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与独孤剑融合!

女孩的声音在徐秋耳边渐渐远去,等他反应过来,对方早已经消失不见。

“她到底是谁?”

徐秋扫视四方,眼眸中布满凝色,被这么一位神秘莫测的女孩盯上,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呼!”

吐出一口浊气,徐秋向着虎尾山高空看去,眉头紧锁,以独孤剑的状态,斩杀初入神道境的霸主不难,可面对即将到来的青龙学院教导主任童律麝,貌似也不够看。除非,独孤剑能够恢复到全盛时期。

“恢复到全盛时期?”徐秋眼睛一眯,其中流窜思索之色。

“独孤剑现在是阴魂之体,想要恢复全盛时期,除非凝炼出鬼王之躯……龙脉之地。”

龙脉之地,玄之又玄,乃是一朝气运的聚集,拥有着改天换地的神异之力。若独孤剑能够吞纳龙脉之地的龙气,说不得真能够蜕变,凝炼出鬼王之躯。可,龙脉之地的龙气用一点便少一点,即便并肩王真的成了坤兴王朝的皇帝,怕也不肯让独孤剑肆意吞噬。

若没有杜鳌的帮助,想要进入龙脉之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轰!!!”

就在这时候,虎尾山高空忽然崩裂,一道道裂痕宛若蜘蛛网一般,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去,可怖的气机肆虐八方,层层叠叠元力如同惊涛骇浪。

“轰隆隆!!!”

在这一卷卷可怖的元力席卷下,高耸的虎尾山轰然崩裂。

“噗!!!”

高空,柳宣明鲜血喷洒,眼眸中布满凶戾的光芒,背后好似有一轮皓月在旋转,盯着身影若隐若现的独孤剑,“你当真要赶尽杀绝?”

独孤剑沉默不语,周身剑气缭绕,每一道剑气都好似自黄泉之中浸泡过,充满阴寒。

“嗡!”

忽然,独孤剑一抬手,一卷卷乌黑的剑芒在他背后凝聚,密密麻麻,宛若漫天蝗虫,撕裂了空间。

柳宣明心中骇然,感受着独孤剑散发出来的冰冷杀机,知道自己再不拼命,真就没有活路了。

“风从虎、云从龙,幻化!!!”

一声叱喝,柳宣明背后那一轮类似皓月的光辉轰然炸裂,一尊白虎一跃而出,那凶悍的气息,让人心颤。

“斩!!!”

独孤剑倏然睁眼,其背后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乌黑剑芒忽然归一,幻化为一柄散发着伟岸之力的剑光。

“杀!!”

柳宣明面容狰狞,整个人随着白虎冲向独孤剑。

“轰!!!”

就好似两颗星辰碰撞在一起,刺眼夺目的光芒普照大地,使得远处徐秋连忙低头闭眼。

那煌煌余威席卷八方,横扫一切。

下一秒,柳宣明的身影被可怖的巨力轰向地面。

“轰隆!!!”

大地震动。

独孤剑自高空俯冲而下,身影越加虚幻,好似随时都会随风而逝。

同一时间,徐秋也以最快的速度,向着柳宣明坠落之地赶去。

“咳咳咳!!!”

此刻,柳宣明脸上没有丝毫血色,殷红地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到破破烂烂的衣服上,其肌肤表面被密密麻麻的黑色细纹覆盖,就好似即将破裂的陶瓷,看起来非常可怖。

艰难地抬头,看着从而天降,身影朦胧的独孤剑,柳宣明脸上露出狞笑,“你、你、你也活不了……”

“咻!”

就在这时候,徐秋赶到这边,盯着气息越来越弱的柳宣明,反手一掌拍出。

看着按压而来的手掌,柳宣明脸上布满不甘与怨毒。

“嘭!!!”

柳宣明的伤势太重了,不要说还手,就连抵挡之力都没有,被徐秋一掌拍碎头骨。

“嗯?”

一掌拍死柳宣明,徐秋剑眉一挑,“为什么系统没有提示?难道柳宣明没死?”

盯着倒在血泊中,头骨炸裂的尸体,徐秋眼神闪烁,“难道,系统指得越大境界杀敌,需要我亲自打败对方?”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点儿难办了。

徐秋视线一转,看向身影朦胧,气息越来越混乱,随时都有可能与这片天地同化的独孤剑。

“我帮你疗伤!”

徐秋右手向着柳宣明尸体扫去,一蓬蓬血液被牵引而出,向着独孤剑涌去。

与此同时,徐秋眼眸中乌光闪烁,森森鬼气涌入柳宣明尸体内。

“呜呜呜!!!”

顿时,柳宣明尸体内发出凄厉的鬼泣声,一道虚幻的身影慢慢地溢出。

嗡!!

判官笔出现,在柳宣明尸体上空不断划动,一道道蕴含着诡异之力的纹路不断落下,打入那渐渐浮现出来的虚影之中。

袅袅白烟自虚影内扬起,使得虚影对着徐秋张牙舞爪,发出更为凄惨的声响,好似正在被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将柳宣明的阴魂打破,没入他自身血液,借此滋养独孤剑伤痕累累的阴躯。

渐渐地,独孤剑的身子变得凝实,其气机也不断攀升,好似拥有了活力。

徐秋脸色略显苍白,看着面无表情的独孤剑,道:“你吞了柳宣明的一身精气神,阴躯看似更加凝实,可隐患不少……”

想了想,徐秋一咬牙,盯着独孤剑,道:“附入我体。”

独孤剑眼皮一抬,眼眸中布满不解,盯着面带坚定的徐秋。

阴魂入体,有害无利。

徐秋修炼鬼法,可吞阴魂,但,他无法承受阴魂附体后,带来的各种阴寒森怨之力。

“青龙学院的强者马上就要降临,你附入我体,便可以让我改变本源气息,使对方无法确定我就是杀害雷京、雷恒的凶手。到时候,我再借那一张入学通鉴……”

独孤剑深深地看了一眼徐秋,旋即点点头,身影忽然变得透明了起来,一步跨出。

一瞬间,徐秋犹如坠入万年冰窖,肌肤表面都浮现薄薄的冰霜,元力运转变得困难无比。丹田之中的镇鬼符光芒大盛,想要镇压融入徐秋体内的独孤剑。

渐渐地,徐秋的气息发生了改变,变得有些飘忽不定,却又暗藏凌厉锋芒。

“鬼法暂且不能施展了!”

徐秋吐出一口气,使得前边空气都冻结。

独孤剑入体,他若施展鬼法,对方肯定会第一时间被镇鬼符反噬。

与此同时,独孤剑也在吞噬着徐秋的精气神,即便他极力控制,也无法避免。

这就是阴魂附体的害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