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失魂
  • 宽城诡事
  • 湖崃
  • 3260字
  • 2022-01-10 09:48:46

李时进听那歪嘴老道问自己“你家里可藏有金银之物?”不经犹豫,连说“没有,没有,庄稼户,家里哪能有什么金银之物。”

歪嘴老道一听,李时进没说实话,摇头说道“这就难办,我断定那妖物今夜必定会折返回来,到时候勾了你一家的魂魄,就算是大罗金仙来此救你不成。我有一法子,这两日贫道暂居在弥勒山后火神庙里,夜里听闻那火神降临对着半边泥胎叹息,想来那火神庙还有些灵气,你家中若有金银财物,取出来为那火神庙中神像重塑金身,那火神定能有怜悯之心,替你除了那刺猬精。”

李时进舍不得钱财,他心想不能全信着这歪嘴老道的,我瞧他衣着华丽,也并非不是贪财之人,否则这乱世之中怎能穿着如此之好。

李时进问那老道有没有别的法子,道士你不能降了那妖物吗?

歪嘴老道说,天道自有因果,这白毛刺猬的果不在自己身上,不敢断然出手。他见李时进不信,转身便要离去,临出了门时告诉李时进,今夜如发生异样可以到弥勒山后山的火神庙找寻自己。

歪嘴老道心里另有打算,他想着不怕你不交钱才出来,等晚上时我做法勾走你的魂,不怕你不来求我,倒时别说两根金条,要你全部身家也得是我的。

晚间时李时进同我太姥姥讲起那歪嘴老道之事。

我太姥姥同李时进这么一讲,那歪嘴老道料事如神,只觉是个世外高人,嗔怪李时进为什么不听那老道的,钱财是身外之物,性命攸关,有些急了起来。

李时进叫她先不要急,那歪嘴老道嘴上说的玄玄乎乎,也未必就像他说的那般,在者说真遇到了邪事儿,不还有骆瞎子吗。

李时进这么一说,我太姥姥方才想起,怎么将那骆瞎子给忘了,关键这骆瞎子从来不会索要钱财,冲这一点就比那老道靠谱。

此时,住在弥勒山火神庙中的歪嘴老道,指尖中正捏着一挫土念念有词,这土是白天时候从李时进家门槛下取的,门前土。

歪嘴老道咬牙切齿“阳里叫你不给钱,阴里瞧你还舍不舍得!”说话间将这一挫土丢进一只巴掌大的小棺材里,叫了一声“畜生,滚过来!”

那白毛刺猬听话般的来在了老道身前,歪嘴老道从它满是伤口的身上生拔下一根刺来,疼的那刺猬“吱吱”乱叫,歪嘴老道也不理会,将那刺猬刺丢进棺材里,盖上了棺盖,掐诀念咒一翻后恶狠狠的说道“李时进!李时进!李时进你来还是不来!”

歪嘴老道接连叫了李时进三声名字,每一叫都勾走了李时进的一缕魂魄,他心想这李时进丢了魂魄后,人如朽木,只剩下一口气的躯体,不怕他家里不来人求自己。

随着歪嘴老道的叫喊,从火神庙外缓缓走来一个通透的人影,是李时进的模样,正是李时进的一缕魂魄。

那魂魄先前前是一人大小,面无表情,有些痴呆的走到歪嘴老道身前,一转身缩成拇指般大小,跳到歪嘴老道手持的那只小棺材内,缓缓躺了下去。

又等了一会,却不见李时进另外两缕魂魄。歪嘴老道又重新掐诀念咒,呼喊李时进的名字,可却还是招不来李时进另外两缕魂魄。

“难不成近日,精血气力有所缺失,法力上也欠缺了?算了,有这一缕魂魄也以足够,那李时进已是行尸走肉!”歪嘴老道念念自语。

随后将那只装了土的小棺材扔给那白毛刺猬,白毛刺猬后腿着地,两只小抓子将那小棺材抱在胸前。

歪嘴老道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对那白毛刺猬说“带去寒林看住了,不然活剥了你的皮。”

李时进夜里出屋到茅厕方便,手里也提着那支徐银汉借来的枪,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几日已经折腾怕了。

他将枪立在茅房外,正站在茅厕上对准着茅坑撒尿,听见外面有些许声音,李时进一抖,忙慌乱的回头看了看。

身后什么东西有没有,不过是自己吓自己罢了。

李时进心想怕什么枪就立在茅厕外,要是那白毛的刺猬来了也不怕,我一枪打它个对眼穿。

“李时进!”

忽听得一声“李时进!”

李时进吓得身子一抖,还未尿完便慌乱的将裤子提上,尿液淋了不少在手上与裤子上,他下意识的喊了句“谁!谁喊我!”

余光里好像瞧见了有一道白影从茅房外飘过。李时进紧快出门,抓起了茅房外立着的枪,紧张的端在胸前。

“谁!?”

院子里空无一人。

“李时进!”,又一声“李时进!”传来,李时进这下听的清楚,确是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他举枪四顾,周遭却还是空无一人。

就在这时李时进忽闻又有人在喊他的名字,这一声比起先前的还要响亮,更加清晰,“李时进,你还不来吗!”那声音钻进了他的耳朵里,像是一根针,捅破了耳膜,疼的他扔掉了手里的枪,咧开嘴蹲在了地上。

可那根针却不肯罢休,继续向着他脑袋深处钻去,胡乱的搅动起他的脑浆,一通的翻江倒海,刺痛着李时进的每一根神经,李时进感觉有些眩晕,眼前的景象也模糊了起来。

最后疼的他躺在地上打起了滚,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恍惚中瞧见有三个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从自己身前走过,就要向着那门外走去。

就在那三个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要踏出院外时,从李时进手旁的枪中飘出一个衣着褴褛的男鬼来,那男鬼眼底长着一枚大大的冻疮,冻疮还在往下滴着血。

男鬼没有开口讲话,只是比划着,要李时进捡起地上的枪。

李时进虽然意识模糊,但总还觉得眼前的这个鬼有些道理,捡起枪来护身总归是有些用处。

李时进想起身拿枪,却提不起力气,他缓慢的伸出手勾住了躺在自己身旁的那支枪。

在那男鬼的催促下,李时进用尽了最后的气力,食指勾紧板机,连开了两枪。

枪响过后,院子里的那三个自己,慌乱的逃窜了起来,消失在了李时进的视线内。

李时进觉得恢复了些力气,只是脑子还不清醒,迷迷糊糊的,混像一盆浆糊。他甚至想不清自己现在哪里,要去哪里,一阵阵的发晕,他只觉得要回家,应该回家。

托起身子一晃一晃的向自己家里走去,进了屋,关了门,整个人木讷的背靠在门板上,一双眼睛紧盯着前方。

“咋还开上枪了!”我太姥姥闻声正要出外瞧瞧,正巧撞上了回到屋内的李时进“闹什么鬼?扯嗓子喊了老半天,还开了枪?”

我太姥姥知道定是发什么什么事儿,不然李时进不会这般。

豆大的汗珠从李时进额头滑落,他有气无力的说了句“有鬼。”便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我太姥姥喊来李金,二人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李时进抬到了炕上。

我太姥姥见他身子打颤的厉害,便伸手去摸他的额头,触手处滚烫的厉害,连给他褪去鞋袜,摆正了睡姿,又在身上压了两床被子,并叮嘱李金赶快填些柴来,将火炕与火墙烧的再热些,李金不敢耽搁,连往炉子里添柴,风箱拉的嗡嗡直响。

火炕被烧的烫手,尽管这般,李时进还是迷迷糊糊的嚷着“呵,这屋里可够冷的了,跟外头一样。”双手抱在胸前不住的打颤。

忽而李时进又扭动起来,双脚撑地,膝盖和大腿弓起,后背紧贴在炕上乱蹭,像极了一只熊躺在地上蹭痒。

李时进两只手相互抓挠着,一边吵嚷道“痒死我了,痒死了。”

尽管这般也并未能解了他的痒,李时进更加在指甲上用上了气力,改抓变为扣,眼见他在自己的皮肉上扣出一道道血痕。

我太姥姥用力的推挪李时进,抽他的脸,也未能将其唤醒。

李时进依旧吵着“痒死了,痒死我了,这火烧在身上痒死了。”手上更加下力的在自己身上胡乱的抓着,手背与小手臂上的皮肤开始有些溃烂起来。

我太姥姥翻翻开李时进的双手查看,一双布满血痕的双手上星星点点的长满了针尖大小的血色斑点,复又扯开李时进的衣领,身上也是密密麻麻的一层。

血色的斑点,渗血的抓痕,溃烂在了一起。

我太姥姥将李时进的两只手臂一上一下交叉成十字,摆在胸前。

叫李金压在李时进的身上,使他动弹不得,自己则翻找出纳鞋底的粗针粗线来,废了好一会的功夫,将李时进的两只袖子上下相连紧紧缝合在了一起,有点像现在精神病医院里的束缚带一般,以防止李时进再次将自己抓伤。

在这些事儿办好后,我太姥姥差李金速去西河石桥旁找骆瞎子过来。

骆瞎子是蒙古人,民国三年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儿一个人从KEQZYZQ巴林太来通辽县来到朱城子,会些医术,且在‘看事儿’方面也有些独特的门道。老村长见他有本事,便有意留他,就此在本地定居做了一名赤脚医生,平日村子里谁家有个病啊灾啊的,都会找骆瞎子来给看一看,因为同是好酒之人常聚在一起,所以骆瞎子同我太姥爷李时进交情很不错。

李金不敢耽误,裹紧了衣服,头带上狗皮帽子,狗的毛质很硬,扎在脸上有些痛痒,再回过身瞧瞧我太姥爷躺在在床上像一直蛇一般扭曲着身子,李金的身上也发痒起来。

李金从马棚上摘下马灯,掌了火,微弱的火光仅照亮了身边一米内的地方,他提着马灯一路小跑着向骆瞎子家赶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