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状若疯魔!

“总算回来了!”

看着远处的城池,徐秋长吐一口气,旋即大步向着城门口走去。

“是徐家次子徐秋!”

“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

“可惜了……”

刚走进北城,徐秋就忍不住剑眉一挑,四周行人一个个目光怪异的盯着他,并且低声嘀咕。

“咻!”

眼皮一抬,徐秋向着徐家方向看去,其身影忽然消失在原地。

“卧槽,徐秋不是才炼体二重嘛?为什么他刚才的速度会那么快?”

“活见鬼了吧?”

徐家大院门口,人潮拥挤,数百北城居民围在那里。

“徐三小姐心地善良,没想到会遭此劫!”

“少说几句吧,我听说这次为难徐家的,是宜城的城主。”

蓦然!

围在大门口的数百北城居民,皆感觉浑身一冷,一个个不由自主的向着冷意席卷而来的后方看去。

“是徐秋?”

“他怎么回来了?”

此刻,徐秋寒着个脸,眼眸中流窜森然的光芒,一步步向着大院内走去,两侧围观居民不由自主的退让。

看着徐秋一步步走进大院,围观的不少居民都忍不住摇头。

客厅里边,刘申脸上带着狰狞,扫视着众人,一卷卷令人毛骨悚然的煞气,自他体内翻滚而出,使得在场所有人都有种窒息的感觉。

“哒哒哒!”

陡然,一阵沉稳的脚步声自外边响起。

刘申抬眼向着客厅外看去,只见一位青年穿着白色运动服,身材略显消瘦,面容俊朗,剑眉浓密,那双星眸犹如深潭,好似将四方的光明都吞没。

徐秋?

在场所有人都脸色微变,他们没想到失踪的徐秋,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被人束缚住的徐鹤直愣愣盯着徐秋,眼眸中布满担忧。

“徐秋!”

盯着一步步走上前来的徐秋,刘申无声地笑了起来,徐家上下的资料,他都了解过,自然认得眼前这徐家次子。

徐秋脚步一滞,看着跪在棺材旁边,背对着自己的徐柔,双拳一点点紧握,眼眸中的寒意更加冷冽。

“呵呵……”

感受着徐秋那即将爆发的怒火,刘申脸上的笑容越加灿烂,凶眸中血光流窜,右手忽然抬起。

顿时,被束缚的徐鹤与徐泽,感觉堵在喉咙的元力消失了。

“徐秋,谁让你回来的?快走,赶快走!”徐鹤双眸欲裂,对着面色如冰的徐秋大喊大叫。

徐泽则目光呆滞,愣愣地看着跪在棺材旁边的徐柔,声音颤抖,“小妹,是大哥对不起你,都是大哥害了你……”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刘申心中怒火却越来越盛,转身一步步走到棺材旁边,抚摸着用上等木料打造的棺材,森森然的开口,“一家人本应该团团圆圆……可,为什么我刘申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死的为什么是我儿?你们……都要陪葬…”

“唰!”

声音还未落下,刘申的右手成爪,向着跪在旁边的徐柔天灵盖抓去。

“嗯?”

突兀地,刘申猛地抬头,盯着忽然出现在身边的徐秋,“怎么可能?”

徐秋面色如铁,右手扣住刘申的右手腕,低着头,看着娇躯微微颤抖的徐柔,“小妹,二哥说过,会保护你的……闭上眼睛!”

听到徐秋平和的声音,徐柔感觉心中害怕消散许多,长长地睫毛微微颤抖,慢慢地闭上眼睛。

“啊!!!”

在徐柔闭上眼睛的刹那,刘申痛苦喊叫,他的手腕被徐秋硬生生的折断。

森森白骨暴露在外,殷红地鲜血喷洒而出。

“嘶!!”

“这、这……”

客厅里其他人一个个面露骇然,他们无法想象,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很‘废物’的徐秋,居然轻而易举的折断刘申的手腕。

要知道,刘申可是锻神境强者。

徐鹤呆呆地看着徐秋,好似不认识他。

徐秋慢慢地抬头,那双眼眸中仿佛有森冷的地狱之火在燃烧。

“你到底是谁?”

刘申脸色煞白,冷汗淋漓,急速后退。

“你要去哪儿?”

徐秋声音冰冷,仿佛是来自地府的夺命之音。

“咻!”

刘申浑身鸡皮疙瘩都竖立起来,一股凉意自脚底板直冲天灵盖,看着突兀出现在眼前一尺的面容。

“啪!”

“咔嚓!!!”

“啊!!!”

惨叫声再次响起。

刘申的右手彻底被折断。

徐秋捏着对方的右手掌,“谁给你的勇气,让你伤害我的小妹?”

“不,不要……”

刘申一脸痛苦的跌倒在地,看着居高临下,注视着自己的徐秋,“放过我……我的宜城之主,是得到联邦承认的管理者,你不能杀我……”

徐秋一点点的俯下身子,被他捏着的右手掌鲜血滴落,“你不是说,一家人就要团团圆圆嘛?”

“不……”

“噗!!!”

在场众人全都脸色大变,甚至有人身子颤抖,挪开目光。

徐秋直接将刘申的右手掌刺入他的眼眶,就好似他眼睛里边长出一只手掌,令人毛骨悚然。

刘申痛苦的在地上翻滚。

可,徐秋神色如常,右脚慢慢地抬起,旋即狠狠地落下。

“咔嚓!!!”

“啊!!”

右脚一次次抬起,又一次次落下。

刘申的四肢全部被踩断,就好似蠕虫一样瘫倒在地,殷红地鲜血汩汩外溢,使得客厅里边充斥着呛鼻的血腥味。

“啪!!!”

弯下腰,一把抓住刘申的头发,徐秋转身向着那口棺材走去。

刘平阳已经尸骨无存,这棺材内放置的,只是他平日里的衣物。

“嘭!”

反手一甩,棺材盖被掀开。

“这口棺材,你们父子共用!”

扯着刘申的头发,徐秋将其丢入棺材之中,那掀飞的棺材盖被元力包裹,从空而降。

“嘭!”

随着棺材盖合上,在场众人都心头一跳,一个个口干舌燥,目露惊惧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徐秋。

徐泽好似不认识自己这‘亲弟弟’,眼眸中充斥着复杂的光芒。

“诸位,这场戏,好看嘛?”徐秋扫视众人,但凡被他目光扫到之人,皆慌忙低下头。

不等众人开口,徐秋淡淡地开口道,“我不想有宜城之人活着离开北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