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无法无天的小囚犯

银河帝国历73年5月39日,时间是8点两餐制第二餐的时间,还有整整200分钟就到6月份了,然而对于撑过去了这个月,哈渥克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人造天体露西缇娜的争夺战已经持续了29天了,那个事件的发生,让很多脑子里全是烂蛋白质的家伙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开始搞事情,结果越闹越大,最后把几个大头目牵扯进去后,事态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不想趟浑水的老大,一早就带着自己的人马,回舰船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现在还留在这里打打杀杀的混蛋,其实都是走不了、不能走的可怜虫……自己的棉蜂兵团,现在看起来威风八面,控制范围占据了整个星球30%的内部体积,比从前扩张了十倍不止,然而实际情况是怎么样,他自己清楚得很……

想到这里哈渥克不由得一锤桌子,结果刮到了餐盘,满盘的白色土豆泥一样的白糊糊干粮泼洒了一桌一地,让本就油腻的环境变得更加脏乱不堪。

“老大,我去给你换一盘!”一身动力服的海盗小喽喽连忙献殷勤。

一身普通牛仔夹克,硬汉气息十足的海盗头领,抬手制止了自己的手下,抓起桌子上的拇指大小的盐罐一仰脖子就往嘴巴里倒,快速结束了今天的晚餐——

从万年前开始,适应宇宙环境的新人类身体,光靠淀粉、蛋白质、脂肪、糖,低效的消化分解,已经无法满足基因改造后的身体,本质上是更换掉了线粒体,人类活动能源就十分依赖“生物高能微粒”了,而这种微粒一般混合在各种调味料里,可以理解成是纳米“发电厂”“电池”之类的东西。

换句话说,现代人类其实只用吃调味料就够了,十分效率节省了大量用餐时间……依然保持着用餐本能,仅仅是因为人类是“人类”罢了。

这些常识东西自然不在哈渥克的考虑之中,他望着环境昏暗,各种金属模组当桌子的封闭广场,在这里他兄弟们的出路才是唯一需要考虑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时,从广场一头供动力装甲出入的通道口处传来骚乱声,自己久经战场,杀人不眨眼的部下们,遇到了什么惊天洪荒野兽般,惊呼地又站又跳,推到身边之物,闪出一条通道来。

“发生了什么?出了什么事!”哈渥克站起身来大声询问道,然而接近两米的壮汉,站直了身子也看不清远处人堆里在骚乱个什么。

“老大……看不见!”喽喽跳上一武装柜垫着脚张望着。

哈渥克直接大脑mifi联网,打开保全系统页面,调取监控摄像头画面,视网膜上投影上整个广场各个角度的全息实况直播,大脑控制缩放放大视角,聚焦骚乱的源头——

一只抱着一只库拉卡的小萝莉蹦蹦颠颠地到处晃悠着,似乎在找什么人——这只小萝莉身高只有134cm一头到膝盖的乌黑长发,一对明晃晃的乌黑眼眸,穿着厚重的大裙撑哥特裙,头上缎带发卡,整个人就像只移动洋娃娃。

哈渥克暴跳如雷,一把把桌子上蹦跶着的小喽喽揪到自己面前:“怎么又跑出来了,她怎么又跑出来了!”

“老、老大……我也不知道呀!”

哈渥克也只是找个出气筒而已,吼完一嗓子,根本不听回话的把喽喽丢一旁,径直根据全息地图导航,往偌大的广场那一边走去……

白铃铃眨巴着大眼睛,在形形色色的海盗之间穿梭着,曾经有过一个倒霉蛋,觉得小萝莉可爱得不行,逗流浪猫一样逗溜出来的白铃铃,然后在他之后就没有然后了……现在大家都绕着这个小萝莉走。

再这么可爱,也都是远观而已,只有他们的头头棉蜂兵团的首领哈渥克,还敢教训这只小萝莉。

“你怎么又跑出来了!”

“……找耙耙哩……”

哈渥克大步子走到白铃铃面前,首先弯腰探头,围着她检视一圈,细小脖子上的项圈还在,这是信息屏蔽项圈,戴着这个就无法联网,跟任何设备互动,即使是超脑,一旦被套上后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了。

而普通人在无尽太空,这片空宇人造天体里是绝对无力的存在……然而面前这只小萝莉,却一次又一次从各种密闭关押场所里跑了出来,简直让人抓狂……

“谁,这一次看守是谁!”哈渥克大声询问,同时在视网膜上进行信息操作。

有围观者道:“是……是‘血腥将军’。”

“喂!血腥?!是我没错,你的犯人呢……你在看看……不,你打开房门进去看!我才不管你用十级还是八级金属焊死了一层,自己用斩舰刀劈开……人怎么没了?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人、人、人,我轰爆你全家的人都跑我面前来了!!!下次你去冲锋队!”

对着空气一通咆哮,在社交通讯里吼完自己手下,哈渥克转回身来看向白铃铃……小丫头也扑扇着一对黑宝石般的大眼睛看着自己……莫名一阵泄气,蹲下身来好声好气道。

“我说大小姐啊,我们海盗也不容易哇,你看看现在星球里打得只差没上战舰炮了,能不能有点囚犯的自觉?别到再随便跑出来了好不好哇?”

“但,你们又不告诉我耙耙在哪里哩……”

“哎哟喂……”哈渥克捂脸,站起身来满嘴苦涩:“我的亲亲大小姐哇,我都说了多少遍了,白莫邪那小子是被‘J5S组’的人抓去的,跟我们棉蜂兵团没有关系啊!”

白铃铃小嘴撅得高高的,把怀中的小兽库拉卡往上抱了抱:“还不是怪你们自己当初诬陷人哩,现在大家都难过死了哩。”

哈渥克揉揉太阳穴,看看周围弟兄们,感觉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当初以为能占到便宜来着,结果没想到J5S组横插一脚……眼前这个小萝莉是银河帝国注册的雇佣兵,能到坟场外面跟海盗做生意的雇佣兵,只要是还想混,不想上帝国通缉名单的,就不能做绝——

打不了,关不住,骂不赢,自由自在到处乱晃着,完全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不说,还不断打击着自己部队士气,思前想后突然灵光一闪:“那个白铃铃大小姐啊,你可以走了。”

白铃铃:“哩?”

“我说你可以走了,我话放这里,棉蜂兵团的人都听好了!不准挡白铃铃大小姐路!以后为难大小姐就是跟我过不去,听明白了吗!”

“哦!!!”广场上的海盗们轰然应诺,气氛热烈,欢天喜地如同打了大胜仗一样。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哈渥克硬汉方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指着所有人自觉让出来的通道:“请、请……大小姐这边走,很高兴认识你,那就不送、不送了……”

“不要哩……”

“嗯?”

“我说不要哩——”白铃铃把自己的音量提到最高,虽然依旧奶声奶气的。

“为什么!我们明明都已经放了……”

“我走了,万一耙耙过来找我,找不到怎么办哩……不能到处乱跑哩。”

哈渥克心中掀翻一万桶白糊糊:“……你明明知道白莫邪不在这里,还跟我说你是出来找爸爸的?!”

白铃铃小脑袋四周一转,东张西望:“铃铃又不知道耙耙有没有过来哩,又不让我连migi,当然要经常出来看看哩。”

我的大小姐,要是让你用了migi第二天你就是棉蜂兵团的老大了!

哈渥克直到现在虽然搞不清楚她是怎么做到的,然而可以确信,她绝对有什么方法控制设备,上一次逗猫一样逗她的倒霉蛋,从第二天开始,就仿佛变成了“电器公敌”一般,无论使用什么智能设备一律出事,去拉个屎模拟重力都失效,那个惨呀……

从此自己海盗队伍里就开始流传起个“迷信”,说什么对“圣女活遗骸”不敬就会遭报应,一辈子走霉运……之后所有人见到白铃铃都敬而远之了,结果一只小小俘虏,大摇大摆地过得比哈渥克这个首领还潇洒。

长长叹出一口气,哈渥克摆摆手让手下们各忙个的去,别再围着这里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见到人家囚犯跑出来遛弯,然后蹲下身子跟白铃铃平视:“那就随你高兴吧……这真是我这辈子做得最蠢的一桩买卖。”

吐槽完自己,站起身来又一想,还不能真就这么放着这个小祖宗不管,在自己的地盘上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最后还是自己吃不完兜着走。

“琪雅那个丫头呢?叫过来给大小姐当贴身保镖……”

始终跟在一旁的小喽喽连忙道:“琪雅小姐被关在电磁重力地牢里在……”

“谁把她关哪里的?”话出口一半,哈渥克自己就已经想起来了——

白铃铃第一次溜出来的时候,当时看守负责人就是琪雅,那会儿她在自己面发誓,她一点野都没有打,牢房是绝对100%万无一失的。

自己一怒之下,就把她给丢了进去,让她自己去试试看,是不是真的万无一失……结果还真的万无一失,音讯全无,后来事太多就把她给忘了,于是就被一直关到了现在……

最近真是被各种状况搞得焦头脑额,应该说他们家把快递送过来之后,状况就开始超出自己认识了,开始越来越无厘头。到了现在,自己不但控制不住囚犯,甚至反而还要给她安排保镖?也不知道是世界疯了,还是自己疯了。

“下令关她的是……”

“我知道……把那家伙放出来吧,安排人手给她,让她全权负责大小姐的安全,这次别再搞砸了……”

想到前途渺渺,哈渥克身心俱疲地往回走去,要回到自己的动力装甲旁边,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回一丝安全感。

海盗头子失魂落魄走掉后,白铃铃就开始自个儿在广场上逛起来,自顾自踹踹这个选色仪,踩踩那根变电线,仿佛是自家后院一样,所到之处所有人一哄而散,唯恐避之不及……

就在白铃铃化身混世小魔王的时候,这颗千层饼一样的椭圆形人造天体另一大块,J5S组控制区域内,拥有抚养权,白铃铃法律上的父亲白莫邪,正被招待在一栋豪华别墅中。

大开着的落地窗户外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清风吹拂,带来徐徐大草原气息——草原、蓝天、白云,自然是全息投影出来的立体影像而已,但覆盖方圆十公里天空范围的全息影像,在这种人造天体里,算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这象征物,自然不是能完全仿真的3D全息投影,这种随便能搞到的玩意,而是半径十公里的草地……在人造天体里什么都不做就种草,这可不是普通的土豪行为。

“小老弟,我又来啦,哈哈哈,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毕竟我也算是前前后后活了五百年,有这资格倚老卖老一把吧?”

“厄零先生,这里是你的别墅,就不用对我这么客气了啊!”白莫邪连忙起身,跟过来的老者打招呼——

这个时代里人类平均寿命为八百岁,而且还是以帝国时制来计算的,银河帝国统治着整个银河系,自然不可能再用一个普通生态行星的历法、时制来管理整个疆土,所以新的帝国时是现在银河系人类之间通行的时制。

在露西缇娜这边什么都没有的空宇之中,自然是只用帝国时制的。但去了恒星系统,他们有自己的行星周期,当地人自然也会有自己的时制——地方时制跟国家并不冲突。

医疗、生物技术极度发达的现代社会,人类肉体不但不会衰老,永葆青春,甚至可以在基因基础上进行减肥、瘦身各种美容,让自己身体长出真正的兔耳、猫尾,也就是一颗药片的事情。

所以厄零即使五百岁了,但一副年老福相,其实是他自己有意为之的……

在二楼客厅里坐下后,自律家务机器人,为两人端上香茗——所有自律机器人,无论什么外观、功能,都可以俗称为“波波球”——这是一个有上千年悠久历史的口语了。

品茶时不语,白莫邪早就摸清这位老先生的脾气了,怪讲究的,也就客随主便跟着一起转盏品茶……一时之间只有啜茶声在回荡。

良久,厄零放下茶杯,开口搭话:“关于那件事情老弟,考虑得怎么样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