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小白虎手里边赫然捏着大锣,一边使劲的敲打,一边嗷嗷大喊,“主人,白斧来了,谁伤我森哥主人,凶残的森哥弄死他们……”

“玄王、杜虎?”

当那位王室族老看到徐秋脚下的两具尸体后,瞳孔猛地收缩,续而低声一叹,看向杜鳌,“陛下,你没事吧?”

“无妨!”杜鳌摆摆手,没有多说什么。

“主人,你没事吧?”

小白虎丢掉大锣,一个纵跃,跳向徐秋怀里,那爪子不断抚摸徐秋的脸颊,大大地眼睛里边布满关切。

半响,小白虎长松一口气,爪子拍拍胸膛,“幸好主人英俊的容颜没有受损……”

徐秋嘴角一抽,一把捏住小白虎的嘴巴,任由它呜呜怪叫。

能开口人言的妖兽?

童律麝已经戴上面具,暴露在外的眼眸中布满惊奇,按理来说,能够口吐人言的妖兽,起码是堪比神道境的妖将,可貌似这小白虎的气息并不怎么强。

“走,去坤东湖!”

言罢,徐秋便率先向着远处掠射而去。

杜衡他们是乘坐飞舰而来,只不过在感受到这边战斗涟漪后,将飞舰停在了远处。

杀了迷心派四位神道境霸主,还有玄王跟王室族老杜虎,徐秋也不在藏着掖着。

按照他的话来说,那便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杜鳌对于徐秋的决定没有丝毫反对的意思,这边不但有能够一刀秒杀战虎王的无敌刀客,还有剑法通神的剑圣,更有青龙学院的教导主任童律麝,加上徐秋这位神秘莫测的煞星,还有什么好惧怕的?

一想到坤兴王朝即将在自己手中彻底一统,杜鳌心中的激动与兴奋便无法压制,那刚毅的脸上自始至终都洋溢着灿烂笑容。

飞舰的休息室里边,徐秋与童律麝独处。

此刻,徐秋静静地坐在童律麝对面,手里边捏着茶杯,缓缓摇晃着,看着其中漂浮的茶叶。

休息室里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闷、压抑。

童律麝有点儿受不了这种气氛,心头感觉非常别扭,看着目光没有什么焦距的徐秋,道:“等你收服了坤兴王朝的诸多神道境霸主,准备直接插足这一次的乱战?”

这话一问出来,童律麝便有些感慨,什么时候,区区一位先天无暇境武者,便能够插足六大势力间的博弈?

徐秋眼皮一抬,看向戴着面具的童律麝,笑了笑,“坤兴王朝的神道境霸主不多,要是直接插足此战,恐怕会死伤惨重。”

“那你打算怎么做?”童律麝有些好奇的问道。

将茶杯内的茶水一口饮尽,徐秋剑眉一挑,明亮的星眸中流转着令童律麝心惊的光芒,“我会想办法,让迷心派的武者突破三大势力的包围,进入圣鬼宗。”

靠!

童律麝差点骂出声,见徐秋不似开玩笑,沉声道:“你不怕死?即便你有那俩位神道境霸主保护,怕也无法承受三大势力的怒火。”

“我当然怕死!”徐秋笑了笑,道:“与其让迷心派在外边捣乱,还不如让他们跟圣鬼宗武者汇合。再说了,你们就不怕圣鬼宗跟迷心派两面夹击,反将你们包围?”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于徐秋这个说法,童律麝根本就没有考虑过,道:“圣鬼宗与迷心派,无论是高端战力还是中端战力,都比不上三大势力,他们若是敢里外联手去包围三大势力,那便是在找死。”

“是嘛?”

徐秋低声笑笑,也没有辩解,将茶杯放到桌子上,起身向着外边走去。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徐秋脚步一滞,背对着童律麝,问道,“这么多年下来,你们就没想过,圣鬼宗哪来那么多阴魂?以他们修炼的鬼法,貌似很难自虚空勾动大量阴魂。我非常纳闷,你们这些高层的脑袋是不是都被驴踹了,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

被徐秋这么一嘲讽,童律麝瞳孔猛地收缩,他不曾修炼鬼法,对鬼法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根本就没想过这个问题。

在他们看来,圣鬼宗利用阴魂修炼,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你是说,有人向圣鬼宗提供大量阴魂,供他们修炼?”

“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圣鬼宗没有你们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徐秋耸耸肩,跨步走出休息室。

刚走出休息室,那小白虎不知道从哪里拿到一盆白切鸡,正美滋滋的吞食着。

“哎!”

看了一眼捧着盆子,直立行走,吃得满嘴油腻的小白虎,徐秋不由得长叹一声,很想问问系统,你是不是搞错了,怎么给我召唤来这么一个玩意?

“主人,这鸡肉很好吃呢,你要不要尝尝?”

瞧着小白虎递来的鸡块,徐秋都懒得开口,直接从它身边走过。

“主人,等等我哈,等我吃饱了,替你上阵杀敌,屠魔灭神,征战八方……天上地下,唯主人独尊……”

走进操控上,徐秋直接将小白虎踢向杜衡,续而走向杜鳌。

小白虎蹦到杜衡脑袋上,油腻腻的爪子不断在他衣服上摩擦,一边嘟囔,“凡人,再去给森哥弄点吃的,森哥还未体验完凡尘疾苦……”

杜衡嘴角一抽,余光一扫肩膀上的油腻,不由得悲从心生。

“呲……”

见杜衡没啥反应,小白虎龇牙咧嘴,“森哥要体验凡尘疾苦,你这是要阻拦森哥悟道嘛?凶残的森哥即将生气,森哥告诉你,一旦森哥生气,那将是天崩地裂……”

飞舰的速度很快,仅仅用了八个小时,便出现在坤东湖上空。

“到了!”

杜鳌微微扭头,向着面无表情的徐秋看去,“现在咱们要怎么做?”

徐秋将话筒丢向杜鳌,不徐不慢的说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看他们自己的选择!”

杜鳌本能的接过话筒,微微一愣,续而脸颊抽搐,扭头看向大屏幕上倒映出的画面,干咳一声,对着话筒,冷声道,“李九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今日朕封你为王朝大将军,你可接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