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谈笑杀人间!

战虎王!

当初在神气宗,徐秋便曾杀死他的幕僚。

随着战虎王的出现,坤西殿的气氛变得压抑许多。

此番王位之争,战虎王稍弱下风,可其势力并不弱。

杜鳌半眯着眼睛,盯着大步走进殿内的战虎王,冷冰冰的开口道,“徐先生虽不姓杜,但,朕金口玉言,封他为一字并肩王,那他便有资格进入龙脉之地。”

“呵呵!”

战虎王冷笑一声,视线一转,看向坐在杜鳌旁边,一直表现得非常平静的徐秋,不咸不淡的说道,“坤兴王朝不是你一个人的王朝,你册封他为一字并肩王,我没有异议。但,我不允许外人进入龙脉之地。不仅仅是我不同意,诸位族老也不同意!”

说话间,战虎王背后出现两道身影,皆鹤发童颜,眼神不善的盯着徐秋。

“哎!”

徐秋低声一叹,看向一旁脸色难看的杜鳌,不由得有些失望。

作为帝王,心狠手辣、斩草除根是必须要拥有。虽说杜鳌才刚刚登基,可也太过无能,竟然任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反驳自己。

“陛下,还请你收回刚才的决定!”战虎王身后的一位杜姓族老冷冷地开口。

“陛下,龙脉之地不可被外人进入啊!”

与此同时,一些官员也纷纷开口。

此时此刻,杜鳌的脸色越加铁青,现在已经不是徐秋能不能进入龙脉之地的事情,而是关乎着他杜王的威严。

“这世界的生存法则其实很简单,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谁的拳头大,说的话也就有道理了。”

徐秋一边说,一边缓缓起身,看着脸色微变的杜鳌,“杜王,难道你还没明白这个道理?”

“放肆!”

战虎王猛地跨前一步,虎眸中涌动着森然杀机。

“杀了他!”徐秋淡淡地开口。

杀我?

战虎王怒极而笑,一股可怖的气机自他体内翻滚而出。

神道境四重。

他的境界比杜鳌还要高,其元力浩瀚如海,一轮可怖的领域将坤西殿笼罩。

“杜拜,你想做什么?”

杜鳌豁然起身,怒视着气势雄辉的杜拜,“你这是要造反?”

战虎王低声一笑,“本王可不敢做出大逆不道的造反之事!”

“嗡!”

蓦然!

战虎王脸上的笑容凝固,其眼睛瞪得滚圆,其中布满惊悚。

悄无声息的,一抹寒芒映入战虎王眼眸中。

站在他身后的俩位杜姓族老都没有反应过来,那一抹寒芒便印入战虎王体内。

“轰隆隆!!!”

下一刻,笼罩坤西殿的领域剧烈震动,那可怖的元力席卷四方。

“嘭!!!”

一刀两断,鲜血喷洒!

“嘶!”

那之前开口的杜姓族老倒吸一口冷气,眼中布满惊悚,盯着突然一分两段的杜拜,那滚烫的鲜血喷洒他一身都是。

不仅仅那俩位杜姓族老被吓傻了,就连杜鳌也浑身一僵,一股冷意自脚底板直冲天灵盖。

杜拜可是神道境四重霸主,就这么被人一招斩杀?

傅红雪孤傲的身影出现在徐秋身边,右手依然放置着刀柄上。

一刀出,傅红雪一身精气神几乎消耗殆尽,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

傅红雪的战斗力已经超越了他本身的境界,如果他能够长时间爆发出如此刀法,即便面对封王境巨头,也有一战之力。可惜,他的拔刀术只能斩出一刀,不是敌死,便是我亡。

可旁人并不清楚这一点,一个个面带惊悚,看着站在徐秋身边的傅红雪。

与此同时,一抹剑芒向着一位杜姓族老刺去。

“好胆!”

那位杜姓族老心中一寒,知晓今日之事无法善了,不在留手,愤然出击。

杜鳌脸上浮现挣扎之色,余光一扫脸色平静的徐秋,钢牙一咬,叱喝一声,“杜拜密谋杜鑫、杜沟意图谋反,杀无赦!!!”

“杜鳌,你、你……”

那俩位杜姓族老心头大怒。

“啪!”

随着杜鳌声音落下,徐秋猛地一步跨出,向着另一位杜姓族老掠射去。

“你该死!!!”

见徐秋呼啸而至,其气机不过先天无暇境,杜鑫那双狭长眼眸中杀机凛然。

杜鳌心中一抖,他没想到徐秋会这么不知死活,对一尊神道境霸主出手,余光不由得扫向紧握刀柄的傅红雪看去。

剑光重重,剑影呼啸。

每一剑都蕴含着玄奥之意,给人一种防不胜防的感觉,更为可怖的是,独孤剑挥剑之间,更有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使人昏昏欲睡。

独孤剑那双眼眸中流淌着精光,此刻,他正借着杜姓族老,去完善之前在青龙塔获得的十七门剑法,走出真正属于自己的剑道风格。

那杜姓族老自然也感觉到了,心头怒意翻滚,却又无可奈何,一边打,一边向着外边蹿去。

“轰隆隆!!!”

震耳欲聋碰撞声响彻都城。

皇宫之上,一轮黝黑忽然展开,覆盖方圆近八百米,其中更有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鬼影,手持漆黑长鞭,将杜鑫缭绕。

“区区先天无暇境,也敢阻拦老夫,死!!!”

修罗鬼蜮内,杜鑫双眸被怒火覆盖,虚空跨步,背后隐约有一座座高山升起。

“嘭!!!”

一掌落下!

修罗鬼蜮剧烈震动,数之不尽的鬼兵被可怖的巨力覆灭,一卷卷涟漪犹如湖水,扩散整片修罗鬼蜮。

徐秋的身影显现在修罗鬼蜮内,脸色略显苍白,可眼眸中却流窜的精湛的光芒。

“以我现在的实力,确实挡不住神道境四重的你……可,你认为能够活着离开皇宫?”

徐秋冷冰冰的声音在杜鑫耳畔响起。

“就算死,我也让你陪葬!”

“你有后代嘛?”徐秋脸上浮现诡异的笑容,“今日,不但你要死,我还要杀你直系后代。不,不仅仅是杀死他们……我是鬼修,我要将他们魂魄炼化,让他们成为这方鬼蜮的一部分,让他们永生永世被我所控,不入轮回,不被这方天地所认可。”

“你、你……”听着徐秋森冷的威胁,杜鑫恨不得一拳毙掉对方。

层层叠叠的鬼兵挡在杜鑫前边,牵制他的速度。

“以你的实力,确实能够杀我,可起码也需要一盏茶时间……你认为,你能够活过一盏茶时间?”说话间,徐秋陡然扭头,看向走出坤西殿的杜鳌,冷冰冰的道,“杜王,你是打算继续看戏?”

听着自黑森森修罗鬼蜮内传出的冰冷声音,杜鳌脸色微变,续而一步跨出,“并肩王,朕来助你一臂之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