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这是鬼王?有点名不副实啊!

随着莫阴阳的呼叫,他背后浮现一道模糊的身影,隐约能够看到那张布满狞笑的面容。

感受着莫阴阳散发出来的气息,黄泉鬼王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这生灵的魂魄格外的强大,就好似夜幕中的明灯。

蓦然!

正张牙舞爪扑向莫阴阳的黄泉鬼王陡然身影一滞,一股危机感在他心头升起,迫使他抬头向着远处看去。

徐秋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盯着黄泉鬼王,在感受到对方的气机后,心头火热。

系统的召唤机会怎么获得?

越大境界斩杀敌人。

可是,以徐秋现在的实力,想要跨一个大境界杀敌,并没有那么容易,除非运气爆棚,遇到刚刚突破到神道境,还未巩固境界的霸主。

“我杀了它,应该能够获得召唤机会吧?”

黄泉鬼王实力受损,可也拥有堪比神道境三四重的实力……

“天地无极,定!!!”

跨前一步,徐秋手中出现黑白相间的判官笔,快速虚空画符,笔尖指向黄泉鬼王。

“嗡嗡嗡!!!”

顿时,一张若隐若现的符纹,好似跨越了空间,突兀的出现在黄泉鬼王的脑门上。

“呲呲呲呲!!!”

黄泉鬼王犹如雷击,那朦胧的身子不断溃散,贴在脑门上的符纹更是光芒大盛。

“该死!”

一瞬间,黄泉鬼王感觉体内的鬼气溃散了一成,那符纹蔓延出来的玄奥之力,好似化为了枷锁,要将他捆绑住。

“开!!!”

低吼一声,黄泉鬼王猛地深吸一口气,四方空间扭曲,一道道玄之又玄的规则之力沸腾,涌向贴在他脑门上的符纹。

顿时,符纹无火自燃。

“嗖!”

驱散贴在脑门上的符纹,黄泉鬼王扭头就跑。

“走得了嘛?”

徐秋也没想过仅靠一张符纹便能够镇压黄泉鬼王,面带笑意,虚空跨步,判官笔不断在虚空划动,一道道纹路隐入虚空。

莫阴阳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转身就跑的黄泉鬼王,他想过徐秋应该能够压制黄泉鬼王。但,他不曾想到面对徐秋,黄泉鬼王会如此不堪一击。

修炼鬼法的徐秋,对于鬼魂来说,就是天生的克星。

不要说黄泉鬼王实力受损,即便是全盛时期,徐秋也能够将其镇压。

卷起滚滚乌黑鬼气,黄泉鬼王冲天而起,宛若化为了一片乌云。

“哪里走!”

听着下方响起的叱喝,黄泉鬼王大怒,“小兔崽子,本王放你一马,你居然还敢紧追不舍,当真是找死。”

“呵呵!”

徐秋嘴角泛起一抹讥讽,眼眸中乌光大盛,“给我下来!”

“轰!”

就如同言出法随。

随着徐秋声音响起,高空忽然电闪雷鸣,虚空之中一道道纹路相互交织,化为一张符纹。

符纹千丈,遮天蔽日。

这一刻,万骷坟内所有武者都抬起头,看着遮盖半壁天空的符纹,光芒璀璨,散发着神圣气机。

以鬼御鬼!

徐秋施展九幽镇鬼术,借用这方小世界浓郁的鬼气,反压黄泉鬼王。

这一刻,黄泉鬼王感觉自己的力量被压制到了极限,那从天而降的符纹让他心生绝望。

“不,我不甘心……”

自百年前诞生,黄泉鬼王一直在蛰伏,期待有朝一日能够挣脱这方小世界的束缚。可,每一次都会遇到意外。

“轰!!!”

连绵的符纹席卷而下,将由鬼气凝聚的滚滚乌云笼罩,一道道闪电在符纹表面流窜。

徐秋那双星眸中流窜兴奋之色,盯着不断缩小的符纹。

“呲啦!”

陡然,徐秋剑眉一挑,脸上浮现一抹惊讶之色,看着突然被一抹剑芒撕裂的符纹。

“这鬼王还会剑术?”

眨眨眼,徐秋看向坠落的一团乌光。

黄泉鬼王是由万骷坟无数阴魂凝聚而成,诞生的意识之中残存着葬身此地的无数强者记忆。当然,这些记忆非常混乱,也没什么用。不过,黄泉鬼王也借此修炼了几门还算不错的功法。刚才撕裂符纹的剑术,便是其中之一。

下方,莫阴阳看着从天而降的乌光,第一时间窜了出去。

“嗖!”

“这?”

下一秒,莫阴阳嘴角一抽,只见乌光稳稳的落入倒在地上的付龙飞。

在莫阴阳错愕的目光中,原本气息全无的付龙飞,陡然手指抽动,眼珠子在眼皮下边滚动。

“以为依附这具尸体内,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徐秋落地,看着地上躺着的付龙飞,嘴角不由得浮现讥讽之意。

“不对?”

蓦然!

徐秋瞳孔猛地收缩,脸上布满震惊。

付龙飞已经气息全无,失去了生机,即便被鬼魂附体,也不可能再诞生生机。

可现在,付龙飞体内却涌现出磅礴的生机。

“唰!”

与此同时,‘付龙飞’倏然睁眼,眼眸中布满惊喜,旋即一翻身,弹立了起来。

“我、我……”

‘付龙飞’伸出双手,俊朗的脸上布满激动与难以置信,“我、我活了?”

这一刻,黄泉鬼王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与这方小世界的关联断了。更让他震惊的是,自己从符纹内逃出来的残念,居然完美的融入这具尸体的意识海,被滚滚生机滋养。

无需多久,自己便可以真正的与这具尸体融合,不分彼此。

“这也太神奇了吧?”黄泉鬼王搞不清楚其中因果,可他明白,自己真的借尸还魂,复活了。

“啪!”

陡然,一只大手突兀地落在‘付龙飞’天灵盖,滚滚元力涌入其中。

“啊!!!”

顿时,‘付龙飞’痛苦惨叫,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大喊道,“痛、痛痛痛……”

徐秋剑眉紧锁,眼眸中浮现难以置信,“它的残念竟然蜕变成生魂了?”

阴魂是阴魂,生魂是生魂。

生魂可变成阴魂,阴魂却无法蜕变为生魂,这是天地间的铁律。

可现在,铁律被打破了。

徐秋慢慢地松手,看着软倒在地的‘付龙飞’,星眸中流窜思索之色,“那尊鬼王的残念没有什么特殊……难道是因为付龙飞本身的特殊?”

付龙飞体内没有灵魂存在,这本身就不合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