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今何在
  • 焚天路
  • 洛神雨
  • 3308字
  • 2019-09-20 14:19:08

此夜,星辰漫天,无数星芒。

其间蕴含浩瀚能量,又有无数缕细微的玄妙波动,组成循律。

循律之下,又是什么?是这一生么?

生老病死,幼年到老而终。

那就是所谓命运。所谓的定理。是为循律。

在一片漆黑的世界里,在这黑暗中之中,响着咔咔之音,幽远从近,回响四方。

这声音,有些渗人。这是木门在风中吱摆之声。

狂风呼啸,一道霹雳照亮了天幕,电闪而落,划开了天空。

“轰隆隆隆!”

黑夜被闪电划开,木门摇动的更加猛烈了。随着雷电带来的短暂亮光,只能看见门外大雨连绵,却不见一丝人影。

房门是被风吹撞开来的,地上还能看见一个短断折的木栏,究竟是有多大风,能吹破这世间的枷锁?

屋外、下着连绵大雨。这雨已经连续下了九日,丝毫不见停止的迹象,一天一天渐渐增大,从最初的细雨,到现在水瀑般的大雨。街上被水淹没,几棵杨柳已经承受不住大雨的轰落,已倒在水中。

“轰隆隆!”

黑夜之中,雷霆再次响起,闪电接连划了下,于是雨滴更加大了,那风也更加猛烈了。

这间屋内摆放着一张桌子,桌上的书籍被风吹散落了一地。

屋内寂静的可怕,没有一点生气。

在这黑暗之中,一点光芒,悄悄亮起。

光芒是墨色的,如墨黏稠,却照亮了整个房间。

四周有了光,便能看到里面的景物。

光芒下,有一张木床,一具尸体横躺上面。

这具尸体还有余温,看样子死去刚过了不久。

黑暗再次袭来,光芒消散。那团墨光由明变暗、急速旋转,刹那化开。

墨光化散,如同一片小雨,洒落在这方房屋当中。

墨雨中,一轮明月冉冉升起,皓月当空。

整片墨雨中散发着点点星光,哗然散落,朝向那张木床纷纷倾去,最终落在那具尸体身上。

四方再次恢复到了宁静。屋外的风雨,也在这一刻停止了。

墨雨消散,那轮明月依旧高挂,照耀着那具尸体。

墨雨全部落在了那具尸体的身上,奇怪的是,在尸体的身上、没有一处地方沾染着水渍。

它的整个躯干,除了有些冰冷。都是十分干燥。

尸体是一位少年,他悄悄的死去,无人得知。十七八岁的年纪,短暂的一生,大好的年华,就这么结束了么?

尸体孤伶伶的躺着,被从屋外刮进的风,毫不留情的侵机着。

“呼。”

在黑暗中,有什么声音响了起来,好像是那风儿,又好像不是。

忽然间,黑暗之中伸出了一只手,探进了那轮明月之中。

那只手是尸体的,只是刹那,那只手又落了下去,起一声重响。

那散去的墨光,再次亮起。重新照射在那具尸体身上。

不一样的是,那具尸体的胸膛开始有了起伏,从缓到快,逐渐平复。

这具尸体,有了呼吸。是起死回生?

“夜观月照!”一道空灵之声,在床上的少年脑海中凭现,轰轰回荡!

过了许久,在星光尽数落下去时,那道空灵之声消失不见,那人的左手一抖,探了出来,接着又恢复平静。

墨光随之散去,渐渐收敛变回原样掉落在床前。

乌云退散,一道光芒破开黑暗,落了下来!

大雨停了,阳光自然而落。黑暗并不是只有夜晚才能带来。

少年闻到一股极为好闻的味道,淡淡的月季花香,又夹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他睁开眼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间古香古色的床,暗红的床帘,席卷而下,被单绣着金丝麒麟图案。

“这里是哪?”

透过木窗,可以看到一轮明月高挂夜空当中,向着虚空里输运着星芒,给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这里是地府?”

少年缓缓起身,身上传来的剧痛,让他觉得还活着。

他看了一眼四周,缓缓邹起眉头,陷入了思绪。

少年记得自己是在华夏国浙海市百慕大楼,不幸摔落,在听到从自己体内响起的巨响,便陷入了无限黑暗之中。

此刻,又为何会在这里?又为何会还活着?

少年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睡袍,不由一愣。

这件睡袍,样式很古老,就像几百年前的古服。

他又看到了腰间的长发,再次一愣,目光又落在了不远处被风打落在地上的铜镜。

镜子之中,那是一张很精致的脸。少年从未看到过如此漂亮的人。

公子如玉,世上无双。说的就是这样的脸。

少年看着这张脸,疑惑更加浓了。因为这一张脸,并不是属于他的。

就在这时,他的脑袋像是撕裂了开来,剧痛袭身,各种信息纷沓而来,涌入脑海里!

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中滚落,直至过了许久,那痛意才散去。

骇然之意,清显在他的脸上,有些不可思议,更多的还是迷茫。

他……竟然借体重生了,而让人惊骇的是,这身体的主人名字跟他一样。但有所不同的是,身体的主人叫楚成。

而他的名字叫楚程。

身体的主人,也就是楚成。他的未婚妻跟国师弟子暗地私会,被他偶然撞到,愤怒之下冲上前扇了那女子一掌、他更是当场直言要毁去这场婚约。

这一巴掌,让那国师的弟子发怒,当场将楚成打成重伤。

只是三拳,便让楚成吐血昏迷。

昏迷之前只听得那女子的撕心裂肺的哭,还有心里悲痛。

那女子无疑是喜欢楚成的,但却是多情。

而楚成也无疑是爱那女子,否则不会有如此恨。

也幸好那里有人路过,识得他是谁,将他送回楚府。

楚成醒来之后,发现经脉被毁,成了废人,心灰意冷下,选择了绝食。

他的爷爷是黄国的开国侯。三代单传,独苗子在今日活活饿死。

然后,楚程便重生在了他的身上。

黑夜褪去,光明而来。到了第二日。

楚程抬头望了望窗外暗亮的天空,有些不安。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些茫然。

自己死了,离开了人世,与父母阴阳相隔,从此不再相见。而他又重新活了过来,不是起死回生,而是重生。用更合理的词来说,那就是穿越。

穿越一词,如此玄幻飘渺。楚程没想到竟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楚程轻声一叹,摇了摇头,开始整理脑海中的信息。

过了许久,他的呼吸声,开始急促起来。信息之中,有条信息告诉他,这个世界,叫青州大陆。

让人不可置信的是,这里的仙人存在。能开山劈地,呼风唤雨,甚至能上天入地,在他的记忆中,黄国的国师,就仙人。

“难怪楚成的爷爷尊为黄国开国侯,也不敢为他报仇。”楚程心里再次叹息了一声。

在这个世界,也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

楚程不再去想,却暗自握拳。自语道:“今日借你之身重生。他日……若是有了实力,尽可能的为你报了此仇。”

直至过了半个时辰,楚程理顺脑海中的信息,才准备起身,去屋外看看。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小侯爷,小侯爷!”屋外一道着急的声音从远逐渐拉近,急促却聆听动人。

不久,一名少女跑了进来。

这名少女身子还未长开,但那一张白皙的鹅蛋脸却让楚程惊叹了一番。特别那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让人想到了水晶。

“好俊的姑娘!”楚程眼睛一亮,不由赞叹道。

“小侯爷你又取笑我了!谁不知道我是君兰城不算最丑,也最算丑的几个之一了。”少女说完,急忙又说:“小侯爷,有大事!”

“灵儿,怎么了。”楚程从记忆里翻了翻,确定了这少女的名字,名为楚灵儿。

楚灵儿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咬着唇道:“小侯爷,尚书府的那位来了。”

“尚书府的那位?”楚程眉头皱起,在记忆中尚书府的那位,正是楚成的未婚妻。

“那位说是有话对小侯爷说,说她很爱你,不想毁去这场婚约。”楚灵儿开口,忽然注意到楚程此刻站着,不由一声惊呼,随后喜极而泣。

“是那一位小姐的到来,让小侯爷重新站起来了吗?不然静脉全毁,又如何能够站起来。那一位小姐,在小侯爷心中份量果然很重、否则也不会出现奇迹。”楚灵儿在哭泣之中,又是暗藏一些失落。

“……”

“都让我见草原了,还不想毁去这场婚约?这真的是想让楚成当个老实人啊。”楚程听言也是无语。

“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能够重新站起,或许只是庸医误诊,就算不是、我现在也是能够站起来了。”

“你带我去见那位。”楚程开口,他也想见见自己的前身,究竟爱上了何等女子,能让他夜夜牵绕心间,能让他失去活下去的信念。”

“好!灵儿这就带小侯爷过去。”楚灵儿点了点头。

“等等,楚成……不对,我的那位未婚妻长的如何?”楚程忽然停了下来,开口问道。

“若说美貌的话,那位小姐比灵儿要好看了千倍、万倍呢。甚至不能相比、一个天、一个地。小侯爷难道忘了她是我黄国的四大美人之一?”

“好看的皮囊?灵儿都已经这么好看了,比她还要好看千倍、万倍?那得多美?难怪楚成在说出那句要毁去婚约的时候,竟会如此痛惜。”

二人走出房间。楚程跟着灵儿在侯府内走着,不到十分钟就走进了客堂。

客堂内气氛有点沉重,很是压抑,武凌脸色阴沉,很是愤怒。

堂堂开国侯的唯一后脉被打人残,换作是谁也会如此。

但是随着楚程的进入,整个客堂,轰的一震。

随后整个客堂陷入了沉寂,紧接着又是一声如雷轰鸣。

楚程只觉耳中轰鸣,震的嗡嗡作响,马上用手堵住耳朵。

随后,他抬头看去,只见客堂前方正中央,坐着几座大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