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修罗鬼蜮!

面对一千六百八十一位死者的怨气冲击,铎长老感觉自己的意识海都快要炸裂了,仿佛是千万银针,顺着他的太阳穴,狠狠地刺入脑髓,然后使劲的搅动,疼得他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响。

此刻,徐秋脸色苍白如纸,可眼眸中却流窜着冷冽光芒,一个箭步跨出,手中判官笔,就如同利剑,刺向铎长老的眉心。

“铎长老小心!”

“孽障你敢……”

神气宗其他强者见铎长老即将陨落在徐秋手中判官笔下,一个个惊呼连连,赶忙出手救援。

“九极魂法,第一重,百魂!”

在此之前,徐秋施展九极魂法,都是稍稍影响对手的感知,可面对数位先天无暇境强者的袭杀,他不得不拼尽全力。

“嗡!!!”

“啊!!!”

随着徐秋的声音响起,凄惨的叫声自那群扑向他的神气宗强者口中发出。

人有三魂七魄。

九极魂法第一重,可影响生灵三魂之中的生魂,将其生生分裂。

若是意志坚定如山,倒不会有太大影响。

可眼前这些先天无暇境强者,很显然意志还没有达到坚定如山,往日里各种念头不断壮大,影响着他们的思绪。

鬼法!

神秘莫测,防不胜防!

“噗!”

与此同时,判官笔尖锐的笔尖洞穿铎长老眉心。

“咻!”

就在此刻,那一直没有出手的明先生忽然动了,整个人好似化为一道玄光,打破会议厅的墙壁,向着外边呼啸而去。

以先天无暇一重之境,应战数十位先天无暇境强者,更是斩杀修炼至巅峰的铎长老,此等凶威,同境界谁敢抵挡?

随着明先生逃离,其他神气宗强者也第一时间向着外边冲去。

“呼呼呼呼!!!”

徐秋倒想斩草除根,可惜他现在的状态很差,胸膛剧烈起伏,犹如鼓风机一般,眼眸中布满疲惫。

鬼法施展,很伤神,尤其是徐秋多次强行施展过强手段,其精气神已经达到了极限。

吐出一口浊气,徐秋抬头看着上方屋顶大窟窿,只见两轮玄光好似皓月,又如同骄阳,不断碰撞,那可怖的气机扩散四方。但,此战又好似在另一方世界。

“外域战场!”

当武者修炼到一定境界,其爆发出来的威能便可以开辟出外域战场。

视线一转,徐秋看向会议厅外,眼眸中流窜森冷的光芒,一步步向着外边走去。

若不是来此之前,他在虎尾山附近布下阵法,也无法顺利施展五鬼抬轿,很可能会死在铎长老的掌下。

“弱小是原罪……”

“只要能够变强,我愿化魔、变妖、成为鬼中至鬼……”

徐秋每一步跨出,其身上的气机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他走到会议厅门口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黝黑的森森鬼气笼罩,只有那一双散发着无尽幽芒的眼眸暴露在外。

“以我之血……”

判官笔被徐秋掷向高空,其右手掌的掌纹忽然崩裂,殷红地鲜血喷洒而出。

笔尖沾血,虚空画纹。

“凝聚……”

“修罗鬼蜮……”

阴风呼啸!

天色昏暗!

“呜呜呜呜!!!”

那一阵阵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哭泣声响起,配合那卷卷阴风,让人心生寒意,仿佛置身于寒冰大地。

“凝!!!”

一声叱喝,徐秋猛地跨前一步,沾着血液的判官笔在高空划出一道道血红色的纹路,化为天罗地网,向着整座虎尾山蔓延去。

“该死的,这孽障到底是什么怪物?”

“他、他要做什么?”

“快跑!!!”

看着从天而降的血色纹路,虎尾山上所有武者都向着山下跑去。

一道道身影冲出虎尾山,可更多的武者却被困其中。

“啊!!!”

一位奔跑中的炼体境武者,忽然惨叫一声,一道血色纹路落在他肩膀上。

顿时,此人暴露在外的肌肤好似被硫酸泼到,泛起恶心的血泡,旋即炸裂。

呜呜鬼泣声越来越尖锐,虎尾山上空的光线彻底被黝黑遮盖。

虎尾山之巅,徐秋站在会议厅门口,他感觉体内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笼罩他周身的森森鬼气忽然内敛,在他肌肤表面浮现一个个透露着神秘玄奥的符纹。

钟馗乃地府判官,是神、是魔、是鬼,判阴阳,掌生死,吞厉鬼。

现如今,徐秋继承了百分之一的能力,自然也会被钟馗的某种特性影响。

“嗡嗡嗡!!!”

突兀地,徐秋背后浮现一个大大的‘卍’字。

之前徐秋服用了八臂罗汉凝炼出的佛液,虽然已经被炼化,可却没有真正的与他身体同化。

此刻,在感受到徐秋的异变,这佛液残余之力幻化‘卍’字,想要将其镇压。

徐秋慢慢地扭头,盯着散发着神圣气机的金灿灿‘卍’字,忽然笑了起来,“我、也是佛……”

单手结出莲花印,徐秋脸上的笑容透露出无边的祥和。

天地无极判令法!

可判阴魂生死,更是蕴含佛门奥义的大智大圣心法,玄奥非凡。

“嗡!”

感受到徐秋的气息变化,那金灿灿的‘卍’字忽然融化,印在他的眉心。

“天、地、人、神、鬼、佛、妖、魔、灵、仙……正邪皆在一念间,鬼可从善,佛也可以为恶……”

“功法不存在善恶……”

“所以……”

“给我聚!”

“轰!!!”

笼罩虎尾山上空的黑暗忽然犹如瀑布一般垂落而下,还在虎尾山上的所有生灵,在这一刻全部归墟,化为业障缠身的阴魂。

“吞!”

徐秋猛地跨前一步,大嘴一张。

神魂饕鬄功。

天下阴魂,皆可吞,皆可食!

虎尾山四方,那些逃离的神气宗武者,一个个面带骇然与惊恐,盯着忽然悄无声息的虎尾山。

“那、那孽障、杀、杀了所有人?”

“咕噜!”

有人咽了咽喉咙中的口水,声音颤抖,“以万千生灵魂魄为养分,凝炼本域……此法,当真是歹毒狠辣。”

“快跑吧!”

随着一声惊呼响起,还在愣神的众人,一个个恨不得多长两条腿,向着更远处跑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