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小白斧来救驾啦!

系统的召唤机会非常珍贵,所以,徐秋无法理解,自己明明斩杀了两尊神道境霸主,为何系统只给予一次召唤机会。

“有生灵的三魂还未破碎!”

听着系统简单的回复,徐秋挑了挑眉,系统所指的生灵,应该就是迷心派的那位兴长老,他的三魂与鬼将融合,不算彻底破碎。

“系统指得越大境界杀敌,是要灭杀对手的三魂七魄嘛?”徐秋撇撇嘴,一次召唤机会就一次召唤机会吧,总比没有强。

徐秋也没有现在使用召唤机会,内敛修罗鬼蜮,抬头向着天空看去。

俩位迷心派的神道境霸主,根本抵挡不住独孤剑,那浩瀚的领域被几剑撕裂。

独孤剑的剑法现在看起来非常赏心悦目,让人忍不住沉迷其中。

可惜,这赏心悦目的剑法,却处处蕴藏杀机,稍有不慎,便会丢了性命。

眼见两位迷心派的神道境霸主被杀,剩下的貌似也离死不远,玄王急眼了。

“王兄,我是被逼的,是杜虎跟迷心派的武者威逼利诱我,王兄饶过我……”

听着玄王将责任都丢到自己身上,那位王室族老杜虎,不由得大怒,“玄王,我杜姓王室没有贪生怕死之辈,再者,你认为求饶便可以活命嘛?杜拜是怎么死的?他们的后代现在又如何?杜鳌心狠手辣,不会放过你的。”

杜鳌心中一叹,即便我想饶你们一命,那煞星会善罢甘休嘛?梦空学院那么多无辜的学员、导师,全部葬身火海。

“轰隆隆!!!”

蓦然!

天空震动,可怖的爆炸声响起,一道剑芒璀璨如皓月,洞穿一位迷心派神道境霸主的眉心,其余力不减,刺向转身逃跑的另一位神道境霸主。

没有任何意外出现。

以独孤剑的剑法,杀他们绰绰有余。

玄王内心一片冰冷,看着从天而降,落到徐秋身边的独孤剑。

“扑通!”

双膝一软,玄王直接双膝跪地,对着缓步走来的徐秋拼命磕头,“并肩王,饶我一命,从今往后,我便是你身边的一条狗!”

“你!!!”

杜虎双眸欲裂,他没想到玄王会如此怕死,这一刻,他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会诞生扶持玄王当王帝的想法,此等性格,岂能为帝王?

“嘭!!!”

此刻的玄王根本毫无防备,只感觉背后升起一卷可怖的劲气,想要抵挡已经来不及。

一掌落下,震碎玄王的五脏六腑,杜虎忽然冷静了下来,没看徐秋,而是盯着面带错愕的杜鳌,道,“杜鳌,你要记住,你姓杜,坤兴王朝也只能姓杜……”

“噗!!!”

言罢,杜虎浑身一震,殷红地鲜血自嘴角溢出,旋即直挺挺的向着地面倒去。

杜鳌那双虎眸中闪烁一抹悲色,杜姓王室的神道境霸主接二连三的死亡,现在剩下的神道境霸主只剩下三位。

三位神道境霸主,如何震慑坤兴王朝诸多势力?

这一刻,杜鳌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徐秋身上。

徐秋没理会杜鳌复杂的目光,盯着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眼眸中泛起诡异的乌光,右手一挥,滚滚鬼气没入两具尸体。

杜鳌脸色微变,盯着自两具尸体内浮现的模糊影子,张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大嘴一张,徐秋一口吞下两道阴魂,续而扭头看向远处,“这场戏,好看嘛?”

还有人埋伏在暗中?

杜鳌瞳孔猛地收缩,脸上浮现戒备之色,周身更是元力沸腾,向着徐秋注视的方向看去。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说话间,童律麝的身影自远处跨步而来。

看着脸色煞白的徐秋,一时之间,童律麝觉得自己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此番童律麝之所以出现在此地,是因为他得到消息,知晓迷心派打算寻求坤兴王朝的援助。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迷心派四位神道境霸主,直接或间接的都死在了徐秋手中。

而且,他看得出来,现如今的坤兴王朝之主杜鳌,貌似很听徐秋的话。

迎上童律麝复杂的目光,徐秋微微一笑,“童主任,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貌似你离开青龙学院才五天时间吧?

不过,感受着徐秋现在的气息,又联想方才斩杀迷心派神道境霸主的手段,童律麝确实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

实在是徐秋的进步太快了!

童律麝相信这世上有妖孽的存在,而且他也见过不少修炼一道的妖孽,可像徐秋这种不符合常理的妖孽,他想都不敢想。

“徐秋,你这一身鬼法到底是怎么来的?”

童律麝也是好奇一问,并没打算徐秋会回答。

自然,徐秋也不可能回答童律麝这个问题,道:“现在圣鬼宗那边是什么情况?”

“学院已经跟剑阁、九湖帮联盟,基本上将圣鬼宗包围了。不过,圣鬼宗那边实力不弱,短时间内决战不会爆发。再者,迷心派接二连三在偷袭学院、剑阁、九湖帮的武者,替圣鬼宗分担压力……反正,现在的局势很乱,各方势力都在寻求援助,等待决战那一刻的到来。”

听完童律麝的解释,徐秋抬手摸了摸下巴,旋即笑了笑,“既然如此,那么,童主任就帮我们收服坤兴王朝那些神道境霸主。到时候,坤兴王朝会参战。”

童律麝苦笑一声,摇头道,“这不符合规矩!”

“规矩?什么是规矩?”徐秋嘴角泛起一抹讥讽,“要是人人都讲规矩,那规矩又有何用?童主任,说句难听话,什么规矩、什么誓言、都是用来违背的。”

说着,徐秋从空间戒指内拿出一张面具丢给童律麝,“你真的要讲规矩,就把面具戴上。”

接过徐秋丢来的面具,童律麝先是微微一愣,续而苦笑一声,“行,我就帮你一次。”

听童律麝愿意出手,一旁杜鳌心中大喜。

“哐呛哐呛!!!”

突兀地,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自远处响起。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杜衡面带焦急,脑袋上蹲坐着一头小白虎,疾步向着这边跑来,身后则是王室的一位族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