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童律麝!

阴魂入体,百害而无一利。

但,独孤剑是徐秋通过系统召唤而来,冥冥之中俩人之间有种玄之又玄的感应。

此刻,独孤剑融入体内,徐秋除了感觉阴冷之外,居然诞生一种奇怪的念头。自己莫名其妙的对剑,有了一种与生俱来的好感。

徐秋眼眸中掠过一抹亮光,右手一抬,地面泥土腾起,凝聚成一柄土剑。

握着由泥土凝聚的长剑,徐秋右脚缓缓跨出,一道剑芒随之而出,向着前方席卷而去。

“这?”

看着远处地面被剑芒犁出来的痕迹,徐秋脸上忽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如此一来,我便可以借着独孤剑附体期间修炼剑术。”

想了想,徐秋便转身向着远处掠射去。

……

鳌广城王府,杜鳌看着刚刚传来的情报,虎眸之中流淌着复杂之色。

“传承一千四百多年的神气宗,竟然覆灭了。”

杜鳌心中感慨,他与柳宣明也算是老对手,不曾想,对方会死得如此突兀。

摇摇头,杜鳌深吸一口气,驱散心中各种复杂,将情报丢到一旁,“神气宗被灭,足以震慑其他势力的神道境霸主。如此一来,我便可以更容易的招揽到神道境霸主。”

有了神气宗被灭的先例,杜鳌相信其他势力会选择‘合作’。

不合作那就与神气宗一个结果。

“谁?”

陡然,杜鳌浓眉一挑,虎眸中交织森然的光芒,盯着突然出现在书房内的身影。

来者一袭黑色中山装,理着寸发,刚毅的面容上两道浓眉如刀,双眸炯炯有神,嘴唇很厚,给人一种很厚实的感觉。

当杜鳌看到对方中山装上边纹着的青龙图案后,不由得呼吸一滞,“阁下是青龙学院的老师?”

青龙学院在北域之地算是一流势力,高高在上,很少插手其他势力的变动。

“青龙学院教导主任,童律麝。”

“嘶!”

听着对方自报身份,杜鳌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青龙学院的教导主任,等同他在坤兴王朝的地位,是真正手握实权的存在。

“没想到是童主任大驾光临,真是让我王府蓬荜生辉,不知道童主任此番前来,所谓何事?若杜某能够帮上忙,定然全力以赴。”看着面无表情的童律麝,杜鳌很豪迈的开口道。

见杜鳌这么识时务,童律麝嘴角也泛起一抹笑意,拿出一部平板电脑,指着上边的照片,“他在哪儿?”

徐秋!

盯着平板电脑上的照片,杜鳌眼神一闪,却也不敢隐瞒。

“童主任,不知道徐先生与贵学院有些瓜葛?”杜鳌小声询问道。

童律麝深深地看了一眼杜鳌,不咸不淡的说道,“此事,暂且不能告知。”

“没事、没事!”杜鳌尴尬一笑,道:“徐先生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童主任若不是很急,可以在王府内等候。”

“好!”

在童律麝赶到王府的时候,徐秋也回到了鳌广城,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返回王府。

“徐先生!”

徐秋刚刚住进一家酒店,杜衡便紧随而来。

看着急匆匆赶来的杜衡,徐秋眼皮一抬,眼眸中流窜一抹冷意,道,“什么事情?”

“父王让我转告你,青龙学院来人了。”杜衡眼神闪烁,观察着皱起眉头的徐秋,心中嘀咕,我怎么感觉徐先生变了?

徐秋手指富有节奏的轻轻敲打着桌面,沉思片刻,道:“回去告诉杜鳌,最多三天,我就会回去。”

“好的,徐先生。”

“嗯!”徐秋摆摆手,示意杜衡可以离去。

待杜衡跑出酒店,徐秋扭头透过旁边玻璃窗,向着外边看去,“只要我得到青龙学院的入学通鉴,这事情便有周转余地。”

一个下午,徐秋都坐在酒店一楼咖啡厅靠窗位置。

夜幕降临,回到房间的徐秋,站在落地窗旁边,默默地注视着下方街道上过往行人、车辆。

“叩叩叩!”

陡然,房间大门被人敲响。

徐秋眼皮抬起,嘴角微微上扬,转身去开门。

“咔嚓!”

房门打开,徐秋看着站在外边的和尚,低声一笑,“你来的很及时。”

“阿弥陀佛!”

和尚单手竖起,另一只手将一张玉牌递向徐秋,道:“徐施主,这便是青龙学院的入学通鉴。”

“多谢!”徐秋接过玉牌,入手微凉。

“徐施主,赤云师兄让我转告你一句,青龙学院对徐施主来说,如同龙潭虎穴,望徐施主小心小心、再小心。”

“多谢赤云大师的提醒。”徐秋再次道谢一声。

看着和尚离去的背影,徐秋捏着玉牌,脸上笑容越加灿烂,还透露着一种令人惊悚的冷意。

这枚入学通鉴内蕴含着徐秋的身份信息。

名字没变,可身份背景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既然得到了入学通鉴,徐秋也不再迟疑,离开酒店,向着王府赶去。

王府之中,灯火辉煌,杜鳌大摆宴席,招待童律麝。

童律麝也没有拒绝,宴席上一直面带微笑,却也没有多言,任由杜鳌旁敲侧击的打听。

“王爷,徐先生回来了!”一位管事跑到杜鳌跟前,凑到他身边,低声道。

一旁童律麝好似没有听到,老神在在的喝着酒。

杜鳌眼眸中泛起一抹疑惑,他已经让杜衡去通知过徐秋,现在对方回来,证明与青龙学院并非交恶?

“童主任,徐先生回来了!”

“哦!”

童律麝微微扭头,那双眼眸中涌动着精湛光芒,向着门口看去。

“咦?”

陡然,童律麝脸上露出一抹惊讶与疑惑,盯着走进宴厅的青年,“这气息不对。”

童律麝没见过杀害雷京、雷恒的凶手,但,通过秘术,他已经在北城捕捉到了徐秋的气息。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准确的找到王府。可现在,走入宴厅的青年,明显与他捕捉到的气息不一样。

武者的气息可以提升,可根本的气息却很难改变。

走入宴厅,徐秋的视线便落在面带疑惑的童律麝身上,心中升起一股若有若无的危机感。

“你叫徐秋?”

童律麝的声音很平和,但又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我就是徐秋,不知阁下是?”

“青龙学院,童律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