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杀人不过头点地,今晚杀人灭魂魄!

六院主飞至高空,盯着远处冲天而起的火光,眼眸中流窜冷冽的光芒。

与此同时,那边也升起一股股可怖的气机,甚至扭曲了虚空。

“迷心派的杂碎们,你们都该死!”

充满怒意杀机的低吼声回荡八方。

与此同时,两道身影犹如鬼魅,悄无声息的蛰伏在丛林之中,盯着远处熊熊烈火。

“敢骂咱们是杂碎,看样子九湖帮那群莽夫还没有吸取教训,等会儿咱们再去那边‘光顾’一番。”

“圣鬼宗那些人也是废物,被青龙学院他们包围,竟然一丁点反抗都没有,还要咱们在暗中帮他们煽风点火,借此减少压力。”

突兀地,开口说话之人脸上浮现惊骇之色。

另一人见同伴如此表情,第一时间运转元力。

无声无息的,一柄利剑出现在那人的脖子前边,旋即在对方做出反应之前,狠狠地的一割。

鲜血喷洒,滚烫无比,飞溅前边那位神道境霸主脸上。

“嘭!”

与此同时,一道寒光升起,那人的脑袋滚落远处。

独孤剑与傅红雪配合,轻轻松松斩杀两尊神道境霸主。

很快,徐秋等人的身影也出现在两具尸体旁边。

其他人都面带惧意,盯着面无表情的独孤剑与傅红雪。

太凶残了。

这可是迷心派的神道境霸主,又不是阿猫阿狗,竟然瞬息之间被杀。

没看到就连九湖帮那群强者都奈何不了俩人么。

这一刻,聚集此地的强者都露出后怕之色,若是没答应徐秋,恐怕这也会是他们的下场。

程咬金有三板斧。

可傅红雪只能一刀斩。

杀了迷心派的这尊神道境霸主,短时间内,傅红雪算是半废了。

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中,徐秋弯下腰,手指沾染鲜红的血液,旋即周身涌动森冷的鬼气。

一道道纹路不断落向两具尸体。

“嘭!”

黝黑的修罗鬼蜮一闪而过,坐在青铜巨椅上的幽心鬼将大口一张,吞下两道残影。

“把他们的皮给剥掉!”徐秋冷冰冰的开口。

“嘶!”

听着徐秋不到丝毫感情的话语,众人皆倒吸一口冷气,这也太狠了,杀人不过头点地,现在人都死了,还要抽筋扒皮。

“我来吧!”

九杀拳鬼神情冷漠的走上前,手里边捏着一柄匕首。

即便在场武者胆子都不小,可看到眼前血淋淋的一幕,一个个都忍不住扭过头,不敢细看。

“好了!”

九杀拳鬼双手粘血,捏着两张人皮,递向徐秋。

徐秋深深地看了一眼九杀拳鬼,旋即接过人皮,转身向着远处掠射去。

与此同时,距离此地百里外的一洞穴里边,一位盘膝打坐的老者倏然睁眼,旋即伸手掏出口袋里已经破碎的命珠。

“死了?”

老者瞳孔收缩,其中流窜森然杀机,短短几天时间,迷心派已经损失了六位神道境霸主,再这么下去,真的会动摇迷心派的根基。

“以赵长老跟列长老的能耐,理应不会被人察觉……”

皱眉沉思片刻,老者缓缓起身,身后竟然浮现一轮轮诡异的漆黑光轮,其中好似有万鬼在挣扎,张牙舞爪,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黎烛,我最多再给你争取一天时间,你要是还无法解决三大势力联盟,那就不要怪我恒庆不遵守约定了!”

这老者赫然正是迷心派的太上长老,神道境极限存在,距离封王境也仅仅半步之遥。

“杀我迷心派长老,此仇,不能不报!”

言罢,老者一步跨出,身影瞬间出现在数十米外,并且,在他身后有无数残影,形态各异,如同各种惨死的冤魂,保持着生前惨死模样。

老者的速度很快,百里路程仅仅用了半个小时不到,这还是因为他内敛气机,怕被人察觉的缘故,要不然其速度会更快。

“去!”

来到三大势力围困圣鬼宗的附近,老者右手一抬,顿时,一道道乌芒涌入地底。

没多久,老者脸色微变,一甩衣袍,向着远处冲去。

“咔嚓!”

当老者赶到迷心派俩位神道境霸主被杀地方,双拳猛地紧握,响起清脆的咔嚓声。

盯着地上两具无皮尸体,老者感觉自己的脖子好似被一双无形的手掌掐住,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愤怒!

咬着牙,老者依然控制着自己的气息,那双眼眸中跳动着森森然的鬼火,其肌肤表面更是浮现出一重重影子,好似他的身体就是囚笼,困住了数之不尽的阴魂。

“赵长老、列长老,你们的仇,老夫定会替你们报。”

言罢,老者对着两具尸体一挥手。

瞬息之间,两具尸体灰飞烟灭。

同一时间,远在十多里外的徐秋嘴角慢慢地上扬,星眸中跳动着诡异的光芒,“又有人来了嘛?”

“你们都散开!”

随着徐秋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向着附近跑窜去。

此时此刻,这群人真的是以徐秋唯命是从,实在是他的手段太狠了。

待所有人都散去,徐秋将两张人皮拿出,挂在旁边的树丫上,续而虚空画符,不断隐入人皮之中。

渐渐地,两张人皮好似活了起来,虽然还是干瘪,但随着微风吹拂,不断扭曲,好似在招手,那还残留着血液的空洞洞眼眶之中,更是有诡异的液体溢出,令人毛骨悚然。

一位离得不是很远的武者,清清楚楚看到这一幕,吓得他差点尿裤子,头皮发麻的向着更远的地方跑去。

看着眼前随风摇摆的两张人皮,徐秋无声地笑了起来,续而直挺挺的向着后边倒去。

“嗡!!!”

地上的泥土翻滚,好似化为沼泽,将他整个人吞没。

并且,还有不少阴魂浮现,怀抱着他的身体,使其越显诡异可怖。

时间一点点过去。

突然,一阵阴风自远处呼啸而来。

阴风旋转,渐渐形成。

盯着挂在树上,随风飘摇的两张人皮,老者突然冷静了下来,眼眸中跳动的幽蓝鬼火更加旺盛,鼻子蠕动,闻着空气中残留的血腥味……以及人味。

“是我恒庆太久没出手,你们都认为我不敢杀人了嘛?”老者突兀地笑了起来,带着自嘲之意,右手向着挂在树上的两张人皮抓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