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与八臂罗汉的交易!

阴风呼啸,鬼泣连绵。

徐秋御鬼而行,那滚滚阴魂,使得四方温度都下降许多。

旁人若是自远处望来,自当以为是有鬼物出世。

但,若有高人细细观察,却能够发现,徐秋暴露在外的肌肤泛着淡淡的金芒,隐约之间,还有阵阵梵音响起,替那缭绕四方的阴魂超度。

阴魂无灵,浑浑噩噩。

但,在被徐秋超度的那一刻,也会诞生一种本能,回馈一丝精纯能量。

其后则是双肩扛着雷京与无刀道人尸体的独孤剑,只见他缩地成寸,紧跟在徐秋后方三米,气机内敛,更不曾有丝毫剑意外溢。

“阿弥陀佛!”

陡然,徐秋剑眉一挑,止步看着突然出现在前方的八臂罗汉。

八臂罗汉赤云依然半个膀子光在外边,单手竖立,脸上带着亲和的笑容,让人心生亲切。

赤云目光灼灼的打量着徐秋,续而看向其后的独孤剑,眼中不由得泛起一抹错愕。

“见过大师!”

徐秋对八臂罗汉倒是没有什么恶感,之前对方与雷京交手,还特意将他扫出战斗波及之地,也算得上慈悲为怀。

“施主,可否将雷京遗体交予贫僧!”

赤云倒也直接。

“好!”

徐秋笑了笑,扭头看向独孤剑,道:“将尸体都交给大师。”

“是!”

答应一声,独孤剑肩膀一抖,两具尸体稳稳地向着赤云落去。

赤云眼眸中泛起一抹好奇,元力外溢,接住两具尸体,忍不住问道,“施主,为何如此轻易答应贫僧?”

徐秋嘴角带着笑意,也没有说什么虚话,道:“古佛舍利在雷京的本源空间,我拿不出来,留着自然没有用。现在我将雷京尸体交给大师,那么,大师也算是欠我一个人情吧?”

“阿弥陀佛!”

赤云苦笑着摇了摇头,竖起的右手忽然摇摆了起来,一个金灿灿的‘卍’字,向着徐秋飘落去。

“今后施主若用得到贫僧,可打破此佛文。”

“多谢大师!”

徐秋一抬手,让金灿灿‘卍’字佛文印入右手背。

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徐秋,赤云右手缓缓抬起,一团金芒凝聚,“此乃贫僧凝聚多年的佛液,有着洗经伐毛之效,对施主应该有点用。”

“大师太客气了!”

徐秋眼睛一亮,他虽然突破到了先天无暇境,也继承了钟馗百分之一能力。但,他的修炼天赋依然很差,并没有多大改变。

现在有了八臂罗汉赠予的佛液,倒是能够帮他蜕变差劲的修炼根骨。

“善哉、善哉……”

无刀道人与雷京的尸体凭空消失,八臂罗汉虚空跨步,瞬息之间没入虚空。

两具尸体的本源空间内,肯定有不少值钱的宝贝,可徐秋没能耐打开他们的本源空间。现在能够得到赤云的人情,还获得佛液,也算是不亏。

想了想,徐秋直接原地盘膝而坐,大嘴一张,将金灿灿的佛液吞入腹中。

顿时,徐秋感觉自己好似躺倒温泉之中,浑身暖洋洋的,一股暖流在奇经八脉涌动,扩张着经脉……

沉默寡言的独孤剑,就这么静静的候在徐秋身边,一道道无影无形的剑芒融入四方,若有人胆敢靠近,必定会被万千剑芒察觉。

修炼无岁月。

待徐秋睁眼,已经是三天后。

“咔嚓嚓!”

随着徐秋起身,他浑身骨骼发出犹如炒豆般的声响。

“境界虽然没有突破,可元力却精纯了许多。经脉被扩张,我的爆发力也起码增强了三成。不愧是被八臂罗汉凝聚多年的佛液,名不虚传!”

佛液的凝聚,说起来很简单,就是让佛力去洗礼本源元力。

但,又有多少佛门高手,愿意耗费佛力,浪费本源元力去凝炼佛液?

“走吧!”

伸展一下双臂,徐秋神清气爽的向着北城方向掠射而去。

与此同时,北城大多数势力首脑都聚集在徐家。

徐家客厅挤满人,所有人都神色怪异。

一口棺材放置在客厅正前方,其上是一个用红色书写的‘喜’字。

棺材旁边,徐柔穿着大红嫁衣,双膝跪地,面容更是消瘦,目光呆滞的望着前方。

整整三天,徐柔一直跪在棺材旁边。

不是她不想起身,而是被人束缚。

“今日是我儿头七,也是我儿的洞房花烛夜!”

刘申穿着黑色晚礼服走进客厅,在其后则是被人架着的徐鹤。

看着跪在棺材旁边的徐柔,徐鹤双眸欲裂,牙齿咬唇。

走到徐柔旁边,刘申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我的好儿媳,这三天辛苦你了,我儿泉下有知,定然非常满意。”

“诸位,你们觉得此女配不配得上我儿?”刘申一抬头,向着客厅众人扫视去,眼眸中布满侵略性,好似有人胆敢说一个‘不配’,就会暴起杀人。

“配,当然配!”

“对对对,徐柔与令公子,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金童玉女!”

“恭喜刘城主喜迎佳媳!”

众人心思各异,可脸上全部带着献媚的笑容。

“配?”

刘申脸上笑容陡然消失,冷冰冰的盯着第一个开口说话之人,“如此克夫女人,怎么配得上我儿子?你是不是眼瞎?”

啥?

那被刘申森然目光盯着的中年人笑容僵硬,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既然你这么眼瞎,留着眼珠子也没用!”

“不……”

“噗!!!”

刘申的身影犹如鬼魅,突然出现在中年人身边。

客厅众人都没看清楚,惨叫声便响起,只见刘申双指刺入中年人眼眶,硬生生的将对方眼珠子挖了出来。

“啊!!!”

中年人捂住双眼,痛苦的在地上翻滚。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面带不安的看着捏爆一双眼珠子,面露狞笑的刘申,“你们说,此女配不配得上我儿?”

众人面面相觑。

这时候,谁还敢说话?

“都不说话?是觉得此女配不上我儿嘛?”

刘申脸上的笑容越加狰狞,“既然你们觉得此女配不上我儿,那么,你们为什么还要来参加我儿的婚礼?你们是来看我儿的笑话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