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闯关!

盯着童律麝慢慢消失在黑幕中的背影,徐秋眯着眼睛,其中流窜着冷光。

苏忏的伤势很重,没有十天半月,怕是很难苏醒。一旦他苏醒,那么,自己是先天无暇境的消息将会被战派知晓,到时候出手对付他的,恐怕会是神道境霸主。再者,以战派高层的见识,通过苏忏的描述,应该很容易确定他被阴魂附体的事情。

想了想,徐秋跨步走出小院,向着远处走出。

青龙塔与徐秋想象的很不一样,是一座倒着的塔,入口在一片竹林之中。

想要进入青龙塔,就必须要缴纳一千积分点,若是能够通过第一层,这一千积分点可以退还。

“大晚上的,不安安稳稳的睡大觉,竟然闲着来闯塔!”

随着徐秋走进竹林,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自四面八方响起,带着深深的慵懒,“缴费一千积分点。”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屏幕,徐秋抬手登录自己的账号,划出一千积分点。

顿时,地面微微震动,徐秋前边出现一口黑洞。

“嗖!”

没有任何犹豫,徐秋一步跨出,冲入黑洞。

随着徐秋进入,暴露在地面的黑洞慢慢合拢,恢复如初。

“检测……闯关者先天无暇境一重…”

“呃!”

刚刚进入第一层,徐秋便听到耳边响起冷冰冰的声音,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我还打算作弊通过第五层呢,没想到这青龙塔还自带智能检测。”

“轰!!!”

蓦然!

徐秋前边出现数道残影,每一道残影都携带着锐利的寒芒。

“嗡嗡嗡!!!”

看着呼啸而来的八道残影,徐秋仅仅一抬手,一道道乌黑的剑芒,就如同黑暗中的毒蛇,突兀的缠绕在黑影身上,续而轰然炸裂。

八道残影并不强,若是初入锻神境的武者,怕是很难通过。

“恭喜闯关者获得第一层奖励。”

“嗡!”

在徐秋好奇的目光中,前边墙壁上忽然出现一幕投屏,上边出现五套剑诀。

“闯关者可任选其一。”

扫了一眼五套剑诀的名字,徐秋开口道,“归一剑诀!”

话音落下,墙壁上的投屏消失,地面也出现一道裂痕。

“奖励会在闯关者离开时一并赠予!”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响起,“是否继续闯关?”

“继续!”

“轰隆隆!!!”

以徐秋现在的实力,即便无法施展鬼法,青龙塔前三层也是轻轻松松闯过。

第四层乃是三道气息堪比先天无暇一二重的残影,并且掌握着合击之法,以徐秋现在的手段,应付起来颇为狼狈,最后也是有惊无险的度过。

青龙塔,每闯过一层,其奖励就会增加。

在踏入第五层的时候,徐秋已经获得了八门剑诀。

他心中纳闷,为什么青龙塔给予的奖励,都是剑诀?是因为青龙塔智能觉得他剑道天赋不错?

“以我先天无暇境的实力,即便闯过第五层,怕也无法得到学尊称号。那么,我要是闯过第六层,甚至是第七层呢?”

想着,徐秋跨入前往下一层的阶梯。

“这是?”

刚走进第五层,徐秋就脸色微变,扫视四方。

火域。

漫天火焰摇曳,地面布满火山口,一蓬蓬炽热岩浆不断喷洒而出。

站立在此地,徐秋感觉体内的元力都凝滞了许多,就连镇鬼符的光芒也隐晦不少。

“吼!!!”

就在徐秋观察四方的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忽然在他背后响起,可怖的劲风席卷而至。

“嘭!!!”

岩浆翻滚!

徐秋急速后退,盯着紧追而来的庞大身影。

通体赤红,浑身滴落着岩浆,三头八臂,看起来狰狞无比。

中央是狐首,两侧则是獠牙暴露的蛇首,吞吐着蛇信。

“这是什么怪物?”

即便徐秋见多识广,也被眼前这怪异模样吓了一跳。

“嗷!!!”

中央的狐首陡然对着徐秋嘶吼一声,一卷卷无影无形的音波扩散四方。

徐秋瞳孔猛地收缩,他感觉自己的脑袋,被千斤重锤狠狠地砸了几百下,砸得他头晕目眩,身形不稳。

“靠!”

“这怪物这么强,以锻神境实力,怎么可能闯过第五层?”徐秋总算明白,为何这么多年,没有锻神境武者闯过第五层。

狼狈逃窜出去,徐秋感觉后背火辣辣的疼,好似被烙红的铁块烫到,更有一股神秘能量涌入五脏六腑。

“独孤剑!”

事已至此,徐秋除了退出青龙塔,只能呼唤独孤剑出手。

“嗡!”

一道模糊的身影自徐秋体内跨步而出。

独孤剑眼神冷冽,盯着低声咆哮的怪物,单手一抬。

一瞬间,火域之中的高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冰冷,甚至有鹅毛大雪飘落。

剑芒呼啸!

从一朵朵鹅毛大雪之间掠过,带着一丝柔美,没入怪物中央的狐首。

“咔嚓!!!”

瞬息之间,庞大的怪物化为冰雕,四方被冻结的火山口寸寸崩裂。

“恭喜闯关者通过第五层。”

随着冷冰冰的声音响起,徐秋四周场景转换,出现在一间木质房间内,前边墙上又出现一幕投屏,上边赫然有着十门剑诀。

徐秋嘴角一抽,看向旁边身影朦胧的独孤剑,“怎么选?”

随着独孤剑离体,徐秋感觉自己对‘剑道’的亲和感消失了。

“问心剑诀,化血剑术!”独孤剑面无表情的开口,可那双眼眸中却交织着一抹隐晦的兴奋,好似贪财的葛朗台见到了一座金山。

“闯关者是否继续?”

“继续!”

徐秋看向独孤剑,道:“附体!”

独孤剑看向徐秋,脸上浮现犹豫之色,“一而再的附体,会伤到主上的本源。”

“无妨!”

徐秋摆摆手。

若独孤剑一直附在徐秋身上,那么,徐秋只要付出一小部分精气神即可。但,类似这种离体又附体,便会伤及他的根基,损耗体内的本源。

见徐秋眼神坚定,独孤剑也不再多言,一步跨出,身影朦胧,与徐秋融为一体。

外边,一位穿着白袍,手里边捏着酒葫芦的青年,明亮眼眸中流淌着惊讶,打了一个酒嗝,嘀咕道,“竟然闯过了第五层……可,青龙塔为什么没有任何异常?难道,那小兔崽子隐藏了境界,根本不是锻神境武者?”

“呵呵!”青年洒然一笑,“在青龙塔内,便是大院主来了,也无法隐瞒真实境界……不过,能够通过第五层,确实还算不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