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心狠手辣,斩草除根!

徐秋确实感觉很可惜,虽然前世没听说过姚刀辛的名号,但能够号称妖刀,其刀法必然有所独特之处。可惜,面对傅红雪这不讲道理的无敌拔刀术,任你刀法再精湛,也只有一刀秒的下场。

“你、杀了刀幸!!!”

费梦瑶抱着眉心裂开,鲜血汩汩外溢的姚刀辛,慢慢地抬头,绝美的脸上布满寒霜,美眸中翻滚着怨毒之色。

一卷卷可怖的气机席卷八方,半空中轰隆作响,一轮美轮美奂的领域将梦空学院笼罩,所有都脸色大变,那致命的危机感,就如同刀子一样,悬在他们头顶。

迎上费梦瑶那双布满怨恨的美眸,徐秋撇撇嘴,根本不在意,淡淡地开口道,“姚刀辛的死,其实应该怪你。既然你是他的未婚妻,其身份肯定不低。我就烦你这样的富家女,明明有不错的家世,偏偏要跑出来。你是不是还曾跟家里说,以你自己的力量,也能够闯出一番功业?”

“你若乖乖的等着姚刀辛的迎娶,他会死嘛?”

面对徐秋的强词夺理,费梦瑶眼中泛起一抹迷茫,因为,对方说的与事实非常接近。

“任凭你巧舌如簧,你杀了刀幸,这是不容更改的事实,我要你血债血偿!!!”

下一秒,费梦瑶眼中的迷茫一扫而空,一手搂着姚刀辛的尸体,一手成爪向着徐秋抓去。

“嗡!”

突兀地,一道残影自虚空跨出,单手一挥,一道剑芒包裹着滚滚阴寒之气,向着费梦瑶直刺而去。

独孤剑!

独孤剑面无表情,单手不断指向费梦瑶,几乎是瞬息之间,数十道剑气凝聚,包裹着各种玄奥,落向对方。

“裂!!!”

费梦瑶凛然不惧,一头青丝无风自动,身上洁白的纱裙因为沾染姚刀辛的鲜血,而显得非常刺眼。

“轰隆隆!!!”

可怖的震动声回荡四方,笼罩梦空学院的领域不断震动。

独孤剑的境界堪比神道境六七重,并且剑法通神,岂是费梦瑶能够抵挡。

费梦瑶脸上已经浮现出绝望之色,眼前的独孤剑便可以轻而易举压制她,徐秋身边还有一位能够一刀秒杀姚刀辛的存在。

“刀幸,我对不起你!!!”

“轰!!!”

蓦然!

费梦瑶身上的洁白纱裙崩裂,露出光滑如玉的肌肤。

“师傅!!!”羽妍娇容大变,美眸中布满痛苦与担忧。

徐秋与杜鳌都来不及欣赏费梦瑶曼妙的身姿,便第一时间向着外边掠射去。

自爆领域!

“就算死,我也要拉你陪葬!!!”

费梦瑶充满怨恨的嘶吼声回荡整座梦空学院,久久不息。

可,独孤剑双手快速结印,其背后忽然升起一柄通天巨剑。

以剑为域!

不似小剑王童浩阳那般的剑域,而是非常纯粹的将自身领悟融入剑意之中。

旁人的本域亦或者领域,能够覆盖方圆数百、数千米。

而独孤剑的剑域,仅仅融于身后巨剑。

一剑之力,等同整片领域的轰击,将所有力量集中一点。

“嗡!”

风轻云淡!

随着独孤剑一指指向玉体暴露的费梦瑶,那暴戾的气机消失了,被可怖的剑意撕裂得支离破碎,不复存在。

“咔嚓!!!”

此刻的费梦瑶就如同精美的艺术品,那妖娆的身子,让人蠢蠢欲动。

玉脖扭动,向着倒在地上的姚刀辛看去。

清脆崩碎声响起,如玉的肌肤上浮现出一道道裂痕,就好似即将破碎的陶瓷。

随着费梦瑶跨步走向姚刀辛,她的身躯寸寸崩裂,随风而逝。

“师傅!!!”

羽妍悲痛欲绝,扑向费梦瑶消失的地方,愣愣地看着原地。

“哎!”

徐秋自外边走来,看着半跪在地的羽妍,久久不语。

半响,羽妍慢慢地抬头,脸上的纱巾已经掉落,那张绝美的脸上布满森冷,凤眸中涌动着令人心寒的光芒,“徐秋,血债血偿,你杀我师傅,此仇,我不会忘记!!!”

“嗡!”

随着羽妍声音落下,她的右手出现一张符纹,快速消融,泛起的光芒将她笼罩。

“杀人放火,斩草除根,你走不了的,未来的羽后!”徐秋眼神冷冰,他不可能放任羽妍离开,毕竟,在前世,此女可是成为赫赫有名的羽后。

“杀!!!”

一声叱喝,独孤剑、傅红雪与徐秋心意相通,同时出手。

傅红雪也是拼命了,直接点燃精血,右手忽然一动,前方的空间崩裂。

独孤剑虚空跨步,整个人好似化为一柄剑。

杜鳌都惊呆了。

为了区区一位锻神境武者,俩位神道境霸主竟然不惜消耗本源之力,也要将其斩杀,有必要这样嘛?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徐秋的狠辣,不会放走一丝一毫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存在。

羽妍确实得到了不俗的机缘,可面对傅红雪与独孤剑拼命一击,她获得的机缘,救不了她。

“呲啦!!!”

一代红颜,被一刀一剑撕裂,化为一蓬刺眼夺目的殷红。

看着漫天飘洒的鲜血,徐秋那双星眸中浮现感慨之色,今生,他已经改变了很多事情。

本应该成为永恒疆域魔尊重楼记名弟子的雷恒死了。

主宰奉仙会的奉仙会长也死了。

而今,就连羽后也陨落了。

视线一转,徐秋看向表情复杂的杜鳌,道:“杜王,让人来收拾残局吧。”

“好!”

“我要梦空学院寸草不生!”

本打算去叫人的杜鳌脚步一滞,脸上浮现难以置信,呆呆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徐秋,“并肩王,你的意思是,那些学员也要杀?”

“我不知道他们对梦空学院有多大归属感。为了避免今后遇到麻烦,都杀了吧!”

说到这里,徐秋扭头看向姚刀辛的尸体,“战天宗丧心病狂,屠尽梦空学院……至于缘由嘛,梦空学院费院主不愿与妖刀姚刀辛结婚……”

听着徐秋不徐不慢的话语,杜鳌真的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手段,太狠了。

此刻,杜鳌感觉自己就是在与虎谋皮,心道,“此人若不提前陨落,必定能够搅动南荒疆风云,不,不仅仅是南荒疆,整片北域之地都会因他而改变格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