毛孔清晰可见,更有恶心的液体自其中溢出,落向老者。

与此同时,另一张失去脑袋的人皮也动了,悄无声息的向着老者下半身缠绕去。

老者那双眼眸中流窜森然的光芒,气息内敛,双手不断挥舞,一蓬蓬森冷诡异的元力不断溢出,类似鬼气,可更加阴邪。

远处便是三大势力驻地,老者不敢暴露气机,一身实力被压制到了极限。

可即便如此,也不是区区两张人皮可以抗衡。

每一次挥舞双手,人皮就会被撕裂。

可这两张人皮不管断裂多少分,依然没有泯灭,绕着老者漂浮了起来,一块块大小不一的人皮,在老者冷冰冰的目光中,快速折断,好似化为一张张表情各异的面容。

“如此鬼法!”

老者瞳孔之中流转着惊讶,此等鬼法诡异无常,他很好奇,除了圣鬼宗,南荒疆还有何等势力修炼此等鬼法,又如何名声不显。

四方,隐藏暗中的诸多强者,一个个面露惊悚,看着远处悄无声息的战斗,那漫天飞舞的人皮,就好似蝗虫一般,密密麻麻,更是沾染着恶心的液体,好似在流泪,并且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腐臭味。

先不说徐秋的实力有多强,单单这诡异的鬼法,就吓到他们了。

老者移动速度很快,方寸之内,如同瞬移,不让碎裂的人皮落到身上。

不知不觉,围在四方的诸多强者,都感觉浑身难受,仿佛身上被什么东西压着,忍不住扭头向着背后看去,可却又空无一物。

幽暗的环境,森森阴冷之气,使得这片区域好似化为了寂静的地府。

“灭!”

低声叱喝,老者那双眼眸中忽然泛起一重重鬼影,在他周身漂浮的人皮忽然被点燃。

“呲呲呲呲!!!”

一瞬间,所有人耳边都好似响起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让他们浑身鸡皮疙瘩都竖立起来。

同一时间,老者所站的位置,忽然有一只白皙的手掌自地底探出,向着老者右脚踝抓去。

老者嘴角泛起一抹讥讽,也没躲闪,右脚反而狠狠地向着自地底探出的手掌蹬去,“藏了这么久,真当老夫察觉不到嘛?”

“嗡嗡嗡!!!”

那白皙的手掌犹如虚幻,随着老者一脚蹬下,竟然溃散了,地面更是如同潮水一般荡溢了起来。

“借你等魂力一用!”

突兀地!

徐秋冷冰冰的声音在所有人耳边响起。

借魂力一用?

咋借?

这玩样还能够外借?

随着徐秋声音落下,围在附近的诸多强者皆感觉浑身一冷,恍惚之间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脱离身体。

徐秋召集坤兴王朝的诸多强者,不是让他们去拼杀,而是要借他们的灵魂之力。

在前往此地的路上,徐秋已经在每个人身上施展九极魂法,关键时刻可借用他们的灵魂之力。

徐秋的身影如水一般自地底冒出,周身笼罩着黝黑的乌光,沸腾如水,其背后更有一张青铜巨椅出现,穿着黝黑铠甲的幽心鬼将,眼神空洞的注视着老者。

鬼将?

感受着幽心鬼将散发出来的气息波动,老者脸上浮现一抹惊讶,续而不言不语,跨步上前。

徐秋的境界,他能够感觉出来,最多先天无暇境圆满。

区区先天无暇境圆满,便是修炼了诡异鬼法,也是一掌灭之。

看着老者跨步而来,徐秋微微后退,坐向青铜巨椅,身子与幽心鬼将重叠。

一瞬间,笼罩幽心鬼将面容的头盔消失了,露出徐秋那张略显苍白的俊朗面容,其星眸中跳动着幽蓝的鬼火。

“呼呼呼!!!”

狂风呼啸,泛着黑芒,向着青铜巨椅涌去。

这些,都是四周强者的灵魂之力。

眼皮一抬,看向近在咫尺的老者,徐秋右手缓缓抬起。

天地无极判令法!

借生魂之力,判生死!

无声无息的,跨步而来的老者感觉脑子一阵刺痛,体内千万阴魂更是沸腾了起来,不管不顾的撞击他的领域。

老者一咬牙,一缕鲜血自嘴角溢出,盯着坐在青铜巨椅上,气息森冷的徐秋,低声道,“竟然能够伤我,看来你修炼的鬼法品阶不低。”

“呵呵!”

徐秋冷笑一声,打他身上鬼法主意的人不少,之前的雷京便是如此,可结果呢?雷京死了,死在九极魂法之下。

“你认为借用了外力,便可以与老夫抗衡嘛?”

盯着徐秋,老者眼眸中翻滚火热之色。

“轰!!!”

火力全开。

一时之间,风云变色,此方上空好似出现一口巨大的漩涡,其中有数之不尽的阴魂在咆哮。

远处,三大势力的强者第一时间察觉此地动静,齐齐向着这边掠射而来。

“九息!”

“九息之内取你魂魄,凝你记忆!”

“轰隆隆!!!”

右脚抬起,一轮可怖的领域覆盖方圆三千多米,一眼望去,领域之中布满数之不尽的阴魂,每一道阴魂都散发着惊人的寒意,将这方领域都冻结了。

看着火力全开的老者,徐秋忽然笑了起来。

“砰砰砰砰!!!”

被领域笼罩的十一位先天无暇境巅峰武者,忽然太阳穴高高隆起,续而就好似鞭炮一样炸裂,殷红地鲜血如同箭矢,洞穿挡在前边的层层叠叠阴魂,向着坐在青铜巨椅上的徐秋呼啸而去。

右手抬起,五指扭曲,结出一记记诡异的印记,那呼啸而来的血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故。

一时之间,领域之中的阴魂,就好似闻到肉食的豺狼,向着一蓬蓬血液蜂拥而去,挣脱了老者的控制。

“你修炼的功法很奇特,可惜,你为什么偏偏要融合鬼法?在我面前施展鬼法,你会死的!”徐秋脸上带着不到丝毫感情的冷笑,坐在青铜巨椅不断后退,四方翻滚的阴魂竟然向着青铜巨椅融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