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狠辣!

与此同时,小院外边,两道身影负手而立,其中一人穿着蓝色长袍,嘴角带着阴冷的笑意,盯着不远处的小院,开口道,“以苏忏的实力,即便面对初入神道境的霸主,也有逃脱能力,杀区区锻神境武者,肯定是手到擒来。”

“他能够杀死雷京,肯定有所依仗,还是小心为妙。”

“雷奉执事,你怕是想多了吧?按照我得到的消息,杀害雷京执事的,乃镇雷寺赤云。”

雷奉执事并没有反驳,盯着夜幕中的小院,道:“算算时间,苏忏也应该出来了吧?”

小院屋子里,苏忏倒在血泊之中,眉心裂痕深可见骨,汩汩鲜血不断外溢。

“你、你不能杀我,我是高级学院的学员,是青龙榜前十的存在……”苏忏咬着牙,艰难地开口道。

徐秋脸色煞白,独孤剑的出手,不是没有代价,他的精气神至少消耗了三成,长此以往,会伤害到他的本源,到时候就不是寻常丹药可以补予。

“谁派你来的?”

徐秋目光闪烁,其中流窜森冷的杀机。

“是孙寇执事,他以两万积分的代价,让我出手。”事到如今,苏忏知晓想要活命,不可能再有所隐瞒。

孙寇!

徐秋记住了这个名字。

“把你所有积分转到我名下!”

徐秋拿起丢在床上的平板电脑,打开积分APP,递到苏忏面前。

苏忏眼眸中布满不甘,可为了活命,他没有其他选择,咬着牙,颤抖着抬手,登录自己的账号,将仅有的三千多积分,全部转入徐秋账号,旋即开口道,“现在可以放我离开了嘛?”

“把你修炼的功法默念出来!”徐秋淡淡地说道。

苏忏怒视着徐秋,咬牙道,“好!”

十分钟后,徐秋将苏忏默背出来的功法全部记在平板电脑内。

“现在,可以了嘛?”

苏忏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要是在拖下去,真的会有性命之忧,心头发狠。

“啊!!!”

蓦然!

一道凄惨的叫声自苏忏嘴中响起。

徐秋面沉如水,反手将苏忏的右手掰断,森森白骨刺破血肉,鲜血喷洒一地。

苏忏疼得青筋暴突,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你、你、你断了我的右臂。”

剑修失去了右臂,等同丧失大半战斗力,绝了今后的修炼之路。

“啊啊啊!!!”

徐秋面无表情的捏着苏忏右臂刺出的森白骨头,一点点将其拉扯出来,混合着血管跟肉末。

“咔嚓!”

苏忏直接晕死过去。

折断苏忏的手骨,徐秋眼眸中跳动着森森鬼火,低不可闻的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既然要杀我,那我便先杀你。修罗鬼蜮还缺少一尊极限冤魂,那么,就由你当作修罗鬼蜮的群鬼之主……”

将森白的手骨丢到旁边,徐秋俯下身子,大拇指按在苏忏的眉心,一点点用力,指甲顺着裂痕,不断刺入。

苏忏疼得面容扭曲,浑身不断抽搐,可虚弱的无法睁眼。

这一刻,苏忏极度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接这个任务!

“杀、杀了我!”

苏忏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发出微弱的声音。

“放心,我会杀了你,但不是现在。”徐秋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意,一把掐住苏忏的脖子,向着外边走去。

小院外,俩位执事在看到突然打开的大门后,皆脸色一沉。

“嘭!!!”

血淋淋的苏忏被丢弃在外。

徐秋面色如纸,那双星眸中跳动着不属于人类的阴寒鬼火,向着俩位执事站立之地扫去。

“你好胆!!!”

当孙寇看到血淋淋,气息微弱的苏忏后,怦然大怒,双眸被血丝覆盖,卷起一股可怖的威压,向着徐秋席卷而去。

“你、你该死!”

孙寇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盯着倒在地上,鲜血汩汩外溢,右手骨被硬生生拔出的苏忏,心中怒意差点将他点燃。

“这位老师,你在说什么?”徐秋目光平静的盯着孙寇。

“你胆敢残忍杀害同院学员,罪不可恕!”孙寇面容狰狞,反手一掌轰向徐秋。

“孙执事,稍安勿躁。”

就在这时候,童律麝淡淡地声音在徐秋背后响起,并且,伸出一手,迎向孙寇轰来的右掌。

“轰!!!”

大地震动,可怖的劲气席卷八方。

“童主任,你是要包庇这凶徒嘛?”孙寇眯着眼睛,盯着自徐秋背后走出的童律麝。

徐秋扫了一眼走到旁边的童律麝,平静的开口道,“这位…孙执事是吧?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叫我凶徒?”

说着,徐秋眼眸中流窜冷光,“此人大半夜潜入我房间,不由分说就向我出手,难道就不允许我还手?对了,你刚才一直说我残忍杀害同院学员?我很想问一句,学院里边有大半夜潜入旁人房间的规定嘛?再者,貌似他还没有死。”

苏忏确实没死。

可也已经废了!

“伶牙俐齿!”

孙执事目露凶光。

童律麝不咸不淡的说道,“苏忏大半夜不睡觉,跑到别人房间,就算被打死,也是活该。这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到此为止?”孙执事怒极而笑,“高级学院青龙榜前八的学员被废,这事情就这么算了?”

“那么,孙执事打算怎么样?”

一直表现得风轻云淡的童律麝倏然睁眼,眼眸中涌动着令人骇然的强势光芒,“是要我救醒他,问问他为什么大晚上不睡觉,跑到徐秋房间嘛?还是要我问问他,是谁主使这事情?”

“你!”孙执事一时语塞。

“行了!”

雷奉执事皱着眉头开口,“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先救活苏忏再说。”

言罢,雷奉执事抱起晕死在血泊中的苏忏,看也没看徐秋一眼,便向着远处掠射去。

孙执事目光凶戾的盯着徐秋,一字一顿,道:“好,你很好,此事,咱们走着瞧。”

待孙执事也离去,童律麝才恢复之前懒洋洋的模样,伸手拍了拍徐秋的肩膀,“我倒是小看你了,竟然差点杀死苏忏。警告你一句,不要再惹事,要不然我第一个动手活劈了你。”

“是他们先来惹我!”徐秋冷冷地道。

童律麝耸耸肩,一脸无所谓,一边向着前边走去,“还是那句话,想要活下来,尽快成为学首。亦或者做出让宁派另眼相看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