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何为剑圣?

你要杀我,那我便跟你不死不休,便是死,也要咬下你一块肉!

徐秋眼眸中流窜凶光,盯着高空面带微笑的丁浩。

迎上徐秋凶戾的目光,丁浩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眼眸中浮现戏虐,“你好似很不服气?”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我不是蝼蚁!”

“这话很有道理。”

丁浩脸上的笑意陡然消失,“可蝼蚁就是蝼蚁,想要翻天,痴人做梦!!!”

“死!!!”

“独孤剑!!!”

小世界外,数位神道境强者围在阵法外边,看着阵法之中空间犹如掉碎在地般的空间,一个个眼神复杂。

在他们看来,杜峰一旦融合了造化丹之力,那么,他们这些坤兴王朝境内的势力,肯定要被吞并。

“嗡!!!”

蓦然!

在场所有人都豁然扭头,向着后方看去。

“那是?”

“好可怖的剑意?”

“此人不是我坤兴王朝武者!”

“呲啦!!!”

就好似布匹被撕裂,一道玄光自远方呼啸而至,所过之地,空间被撕裂,化为黝黑的混沌,更为可怖的是那股散发出来的磅礴剑意。

剑意玄之又玄,让人好似看到前世今生,沉迷不可自拔。

“轰!!!”

就在诸多神道境霸主失神的刹那,阵法崩塌。

“噗噗噗!!!”

八位布阵的神道境霸主皆吐血,一个个面露骇然,方才那股剑意太可怕了,仅仅余威,就让他们有种无法抵挡,面临死亡的感觉。

小世界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剑意,轰然崩塌。

丁浩豁然抬头,盯着从天而降的玄光剑芒,那双金灿灿的眼眸中涌动着滚滚嗜血,一蓬蓬黝黑的尸气化为天罗地网,覆盖方圆数十里。

“那是?”

“小世界内怎么会有如此浩瀚无边的尸气?”

“杜峰呢?怎么没有他的气机?”

“出事了,肯定是出事了!”

一剑洞穿小世界,独孤剑孤傲的身影出现在徐秋身边。

“主上!”

看着徐秋脸色煞白,体内气息混乱,独孤剑那‘死人脸’上第一次浮现怒意,一股股磅礴的元力涌入徐秋体内,帮其驱散残留尸气。

“你是谁?”丁浩盯着气息内敛,可剑意浩瀚的独孤剑。

“杀!!!”

没有多余的话语,独孤剑忽然抬手。

此剑!

绝世!

“剑二十四!!!”

风云世界中,剑圣独孤剑以残躯施展剑二十三,要不是楚楚触碰他的身躯,以他灵魂之剑定然能够斩杀雄霸。

此刻,独孤剑施展出比剑二十三更强的一剑。

一剑出,天地寂静!

丁浩脸上布满惊悚,他感觉自己好似陷入了泥潭,四方的一切都变得缓慢无边。

“影响了空间?这是空间之剑?你区区神道境剑修,怎么可能领悟此等剑意?”

“不!!!”

陡然!

丁浩惊恐大喊,他那暴露在外的肌肤慢慢地褶皱,脸上也浮现了皱纹。

僵尸,不死不灭,不属三界,不在五行之中,寿元无尽。

以他僵王之躯,即便活上万年,也是轻轻松松。

可现在,丁浩感觉时间在飞速流失,自己好似度过了千年、万年、数十万年。

这一剑的威能,徐秋感受不到。

但,他看着突然变得苍老无比,身子一寸寸虚化的丁浩,突然脸色微变。

以独孤剑神道九重的境界,如何能够支撑如此绝天动地的一剑?

剑过!

人灭!

永恒疆域黄泉路判官丁浩,身死道消。

独孤剑站在徐秋身边,好似不曾移动过,可他脸色苍白如纸,眼眸之中更是泛起寂灭之色。

“如何?”徐秋神色凝重的盯着独孤剑,若他有事,自己根本无法离开。

“还可一战!”

独孤剑深吸一口气,将徐秋背在肩膀上,缓缓的抬头。

一道道气机磅礴浩瀚的身影不断浮现。

所有神道境霸主都目露骇然,盯着气息内敛,脸色苍白的独孤剑。

刚才那一剑的余威,让他们心生无力,此时此刻,即便看出独孤剑是强末之弓,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嗡!”

陡然,独孤剑对着丁浩湮灭之地一招手,一缕乳白色的液体向着他手心落去。

被丁浩提炼出来的造化丹之血,不足十分之一。

“走!”

趴在独孤剑背上的徐秋缓缓抬头,看着高空屹立的一道道身影,声音略显沙哑,“谁若第一个出手,必杀之……”

“是!”

答应一声,独孤剑一个箭步跨出,向着远方呼啸而去。

高空那群神道境霸主面面相觑,他们自然能够感受到那一缕乳白色液体的不凡,可,独孤剑一剑灭杀丁浩的威势太强了,使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鬼知道对方还能不能斩出刚才那般的一剑。修炼到如此境界,都惜命的很,谁会愿意去冒险?

“此人剑术通圣,刚才那一剑,怕是堪比封圣者大能全力一击!”

“北域之地浩瀚无边,除了三大无上势力,竟然还有如此绝世神道存在,当属不易。”

“走吧!”

“哎!”

杜坤气机消失,怕是凶多吉少。

这些坤兴王朝境内的各大势力之主,回去后肯定会有所谋划,不愿在此多待。

再者,他们一大群神道境霸主,竟然被一位神道境剑修余威震慑,也没脸继续待着。

何为剑圣?

此般便是剑圣。

同境界杀敌,只用一剑。

一剑之后,神魔辟易,余威镇世。

小世界崩裂,除了杜峰、杜坤还有几个倒霉鬼,其他人倒是没怎么受伤,直接被各种气机震慑给震晕。

杜衡晃动着自己的脑袋,迷迷糊糊的看着旁边的魁梧身影。

“父王!”

“安心休息!”杜鳌刚毅的脸上露出一抹柔笑,轻轻拍了拍杜衡的手背。

“嗯!”杜衡点点头,看着起身离去的杜鳌背影,很想问问跟自己一同进入小世界的徐秋,现在如何?那枚造化丹又落入何人之手?

“卧槽!”

正准备闭眼休息的杜衡,突然惊叫一声,看着贴在天花板上的身影,“你怎么在这里?”

“嘭!!!”

贴在天花板上的徐秋重重的跌落倒杜衡身边,双眸血红,“给我找一些疗伤药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