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戏
  • 宽城诡事
  • 湖崃
  • 5845字
  • 2022-04-20 16:30:00

按照刘佳所说,镇上来了一个变戏法的老头,变戏法的人在一个地方不会站太久,久了便没人再看,但也不会是短暂的停留,这几日应该还在镇上。

刘佳说那老头相貌很是好认,穿着千疮万孔的补丁长褂,宽脸、络腮胡,留着道家装扮的发型,梳着朝天鬓。

骆瞎子同李金与蓝大胆说“看样子得到镇上走一趟了,按着刘佳的说法,那老头确实有些古怪,随身还领着两个孩子,保不齐与赵带蒂弟弟丢失一事有关。”

李金倒是无所谓,他现下住在骆瞎子家里,骆瞎子去哪他就跟去哪。

蓝大胆怕去镇上耽搁时间长,便想着先回家跟母亲说一下,住上一晚,第二天再到镇上找骆瞎子与李金一行人。

骆瞎子说“你还是先跟在我身边吧,别忘了每天叫你起床的那个女鬼!她每叫你一天都折你的阳寿!”

蓝大胆却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让她叫!算命的说我能活到九十八!不在乎那三两天的阳寿。”

蓝大胆的话气的骆瞎子直跺脚,嘴上连骂,蓝大胆见状,也不敢在说些什么,应承着说“老骆,我跟着你就是。”

出了门,赵带蒂见骆瞎子三人从刘佳家里出来,忙上前问“问到什么了么?”

骆瞎子告诉她说,有些个线索,现在需要到镇上去一趟。

到了镇上,按照刘佳说的方位,几人来到了车站水塔东侧的麻花店旁。

小店不大,只一间屋子,里面和面,炸麻花,敞着门,在门中间靠上一点的位置横了一张条案,既是柜台也是放麻花的案板。

前来买麻花的人不少,离着还有一点距离便能闻到麻花的香味儿。

仔细嗅嗅,有蜜的香甜和芝麻的浓郁。

几人一直赶路,没有进食,闻着这麻花的香味儿,肚子都开始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李金、蓝大胆、赵带蒂芬芬将目光投向了骆瞎子。

李金与赵带蒂还都是上学的年纪,哪里有钱。蓝大胆自来也没有个正经营生,与老娘仅靠着几亩地过活,再加上蓝大胆的性格,他从不将钱财看的重,即使有了些钱,也存不住,交朋好友的好不豪爽,口袋里更是比脸还要干净。

骆瞎子被这三人盯的心里发毛“王八犊子的都看我干啥!”

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饿呗!”

想来也是,这一大天来都在不停的赶路,哪里吃过东西。

骆瞎子被这几人逗的笑了“走吧,我请客,麻花还是吃的起。”说话间骆瞎子招呼着另三人朝着麻花店的门脸走去。

还未走近,只听见麻花店铺里有人招呼着“骆师傅!骆师傅!”

走得近了一瞧,原是骆瞎子先前帮着瞧过臆病的。

骆瞎子问说你怎么在这?

那人回说这麻花店便是自己开的,邀骆瞎子几人到店里坐,麻花店里本身不大,店铺的老板搬来一张桌子折开,屋里便没了下脚的地方。

骆瞎子说不好影响你做生意,那人嘴上直说“不影响,不影响。”

又取来几只宽口大碗,倒好了热水,端来麻花供几人吃食。

蓝大胆、李金、赵带蒂都已经饿的不轻,不管不顾的低下头,忙活了起来。

骆瞎子问那麻花店的老板说“你这门前有没有个变戏法的?”

“有!见天跟我这门前演练。一个老头领着两个不大的小孩儿。”

骆瞎子又问“今天怎么还不来?”

麻花店的主人看了看天说“估摸着快来了,每天差不多都是这个时间在。”

骆瞎子几人边吃边聊了一会,没多大的功夫见一道士装扮的老头,肩上挑着担子,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走了过来。

麻花店的老板告诉骆瞎子说,瞧,这就是那变戏法的老道。

那变戏法的老头在麻花店前不远的地方站住了脚,将肩上担子放下,取下一只长条的板凳,又从担子中取出几件东西来,摆好。

这时候已经开始围上了人。

骆瞎子招呼着蓝大胆几人起了身,要去占个前排看看,又从怀里往外掏钱,问那老板算一下帐。

麻花店里的老板哪里肯收钱,来回推搡了几下,骆瞎子见他执意不收钱,也只能到谢了一番。

蓝大胆说“害!早知道不要钱我还能吃两只麻花!老哥,你这麻花真香!”

骆瞎子忙跟那麻花店的老板说“你别介意,这孩子哪都好,就是出门不带脑子。”

麻花店的老板却被蓝大胆逗的哈哈大笑,临走还要给他包上几只麻花。

骆瞎子连连推辞,说都白吃了你的,哪里还有白拿的道理。推辞了一会,跟店铺老板告了辞,转身领着几人到了变戏法的跟前。

周围已经聚集了不老少的人,绕着围成了个圈,将变戏法的给围在了中间,十分的热闹,人群中亦有人对这戏法小声的议论着。

老头领来的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站在原地不动,真如那刘家所说像是两个木偶人,老头也不动声色,手上动作不见,接着忙活自己的,从担子里往外取写器物摆在地上,并为因周围聚多了人而多瞧一眼。

人群里有人耐不住,嚷了句“演还不演!”

“嘘。”有人拦住了他的话,小声地说这变戏法的老头脾气倔,你催的急了,人家该不演了,你只等着看就行,一会就该开始啦。

这时候又有卖报的报童挤身进了人群里“卖报!卖报!古今奇闻!重金寻头!”

一听这“这重金寻头”骆瞎子也来了兴致,听说过寻物的,这咋的还有寻头的!

骆瞎子招呼那报童自己要一张报纸,报童将装报纸的背包护在胸前,矮着身子挤到了骆瞎子跟钱,从背包里抽出一张报纸来“一个大子!”

骆瞎子给了他钱,取过报纸,他不识字,先是将报纸拿给李金,叫李金念一念。

李金拿过报纸,看了看,密密麻麻的印刷字叫他直挠头,他识的字也不多。

还是赵带蒂将报纸接了过去,不用多找,只见这期报纸的头版头条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重金寻头!”,赵带蒂将报纸上的写的讲给这几人听。

原来是县绸缎庄董掌柜的儿子,在郊外不知被何人所害,丢了性命,整个把脑袋给削了去,都说人死后如土为安,可这董掌柜的儿子脑袋都不见了,还如何是安?故这董掌柜在报上刊登了消息,说是要花得重金将自己儿子的头寻得回来。

蓝大胆凑到赵带蒂跟前问她“报上说没说,怎么个重金?重金是多少钱?”

赵带蒂刚说了声“报上没写……”

话音未落,人群里围着的那个变戏法的老头,当啷当敲响了声铜锣,这锣鼓声是叫在场的看客压言,静一静,好戏马上就要开演。

人群里霎时没有了骚动的声音,都安安静静的等着那老头变戏法。

赵带蒂将那张报纸递还给了骆瞎子,骆瞎子接过报纸折了几折,揣进了怀里。

变戏法的老头走到人群围成的圆形场地中央,也不说话,自顾自的表演了起来,先演了个金鱼盆,又演了两个杂七杂八的小戏法。

李金、蓝大胆、赵带第三人,都看的热闹,也随着人群跟着叫好。

只有骆瞎子,他目光始终盯着变戏法老头身后的那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站在那,身型不动,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前方。

这两个孩子说起来古怪,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骆瞎子皱了皱,眯起眼,又瞧了瞧那个小姑娘,年纪不大,扎着双马尾的头发,脸色看起来很白。

呵!对了!白!惨白!骆瞎子恍然大悟,想明白了哪里不对,这两个孩子身上缺了点活人气!

就这时,那女孩儿像是知道骆瞎子一直在盯着自己看一般,她轻微扭动脖子,面向骆瞎子,对着骆瞎子,翘起嘴角,却不漏齿的微笑了一下。

那女孩惨白的脸上不见血色,瞪圆了眼珠,看向骆瞎子微笑。

就这一笑,着实是让骆瞎子心里发麻,慎人的厉害。

骆瞎子扭开眼神,不再去看那女孩儿,回头看向变戏法的老头,那老头先前的节目也演的差不多了,转到身后,取来一张长条板凳。

骆瞎子见了心知,这是要演刘佳说的那个砍头的戏法了。

变戏法老头的一番操作也如刘佳先讲的一般,只见那老头手起刀落将那男娃娃的头砍落在地。

突然人群中有人高喊了一声“呀,杀人啦!”

这声“杀人啦!”是从赵带蒂嘴里面喊出来的,她喊的声音极大,又吓了周围人一跳。

四周围的人原本瞧着变戏法的老头,将小男孩儿的头给砍下来了“呦!”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又被赵带蒂这么一喊,十足的又惊出了一后心的冷汗。

四处的眼光都投向了骆瞎子、蓝大胆与赵带蒂这边。

蓝大胆也被赵带蒂突然喊上的那一嗓子,给吓得不轻,他“哎呦”一声,侧过身对赵带蒂说“喊啥!假的!戏法都是假的!”

复又扭过头跟骆瞎子说“赵带蒂这小瘪犊子,吓我一跳。”

骆瞎子没有回他,仔细的看着地上那颗小男孩儿的头颅,他心想如果真是戏法,那一定会有破绽,他想将这个破绽给找出来。

李金头一次见这样的戏法,自觉的吓人,却很是高明,他跟骆瞎子说“骆叔,这个变戏法的,真高明。”

骆瞎子说“这个戏法算不上高明,倒像是真的……”

接着骆瞎子又说到,他从前在徽州见过一个大型戏法,那个戏法才称得上是高明,几人相互间的配合,用了不少的道具,将在场看戏的人全部都带到了戏里,融入进了环境之中。

蓝大胆问骆瞎子说是什么戏法?

骆瞎子说,是一种叫做神仙索的技法,早在太平广记里就有记载,自己也就瞧过一次,那时候骆瞎子正巧在徽州一代,听人说有一荒废老宅,长年闹鬼,这宅子的后人下南洋回来,找了明白人看事儿,说是要演一场大戏,冲冲鬼。

老宅后人听人介绍请来了一支戏班,这戏班里有几出绝活,其中一出就是神仙索!

那天天有些阴沉,云压着雨,晚上时侯也瞧不见星星,戏法是在院子里天井处演的,靠着北搭了台。

乡邻们一早就听说老宅的主人请了戏班子,夜间要在宅子里唱上几出大戏,便都赶来凑了个热闹。

老宅的主人,也早在天井处摆满了几排木凳,供来看戏的乡里落座,老宅荒废许久,多来些人总是好的,讨些活人气。

没多久,院子里备下的木凳便都被坐满,后来的乡里只能找地方或蹲,或贴着墙根站着,只等着戏剧开始。

乡邻都落座好后,许久却也不见开场,只听见幕布后徐徐传来吵嚷打斗声响。

一众乡邻正在好奇,这后台怎么还打了起来。

相互间切切私语,这个说“呵,有意思,没开演就动起手来了!”

那个讲“唱戏的最忌讳这个,在后台动手。”

正这时候,只听闻清脆的一声喊叫“哎!干什么呢!”

喊者正是戏班的班主,恰逢他与老宅主人打宅外走来,二人间本还有说有笑,到了近场,班主却有些纳闷,该是开场的时候了,却没听见有甚动静。

走进院内,班主的脸顿时拉了下来,只瞧见戏台上空无一人,幕布后徐徐传来打骂声音来。

老宅主人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刚问道班主“这……”还未等他问完话,戏班班主早喊了那声“哎!干什么呢!”

喊罢后,班主几步蹬到了台前冲着幕布后喊道“闹什么!”他本是想开骂,可今天的戏目不同,唱的是清宅的“鬼戏”,最忌讳口舌之争。

老宅主人跟在他身后,也登上了戏台,他得亲自盯着,今天这出戏可出不得任何马虎。

幕布拉开了一条缝隙,探出一张人脸,那人左右两手拉禁幕布只留了个脑袋在外,脸上妆容是雌雄眼、黑膛歪脸、额上红笔勾画的血痕、左右眉眼上下对峙。

班主问那扮好花脸的武生里面是怎么了?

这人朝着班主挤了挤眼,示意班主凑近些,等班主与那老宅主人都凑得近了,他才拧着眉,压低着嗓子说道“男吊跟女吊两个人在后面打了起来了!”他脸上装扮本就扭曲,这下一张脸上的五官更加错了位。

在这徽州戏剧里,男吊指的是男吊死鬼,女吊指的是女吊死鬼,还有尊称吊死鬼为吊神的一种叫法。

班主问那人说“打得怎样?”

那人回说,女吊见了彩。

原本今天的戏码是要男吊、女吊一齐的演,现下却只能登台一个了……

老宅主人一听是男吊同女吊在后台打了起来,女吊又挂了彩,也甚是觉得晦气,“哎哎哎”叹了几声长气,转问那戏班班主这可怎么是好。

戏班班主贴附在老宅主人耳边悄声说“怕是招来了真‘男吊’,先别急,全凭我来安排。”

这一番话仅这台上三人知晓,天井下落座的诸位听不见这三人说了些什么,只道是等候多时,要不开演,在台下起着哄。

戏班班主又叫老宅主人退到台下,告诉那办好花脸的武生“你快到后台叫那男吊做好准备,准备开场!”

又站在台上安抚了几句在场众人,待到众人都坐定,他说了句“切莫言语,要请那王灵官!~~~”

转过身,班主面朝着幕布后扯着嗓子喊了起来“请!——王灵官!”“请!——王灵官!”“请!——王灵官!”

如此喊了三遍,喊罢后赶忙退到戏台下方一侧,站定。

幕布后先是响起了哀怨的号声,像唢呐的声音,但声音比唢呐低沉,叫人听了身上汗毛直立。

这时候幕布缓缓拉开,两名男子穿着黑色短衫,袒着胸,在胸口与肚子上画了一张口吐獠牙的鬼脸。这二名男子共抬着一副镜子走到台上,镜子打着斜立在戏台一侧,正照着整个戏台与梁上一角。

在场的人们,都屏住了呼吸,目光紧盯住戏台上的方寸之地,被这一幕瞧得是好不慎人!

有个别懂行的人,更是不敢观瞧自己左右,心里“砰砰砰”直敲起了鼓。心说,这鬼戏只要看了开场便不能中间离席,左右坐着的也不一定都是人了,有些孤魂野鬼也凑在坐席当中,来看个热闹,需得看到扫台后,才敢回家,中间离席怕叫一同看戏的孤魂野鬼给跟了上。

那二名袒胸,身上描画了鬼脸图案的男子,将镜子立好后便转到了幕后。

这时打幕后走出一人,身着戏服,脸上描了金、黑、红、白四色,勾了黑豹眼、火焰眉,额上画慧眼,印堂画火焰纹,插红耳发,俨然是王灵官下界!

扮王灵官的人嘴里咬着朱砂包,左手掐诀,右手持鞭,径直走到镜子前,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镜子,始终一言不发。

这是戏班里的规矩,凡是扮王灵官的,上妆前都先要沐浴洁身,上好了妆,穿好了戏服,扮王灵官的人就是神了,打这时候便不能再开口说话。

待到演毕下台后,还要用元宝纸钱先印脸,再准备好一只火盆,将印上了脸上色彩的元宝纸钱丢在火盆中去烧,最后拜三拜,送走王灵官,擦掉脸上妆彩,方能开口讲话。

至于扮王灵官的武生嘴里咬着的朱砂包,则是用来辟邪的,毕竟唱的是鬼戏,演员也怕被孤魂野鬼给跟了上。

王灵官左手掐诀,右手持鞭,站定在镜子前,不时间又打后台走出一人,上身赤裸,下身只穿着一只带裆的大短裤,下巴上画了条鲜红红的长舌,这便是那男吊了。

男吊打着赤脚径直走到台前戏台方梁之下,那方梁上原本就团了一团白布,这时候由人放下,从方梁上顺下分开为两股,直顺在地上。

男吊用那两股白布打了个结,接着便往两只胳膊上缠,一倒头,人倒吊起来,用脚勾着缓慢的向方梁上挪动,像极了一只蜘蛛,要顺着自己吐的丝倒爬回蛛网。

等到了顶,这男吊用那白布缠在自己身上各处,不停地变换着吊着的部位,手腕、手肘、脚踝,腋下…….

到了最后,男吊依旧倒吊着顺着白布下来,快到了底,两只手分别抓住两侧的白布,向后空翻,脖子向前一伸,下巴搭在了白布上。

这是这段戏里的最后一吊,也是最为关键,最难的一吊,对演员的技艺十分考验,如果吊的不好,很容易假戏真作!

这一吊,看的台下观众好不过瘾,有人没见过这戏,大觉吃惊,心想这么一勒,脖子不疼么?不由得也向着自己脖子上摸了又摸。

也有人看过这戏,不免也同以往看过的那场打起了比较,总之台下坐着的观众,纷纷鼓起了掌。

原本台下一鼓了掌,演男吊的演员就应从绳索上跳下来,可今天这男吊却是迟迟不动。

台下观众里里还有人暗自给这男吊树了树大拇指的,心说“嗯,这是艺高人胆大!”

扮王灵官的那位却皱起了眉,心里奇了怪,这怎么还不下来,别再出什么事儿!他心里想着,眼睛上却不耽误,还紧盯着那面镜子。

看着看着……

“咦!?”王灵官心中突然生疑,镜子里这男吊双腿似乎有些微微踢动,再瞪大眼睛凑近镜前仔细一看,不好!镜中突然多出现了两个鬼影,一鬼正扳着男吊的两只手,另一鬼在男吊脚下抱着他的双腿向下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