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死,凌迟处死!

夜幕降临!

偏院的房间里边,刘平阳换上一身黑色劲服,脸上带着诡异笑容,缓步向着外边走去。

黑暗中,一双眼睛冷冰冰的注视着走出房间的刘平阳。

刘平阳乃锻神二重强者,以他的身手,轻而易举避开徐家的巡逻武者。

“嘎吱!”

轻轻地推开眼前紧闭的房门,刘平阳脸上的笑意越加诡异,其瞳孔深处好似有鬼火在跳动,令人望而生畏。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区区一座北城,竟然能够诞生如此纯粹的灵道之体。”

刘平阳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一步步向着屋子卧室走去,“只要我与此女交合,便有希望再次蜕变根骨。到时候,以我的天赋,突破至神道境,根本就不在话下。”

“咔嚓!”

卧室门被震开。

盯着躺在床上,裹着棉被的徐柔,刘平阳无声的笑了起来。

蓦然!

刘平阳脸上的笑容僵硬了,瞪大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床边的黑影。

看着突如其来的身影,刘平阳本能的后退一步,“是你!”

能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身边,偌大北城,只有那位杀害青龙学院强者的存在。

这一刻,强烈的危机感,迫使刘平阳转身逃离。

“嗡!!!”

徐秋背对着刘平阳,右手抓起床上被子,小心翼翼的替徐柔盖上,另一只手向着背后飞速后退的刘平阳指去。

元力交织,虚空凝符。

一张散发着幽暗冷芒的符纹凝聚,宛若一座魔山,轰然压向刘平阳。

“给我滚开!!!”

刘平阳双眸欲裂,面对这张呼啸而来的符纹,他觉得自己都快窒息了,拼尽全力,猛地一拳挥出。

此拳,可开山!

弯着腰,替徐柔盖被子的徐秋剑眉一挑,一蓬蓬元力涌出,将还在呼呼大睡的徐柔笼罩。

“怎么回事?”

“是三小姐那边!”

“咻咻咻!!!”

与此同时,徐家诸多高手齐齐向着这边赶来。

“小妹!!!”

徐泽声音洪亮,脸上带着焦急,甚至都没有穿上衣,便风风火火的赶来。

“嘭!!!”

拳头与符纹相撞,可怖的劲力宛若狂风暴雨,直接将刘平阳掀飞出去。

“噗!”

被劲气轰出屋子,滚落在地,刘平阳眼眸中布满骇然,一大口鲜血喷洒而出。

“刘学长!”

徐泽冲到刘平阳身边。

刘平阳眼神一闪,咬着牙,“刚才我察觉有人潜伏进徐家,便偷偷跟随……”

“咻!”

听刘平阳这么一说,徐泽双眸欲裂,脸上布满焦急,一步窜出,向着屋子冲去。

“嘭!!!”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

徐泽比来时更快的速度,被轰翻到刘平阳身边。

“哒哒哒!”

平稳的脚步声自屋子里响起。

在众人紧张的目光中,徐秋带着灰褐色面具,一步步走出,静立台阶上。

“阁下为何三更半夜出现在小女房间!”徐鹤手持大刀,眼眸中跳动着熊熊怒火。

徐秋那双暴露在外的星眸就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潭,仅仅瞥了一眼徐鹤,便让他有种面对死亡的恐惧感。

“嗡!!!”

陡然,徐秋一抬手。

顿时,四方灵气翻涌,一道道灵气在半空中交织,好似化为一张天罗地网,向着倒在地上的刘平阳落去。

“不!!!”

刘平阳眼眸中布满惊恐,失声大喊,“我是四灵学院的学员,你杀我,四灵学院不会放过你……”

由灵气组成的大网落下,将刘平阳包裹。

刘平阳在大网之中不断挣扎。

就连锻神二重的刘平阳,在对方手中都如此不堪一击,其他人哪敢救援。

大网一点点的紧缩。

刘平阳凄惨大喊,“饶命,饶过我……”

灵气交织而成的网线就好似利刃,一缕缕的渗进刘平阳的肌肤,殷红地鲜血汩汩外溢。

凌迟处死!

徐鹤心头狂跳,盯着凄惨求饶,鲜血淋漓的刘平阳。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竟然要用如此狠辣的手段。

“啊!!!”

刘平阳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惨叫着拼命挣扎,“四灵学院不会放过你,青龙学院也不会放过你,我在黄泉等你。”

“轰隆隆!!!”

随着刘平阳大喊声响起,他整个人都剧烈震动了起来。

“自爆?”

徐秋嘴角泛起一抹讥讽,在我面前,你还有自爆的余力嘛?

我要让你凌迟而死,便是神来了,也改变不了!

“嗡嗡嗡!!!”

虚空,一张张符纹不断诞生,向着被大网笼罩的刘平阳落去。

很快,刘平阳体内暴躁的气息平复。

“好胆!!!!”

蓦然!

一声充满怒意的叱喝自远处响起。

“轰隆隆!”

漆黑的夜幕都好似被点燃了,一轮刺眼夺目的光辉自北城外边升起。

“是魏老师!”

被大网包裹的刘平阳倏然睁眼,盯着徐秋森然大笑,“魏老师来了,你死定了!”

我死定了?

徐秋那双暴露在外的眼眸中泛起一抹同情之色。

“死!!!”

“啊!”

痛苦的惨叫声截然而止。

大网猛地收缩。

一蓬血肉在半空炸开。

“你该死!!!”

与此同时,一股至强的气机,自高空轰然落下。

犹如神灵!

百米高空,刚刚赶到此地的魏松怒视着下方抬起头来的徐秋。

徐泽内心颤抖,盯着半米高空的身影,眼眸中布满狂热与向往。

先天无暇强者!

一道道奇异的能量在魏松周身交织,就好似数之不尽的触手,将整座北城都笼罩其中。

何谓先天无暇境?

神与道融,能够掌控某一小块区域天地之力,方为先天。

面对先天无暇强者,锻神境武者根本没有一战之力,即便是锻神境巅峰也一样。

“借天地之力嘛?”

徐秋眼眸中露出一抹凝重,以他现在的实力,可战先天无暇一重强者,而眼前魏松,明显不是初入先天无暇境。

“嗡!!!”

一支白黑相间的判官笔出现在徐秋手中。

“你胆敢杀害我四灵学院学员,罪不可赦!!!”

魏松的话语就倒是神灵的谕旨,言出法随,使得四方天地灵气都沸腾了起来。

这一刻,北城所有武者都感觉自己无法勾动天地灵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