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刘家的霸道!

起身耸了耸肩膀,徐秋对着独孤剑,道:“背起来吧!”

“是!”

独孤剑一手一个,将无刀道人与雷京的尸体甩到肩膀上,然后站在徐秋跟前。

扫了一眼沉默寡言的独孤剑,徐秋摇摇头,双手背在后边,继续向着北城赶去。

青龙学院大院主嫡长孙被杀,四灵学院老师魏松,还有刘平阳被杀,这都是大事。

现如今,整座北城只有他徐秋失踪,就算是傻子,也会感觉不对劲。

万一,四灵学院来人,百分百不会放过徐家。

所以,徐秋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北城。

……

北城!

经历紫金棺材封城,不少居民都搬家,前往附近的城邦。

只不过,他们皆不记得到底是什么原因,致使北城被封。

徐家客厅,徐鹤脸上带着谦卑之色,其主位也被一位穿着中山装壮汉坐着。

童鸣面带微笑,看着坐在下侧左边的徐鹤,道:“徐家主,徐泽天赋不错,修炼也很努力,过不了几年,应该就能够突破到锻神境。”

“都是四灵学院诸位老师教导有方!”徐鹤连忙接口道。

童鸣呵呵一笑,道:“徐家主,我多问一句,魏松老师与刘平阳到底因何而死?”

徐鹤脸上笑容一僵,苦笑道,“童老师,这事情都怪我。若不是我向徐泽求援,魏松老师跟刘平阳也不会来北城,更不会被害。”

童鸣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听这些解释。

“刘平阳是被神秘人所杀,至于魏老师……大概也是被那位神秘人所害。”

“呵呵!”

童鸣低声笑笑,刘平阳被杀经过,他已经了解。正因为如此,他才忍不住一而再询问徐鹤。

刘平阳曾得到一套秘法,可借用阴魔鼎炉,提升修炼根骨。

所以,童鸣肯定,刘平阳大晚上出现在徐柔房间,肯定是不安好心。而那神秘人很可能与徐家有关系,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的出现在徐柔房间,还杀死了刘平阳。

“听闻贵府二公子失踪了?”童鸣问道。

徐鹤眼中泛起一抹担忧,道:“最近北城大乱,可能犬子惹到了不该惹的强者……”

童鸣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椅扶手,刘平阳被杀,他不在乎。

但,四灵学院的老师,不能平白无故被杀。

童鸣眼皮一抬,看向徐鹤,淡淡地说道,“魏老师与刘平阳被杀,虽然与你徐家无关。但,你们也应该承担一些责任。”

“是是是!”徐鹤连忙答应,道:“我已经准备三十万城邦币……”

“嘭!!!”

就在这时候,客厅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徐鹤浓眉一挑,在北城,可没什么人敢在徐家如此无礼。

瞧着气势汹汹走进客厅的身影,坐在主位的童鸣忍不住微微摇头,脸上泛起无奈。

“你是?”

徐鹤皱着眉头,看着走进客厅的陌生人。

“哼!”

来者穿着深黑色西装,面容刚毅,虎眸中带着凶光,直视着徐鹤,“我叫刘申!”

刘申?

“不认识我?”刘申咧嘴一笑,“我是刘平阳的爹!”

“嘭!”

不等徐鹤开口,刘申跨前一步,直接将徐鹤拍回座椅上,旋即向着起身的童鸣走去,眼神凶戾。

“刘兄……”

“滚!”

童鸣脸色瞬间难看,可张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苦笑着走到一侧。

刘申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到主位,眼中凶光越来越盛,盯着坐立不安的徐鹤,“我儿子死在你家,你打算用三十万城邦币打发我?”

“刘兄,我……”

“你有资格称呼我刘兄?”刘申身子微微上前倾斜,就这么冷冰冰的盯着徐鹤,直到对方面露怒意,才森森开口道,“一千万,我要一千万城邦币。”

“不可能!”徐鹤当场拒绝。

就算变卖了整座徐家,也凑不足一千万城邦币。

“不可能?”

刘申忽然笑了起来,笑得徐鹤心里瘆得慌。

“那么……”刘申脸上笑容突兀地消失,停顿一下,面带凶戾,“那么,我要你独女,嫁给我儿子。”

徐鹤心中升起不祥预感,问道,“不知道阁下有几位公子?”

“我只有刘平阳这么一位独子。”

“你…你…”

徐鹤豁然起身,抬着手,指着刘申,气得浑身哆嗦,“你要让小女陪葬?”

“不是陪葬,而是冥婚!”

“放肆!”

徐鹤再也无法忍受,怒视着刘申,“我念在你儿子死在我徐家,所以愿意给予补偿。可你要是胡搅蛮缠,我徐家也不会客气。来人,送客!”

“砰砰砰!!!”

一阵拳打脚踢的碰撞声自门外响起。

“爸、救我……”

“小柔!”

听着门外响起的呼救声,徐鹤身子一转,疾步跑去。

与此同时,刘申也跟着起身,扭头看向童鸣,“你不要以为成了四灵学院的老师,我就奈何不了你。童鸣,你欠我刘家的债,没有那么容易偿还。平阳的死,你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迎上刘申那双布满血丝,充斥着暴戾光芒的双眸,童鸣心中一抖。

“哼!”

冷声一声,刘申大步向着外边走去。

此刻,客厅外边,十多位徐家武者,被人按倒在地。

徐鹤刚刚跑出客厅,就被一位老者扣住肩膀。

盯着远处的一幕,徐鹤双眸欲裂,只见徐柔被人戴上凤冠,穿上嫁衣,绝美的脸蛋上布满惊恐,小声抽泣着,那双宛若皓月般的清澈凤眸中布满令人怜惜的色彩。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徐鹤怒吼着。

刘申刚好走出客厅,看也没看徐鹤一眼,冷声道,“我就是欺人太甚,你们能耐我何?”

“把这院子装扮一番,头七之日,便是我儿洞房花烛夜!”

言罢,刘申龙行虎步的向着外边走去。

“童老师……”

被人按在地上的徐泽,双眸欲裂,眼眸中布满悲愤,看向走出客厅的童鸣。

可,童鸣好似没有听到徐泽的呼唤,大步向着刘申离去方向走去。

这一刻,童鸣心如死灰。

“砰砰砰砰!!!”

与此同时,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响起,引得北城不少势力,派人前来徐家查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