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主播情绪

别的主播技术溜得飞起,骚话张口即来,吹得起牛皮,侃得起大山,老板全当亲爹供着。

而猫鱼tv最火的游戏主播情绪,他不一样,他技术溜得飞起,不说骚话也不逗比,从不露脸,也不与直播间的水友互动,更不把老板捧着。

在他的直播间里,没有差别待遇,所有水友一视同仁,不满他不‘敬业’者甚多。几乎每天直播间内,都有‘起义军’揭竿而起。

但无论水友怎么闹腾,主播情绪依旧我行我素,不以为意,凭着一手过硬的技术横扫刺激战场,火得一塌糊涂,没有人能制裁他。

众人纷纷给他贴上任性、高冷、那个不说话的男人、老公、陛下等高大上的标签。

提起情绪,在猫鱼TV看直播的网友就没有一个不知道的,众人对这个主播又爱又恨。

曾经还有一条问答,被顶上某乎头条:喜欢上一个任性又不爱说话的主播怎么办?

某乎回答:我知道,我知道,你说的是谁!情绪小哑巴是吧?当然是跪着继续舔下去呀。

由此可见,对他不满的人有多少。

对于外界给自己的评价,秦絮只想说一句:呵呵,关她什么事。

在猫鱼TV直播,只是为了还某人的人情债。本就不是当做饭碗做的,她自然不可能,像别的主播一样讨好水友,把老板当爹捧当妈哄。

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她,她感到十分意外,毕竟她既不露脸,也不和水友互动,偶尔说话也是开变声器说。

变声器她用的男声,大家都以为她是个男人,还是一个丑的不敢面对镜头的死肥宅。

对此秦絮只想哼一声:呵呵。

反正她也没打算露脸,对外界的质疑和评价,全都抱着不肯定,不否认的态度。

“絮絮,你真不打算露脸吗?你看网友都把你说成什么样了。”夏梓妍无奈地声音,从电话里传出。

秦絮拎着菜走进屋,转身带上门,换鞋往里走,神色平静,不为所动,“嘴巴长在他们身上,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他们说你丑,说你是肥宅!说你是男人唉!”

听着她满不在乎的语气,夏梓妍恨铁不成钢地吐槽。

秦絮早有预料般地将手机拿远,面色不改,“哦,肥宅就肥宅吧。”

“露脸,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我还有两个月合同就到期,不打算续约了,那些人惯不得。”

她和猫鱼TV只签了一年合同,直播九个多月,都快退圈了,还在意这些做什么?完全没必要。

“……合同看你吧,你不想续约就算了,但我们絮絮可是貌美如花的大美女,怎么能被人这么污蔑呢?”

秦絮是猫鱼TV手游专区,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的超人气技术主播。

听说她不续约,夏梓妍心中有些遗憾,但也没勉强她。秦絮会签约猫鱼TV,也只是为了还她人情,才答应出卖技术,帮她管理的公司吸引人气。

想着和自己弟弟打的赌,夏梓妍打定主意,不能让自己输,卖力地游说她改变主意:“你露脸吧,宝。”

“你开视频,绝对艳压女明星,脚踩女主播,美得无与伦比。闪瞎那些黑粉的钛合金狗眼。”

……

“行了表姐,别给我贴金了,你是不是又和夏铭那小子,打赌赌输了?”

秦絮听着她这谄媚地声音,瞬间猜出,她的小心思。

“没有……没有的事。你怎么会这么想呢?”被猜中心思的夏梓妍,脸上一热,面露心虚,立马否认了她的话。

秦絮把菜放到冰箱内,微垂下眸子,唇角轻轻扯动了一下。

见她否认这么快,秦絮更确定了心中所想,“我还不知道你,那小子是个猴精,你玩不过他的。跟他打赌,你输了多少东西出去了,还不长记性,舅都不服就服你。”

夏家共有一女一子,秉着穷养儿子富养女的准则,从小到大就没给过夏铭零花钱。

他读书读得普通学校,吃穿住行都是用最普通的,生活费还要自己出去挣,和衣食无忧、出手阔绰的夏梓妍,俨然成为鲜明对比。

为此夏铭不止一次,怀疑自己是野生。

夏铭想要改善生活,不敢向家里伸手,只能从亲姐那里,想方设法的坑。

打赌便是来钱,来得最快的途径,偏偏有人爱吃他这一套。

“帮帮忙嘛,絮絮……”

夏梓妍见自己的小心思,暴露了,也不再隐瞒,直接求她。

“这次输了什么?”

秦絮没有应下,眯了眯眼,转而问。

“去年生日,我爸给我的那辆法拉利599。”

夏梓妍声音越来越小,撒着娇,“帮我嘛,絮絮……拜托拜托!”

“……”

越玩越大,秦絮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还好不是输给别人,输给她亲弟弟也没什么。

“该,我就不掺和进去了,让你大失血一次你才知道痛,我答应你来猫鱼TV时就说了不露脸的,挂了拜拜。”

秦絮沉默半晌,拒绝帮这个忙,有一就有二,这种先例是不能开的。

嘟嘟嘟……

被亲爱的表妹无情拒绝,夏梓妍神色黯然丧着脸,手脚麻利地开始收拾行李,打算出门躲一段时间。

哪知道,她刚提着行李箱,走出房门,就看见了自己的糟心弟弟。

夏铭今年只有十八岁,但跟个蹿天猴似的,猛长成一米八五的大高个子。

此时他坏笑着堵在她门前,一只手撑在门上,宛如一坐大山屹立在那,将她的路堵死了。

“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夏铭眉梢微挑,嘴里含着根棒棒糖,手抄在衣袋里,视线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漆黑地眸子闪过一道暗芒。

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夏铭俊逸的脸庞,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看起来阴坏阴坏的。

夏梓妍面色微变,没想到他来得这么快,不想被他嘲笑,她直接将手中的行李箱,往后一推,掩饰自己的行为,一本正经地说:“公司有点事要处理,没几个月就要高考了,你不在屋里看书,出来干什么?”

闻言夏铭眉梢一挑,眸色晦暗不明,笑眯眯地看着她,“我看完了,你该不会是想逃吧?”

被他猜中心思,夏梓妍心下一恼,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红,纳闷不已。

她的心思有那么好猜吗?一个个都跟有读心术似的,把她看得透透的。

夏梓妍不想被臭弟弟看不起,昂首挺胸,正色道:“谁想逃了?你又没赢,切。”

可恶!他是不是在她门外装了监控?来得这么迅速。夏梓妍不敢去看他,傲娇地撇开头,冷哼一声。

夏铭一口咬碎嘴里的棒棒糖,把棒子扔进垃圾桶,拿出手机在她眼前晃,“不是最好,一定要愿赌服输呀,絮絮姐开直播了,但她没露脸呢。”

夏梓妍:“……”

手机屏幕怼在眼前,她想忽视都难。

砰砰砰地枪声,从手机里传出,犹如不详的信号。

看着画面中熟悉的人物形象,夏梓妍再也没法装糊涂,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口袋里拿出钥匙,用力地扣在他的大手里,咬牙切齿地冷笑:“当然……愿……赌……服……输……了!”

“我怎么可能会赖掉?呵呵,你以为我像你这么不要脸吗?”

夏铭黝黑地眸中,闪过一丝得逞地快意,像是没有听出她话中的怒气,笑嘻嘻地夸赞:“不愧是夏大款,有钱,爱打款,富有爱心,人美心善,乐于助人。”

“说话算数,信守承诺,一看就是大善人。”

夏梓妍心中郁猝,憋着一口气,不上不下,被他吹捧一番,顿时泄气了,仰头一巴掌给他脑袋拍去,笑骂他:“臭小子,赶紧滚蛋吧你,还在这得瑟,再不从我眼前消失,我就拿回来了。”

小狐狸,就知道坑她,也不知道像谁。

算了,反正她车多,开不过来,就不和他这穷逼计较了。

夏铭摸着被打的脑袋,麻溜的滚蛋,才不给她反悔的机会。

卖掉这辆二手车,他又可以买,心爱的小车车了。

这次一定要藏好,绝不给他妈毁车灭迹的机会。

……

秦絮厨艺不行,专门请了一个,做菜不错的阿姨上门做饭,放下买回来的菜,就回屋开直播补时长。

她没有像其他主播那样,在直播前有预热的习惯,通常是上游戏就立马开,这次也一样。

[情绪今天开麦吗?]

[老公今天宠我吗?]

[陛下需要人伺候吗?]

[老公嘤嘤嘤……你终于开播了,你老婆我被别的主播撩了一把,差点就出墙了,你也不管管我,过分。]

屏幕上瞬间刷出几百条弹幕,直播间的观看人数,也迅速飞涨着。

秦絮扫了一眼弹幕,秀气地眉毛轻轻一拧。弹幕虽然一闪而过,可她还是看到了,许多奇葩的言论。

想到夏梓妍对她的吐槽,秦絮抿唇,难得来了几分说话兴致,开麦啧道:“出墙后,就别回来了。”

[哑巴主播说话了,这是天要降红雨了吗?]

[这不是我认识的情绪!盗号狗?]

[老公~老公~宠我~看我鸭,我不出墙,我永远爱你,求你多说一句话!]

[嘤嘤嘤嘤……我被老公翻牌了,人家好害羞,老公我最爱你了~mua~mua~]

[我这一辈子都不出墙,我就爱你一个,大家好我是情绪的小娇妻~]

那人直接将自己的账号ID,改成了情绪的小娇妻。

[呕~]

……

弹幕瞬间刷出几百条呕吐,秦絮直播间里的水友非常活跃,彼此几乎都是认识的。这声呕并没有讽刺意味,大家只是开个玩笑闹气氛。

小娇妻也没有放在心上,还在弹幕里哈哈,笑他们嫉妒她得宠。

秦絮眼底浮起一丝笑意,觉得这女生挺逗的,关掉麦没再说话。

即便她不说话,她的直播间依然是热闹的,根本不需要靠她说话带动气氛,这也是她不怎么开口的原因之一。

所以表姐说的不对,她说不说话,对直播影响不大。反正他们已经学会了自娱自乐,只要她技术在线,根本不需要她亲自暖场。

[你们贱不贱啊,他都不理你们,还凑上去叫他老公。还陛下,大清早亡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疾病?]

[人家端着架子,你们舔得欢,他根本就看不起你们,不把你们放在心上,你们真是贱命,贱死了,就爱当舔狗。]

随着那两条恶臭弹幕开头,密密麻麻的恶意弹幕冒了出来,一时之间直播间里,充斥着黑子的身影。

[猫鱼TV这么多好主播,偏生喜欢一个哑巴,可不就是贱?]

……

[这直播间里的人都是贱人,当舔狗当习惯了,不把自己当人看。跟中了毒似的,煞笔才喜欢这种哑巴主播。]

秦絮刚开始单排,视线落在那条骂得最难听的弹幕上,脸色顿时便沉了下来。

直接取消了游戏匹配,秦絮开麦,神色晦暗难辨,显然是动了怒,“ID巧儿妹萌萌哒,你再说一遍试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