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你们的好奇心为毛这么强?

许继脸色难看的盯着站在阁楼顶部的迷心老鬼,咬着牙,道:“迷心老鬼,圣鬼宗到底怎么回事?他们的人呢?”

迷心老鬼那双狭长的眼眸中流转着异光,事实上,他也不清楚圣鬼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之所以来圣鬼宗,是因为恒庆老鬼等人的命珠破碎。

瞥了一眼脸色难看的许继,迷心老鬼双臂一展,犹如蝙蝠,向着不远处的圣鬼洞呼啸而去。

许继脸色微变,却也没有阻拦,实在是那圣鬼洞处处透露着诡异。

“该死!”

见迷心老鬼在进入圣鬼洞前,还顺手摘掉俩位先天无暇境武者的心脏,许继越加抓狂。

另一边,徐秋瞧着迷心老鬼进入圣鬼洞,不由得眼睛一眯,圣鬼洞内的机械鬼族肯定出了大问题,要不然,之前大院主与剑阁之主进入其中,必定不会悄无声息。

“哎!”

陡然,徐秋低声一叹,脸上露出一抹无奈,自言自语,“你们的好奇心为什么那么重呢?”

三大势力联手围攻圣鬼宗,为的是什么?

为的是圣鬼宗数百年存储下来的资源,为的是扩张势力范围。

眼下,圣鬼宗所有武者都消失殆尽,那么,你们大可轻轻松松拿走圣鬼宗所有基业,为嘛还要去圣鬼洞?

耸耸肩,徐秋拿了张板凳,直接坐在窗口,双手放置在窗沿,下巴顶在手臂上,瞧着远处许继等人。

时间一点点过去。

许继脸上的不安之色更加强烈,其他神道境霸主也是如此。

大院主、剑阁之主、迷心老鬼都是一等一的神道境极限霸主,可眼下,他们三人进入圣鬼洞,就好似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六院主深吸一口气,眼眸中流窜精湛的光芒,“许帮主,我等也进入此洞吧。不过,我们需要一个个进去,间隔不能超过十米,一旦遇到危险,也可第一时间出手救援。”

“好!”许继点点头。

事实上,许继并不想进入圣鬼洞,他巴不得马上离开这鬼地方,可眼下的情况,已经让他身不由己,不可能转身离去。到时候,若是大院主跟剑阁之主安然归来,肯定会找他麻烦。

再者,六院主的建议也不错,一个个进入其中,间隔不超过十米,即便遇到危险,也能够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很快,第一位神道境霸主向着圣鬼洞走去,其后则是六院主。

一个个神道境霸主不断进入圣鬼宗,最终轮到了许继。

许继脸色难看,扭头看向数百位先天无暇境武者,道:“你们跟在后边,不要脱节。”

“是!”

瞧着越来越多的武者进入圣鬼宗,徐秋慢慢地起身,眉宇间带着一丝疑惑,“这圣鬼洞内到底是什么情况?进入那么多武者,竟然没有一点儿动静?”

看着远处最后一位先天无暇境武者也跟着进入圣鬼洞,徐秋右脚一蹬,跃出窗口,在其身后则是傅红雪。

至于独孤剑,现在还在吞纳空气中游离的灰色物质,倒也没有跟上前来。

站在圣鬼洞外边,徐秋无法看透其中,犹豫片刻,还是跨步进入其中。

刚跨入圣鬼宗,徐秋便脸色微变,体内涌动的元力被一股神秘力量侵蚀,就连丹田内的镇鬼符,也被那股神秘能量笼罩,使得镇鬼符不断震动。

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向着前边走去,徐秋周身浮现出一道道虚幻的影子,手持黝黑长鞭,朦胧的脸上浮现一双碧蓝色的眼眸,如同跳跃的鬼火。

“卧槽!”

陡然,徐秋脚步一滞,瞪大眼珠子,盯着前边身影。

那人赫然正是刚才最后走进圣鬼洞的先天无暇境武者。

此刻,对方的身子与洞壁融合,双眸涣散,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前方,其肌肤表面更是被一层灰色粘液覆盖。

让徐秋感觉恶心的是,这些灰色粘液在对方浑身毛孔穿梭,就好似蠕动的虫子。

“精气神还在,没死!”

徐秋剑眉紧锁,不敢随意出手,稍稍靠近,更加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虽然前世见识过机械鬼族的可怖,但,徐秋对于机械鬼族并不是非常了解,也搞不懂眼前这位武者是个什么情况。

慢慢地抬手,徐秋对着与洞壁融合的武者眉心画符。

一张几乎透明的符纹出现在对方眉心一寸之处,随时都会落下。

做完这一切,徐秋再次跨步,向着前边走去。

很快,徐秋又遇到一位身子与洞壁融合的武者,状态与之前那位差不多,只不过身上的灰色粘液更多。

虚空画符,一张散发着炽热的符纹悬浮在对方眉心一寸之处。

徐秋不清楚这些武者是个什么情况,但,他不得不做出一些防备。

悬在他们眉心一寸之处的符纹,便是他布置的后手,只要他一个念头,这些符纹便会落下,将这些武者点燃。

一路走来,徐秋已经遇到三十七位与洞壁融合的武者,这些武者的精气神都在,并未死去。

陡然,徐秋眼皮一抬,眼眸中闪烁一抹异光,盯着前边陡然蠕动起来的洞壁。

洞壁如水一样荡溢了起来,在徐秋的注视下,一只几乎透明的手掌向着他抓来。

随着这几乎透明的手掌出现,时间好似静止,空间也凝固了起来。

盯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几乎透明手掌,徐秋眼眸中涌动乌光,在其身后的傅红雪豁然抬头。

“不用出手!”

徐秋的声音在傅红雪耳边响起。

傅红雪还未彻底恢复,现在出手,很不划算。

九极魂法!

这几乎透明的手掌是由非常纯粹的灵魂之力凝聚,此等手段,即便是神道境霸主也难以防备。

“嗡嗡嗡!!!”

太阳穴高高隆起,一蓬玄之又玄的能量自徐秋体内溢出,在肉眼可见之下幻化为一个钩子,向着近乎透明的手掌勾去。

可没等钩子靠近,几乎透明的手掌便溃散了。

一切恢复如初。

“我明白了!”

盯着前边恢复正常的洞壁,徐秋忽然笑了起来,“是恐惧!”

“机械鬼族的修炼源泉来自生灵的恐惧,刚才随着灵魂之手的靠近,我好似忘记了恐惧,变得更加冷静……那些武者之所以精气神还在,是因为机械鬼族需要他们产生恐惧……还真是非常奇特的‘生物’,竟然以生灵的恐惧情绪为‘养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