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回魂
  • 宽城诡事
  • 湖崃
  • 3990字
  • 2022-02-04 15:11:58

白毛刺猬精死后,方才同它一起烤火的那几只野鬼也四处逃散了去,黄玉郎擒住一只鬼魂,问他说“这林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你也是被那刺猬精拘来的吗?”

那鬼刚才瞧见了黄玉郎的厉害,也不敢撒谎,说自己并非是被那白毛刺猬精给拘来的的,原就是这林子里住着的孤魂野鬼,这林子本是火神庙中供奉的寒林,供奉有寒林鬼王与六类孤魂,可几十年前的一天火神庙却突然被人给拆了,庙祝与寒林鬼王不知下落,寒林中没了供奉也没有鬼王的看管,六类孤魂逃走了不少。

黄玉郎问这鬼怎么没逃。

这鬼回说也没有去处,在外头游荡还不如在寒林里躲着。

黄玉郎又问起关于那歪嘴老道和白毛刺猬精的事情。

这鬼说并不知晓歪嘴老道,但清楚白毛刺猬精,它不知怎的来了这火神庙,还打通了前往寒林的路,来了不久,隔三差五会拘人魂魄来,我们也斗不过他,有时它召我们这些鬼来,我们不得不来。

原来这处寒林并非是属于阳间的地方,是火神庙内供奉无主孤魂的异界,不像是从这头村庄到那头村庄,有路径可循,寻常人到不了这里。

黄玉郎问的清楚后,便叫那鬼离去,自己带着李时进的魂回到李村去找叶宁远……

另一边,骆瞎子听闻鬼叔说李时进的生魂掉下了阴河去投了畜生道,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骆瞎子感到有些一筹莫展。

鬼叔却告诉骆瞎子说不妨碍,他有办法把李时进的生魂给找回来,李时进落进阴河前,鬼叔伸手抓他却落了空,但扯下了李时进衣领上的一块布。

李时进肯定是投到了畜生道里了,投的不会远,就在这附近的村庄里,投的是什么胎不清楚,但落到阴河水里的加上李时进的生魂一共八个,明一早分头去找,看哪户的牲畜在夜里下了八个崽儿,李时进的生魂就在这八个之中,脖颈后与其它不同的就是。

找到李时进生魂投成的牲畜后,立马杀死,就能将李时进的生魂接的回来。

“王八犊子的,十里八村的,管朱城子一带就少说有不下二十个村,得多少户人家?咋个找法!?”骆瞎子皱起了眉头,就他而言鬼叔所提到的这个办法还不如不讲。

鬼叔说眼下只此一个办法,还不敢太做耽搁,晚了李时进那缕生魂在投生的牲畜身上稳固了,即使杀掉那牲畜,也无法将李时进的生魂给接引回来,丢了的生魂不会再入轮回,一直在冥府里游荡徘徊,等到李时进寿终正寝时候,再回到体内,可丢了生魂的李时进后半生将会变得呆傻。

“你不能再下阴去问下嘛,看看究竟是投到哪家里去了?”骆瞎子问鬼叔说。

“就算是下阴去也问不出来,掉进阴河里的,没登记造册,查不出投到哪家里去了,只知道阴河水连着畜生道,肯定是投成了牲畜。”

骆瞎子又问鬼叔,最晚能等到多久?找到李时进生魂投生成的牲畜,还能把生魂引回体内?

鬼叔说最多三天,要是超过三天,任凭大罗神仙也没得办法。现下这有这一个办法了,明天一早多一些人去打探吧,附近的村落挨户问问。

骆瞎子又不经意的骂了句“王八犊子的,亥……”可眼下别无他法,骆瞎子此时还不清楚黄玉郎是否已将白毛刺猬拘着的那缕李时进的生魂给找回,眼下又出了这一档子事,他也着实的头疼。

可眼下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骆瞎子说只等到明天早上,多叫些人来,十里八村的挨家挨户去问。

鬼叔也有些内疚,终是因自己没有看好才叫李时进的生魂掉进了阴河之中“我也跟着去找。”

夜里叶宁远正躺在四方地旁的旅馆中休息,他床旁立着一杆杏黄小旗,这是道家之物,辟邪,一般的邪祟不敢打扰他。

只听闻门外有人轻轻敲了敲门。

叶宁远睡觉轻,睁眼问是谁。

门外来人回说是方荣。

“老方,你怎么来了?”叶宁远听是故交连忙起身下地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的人正是叶宁远要好的相识方荣,叶宁远将方荣让进屋内,点燃了油灯,二人对坐在桌前。

方荣说“白日里放心不下你,起了一卦,挂象上看你们这一行多有损伤,我便连夜赶了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的忙。”

叶宁远说“我倒是没受什么伤,只是多有些不堪,都怪我轻视了那白老道,它祭宝幡召来了群野狗,足有几十只,体态硕大,追的我们三个人是落荒而逃。亏了张仁、李正全力护住我,我身上才没什么损害,他二人伤的厉害,尤其李正两条胳膊上伤痕累累。”

叶宁远将他与李正、张仁三人在火神庙内是怎么遭遇了野狗袭击,又是怎么遇见了武连芳等事说与方荣听。

听罢后,方荣略显有些吃惊“凭你的玄门道术,破不了白老道的法门么?”

叶宁远笑了笑,连连摇起了头“情况来的紧急,那群野狗突然从四面八方涌进庙里,朝着我们三个人头顶扑来,口口直奔要害,慌乱之中我也忘记了要去破了那白老道的法门。”

未了,叶宁远有些懊恼的说道“白老道在宝幡上书的符咒并不高深,要想破了它的法说起来也是简单。”“要是早破了它的法,群狗恢复了神志,也不至于后来的这些啰嗦事儿做”

方荣劝他说“别去想了,你当时身处其境,慌乱间那群狗蜂拥袭来,你若说要破白老道的法,也没那个时间给你。”

方荣的话无非是说给叶宁远宽宽心,不然叶宁远总将李正所受的重伤归罪于自己,要是自己早就破了白老道的法,那群狗不听他的使唤,李正也不至于受这么重的伤。

叶宁远问方荣说,你怎么知道自己在四方地这的客栈里住。

方荣笑说自己会算的。

这方荣正是那日给叶宁远排卦,称傻二凶多吉少的那位友人,叶宁远对他的卦术清楚得很。

说话间,立在床头的那支杏黄旗无风飘动了起来,叶宁远心知是黄玉郎回来了,只见门开了一条缝,从门外钻进一只黄鼠狼来,到了叶宁远跟前操着尖锐的嗓子说“掌教,李时进的魂取回来了。”

还未等叶宁远再发问,黄玉郎便将自己一锤凿死白毛刺猬精的事炫耀了出来。

叶宁远说那白毛刺猬精也是咎由自取,凭白的同那白老道勾人魂魄,骗人钱财,该有此金雷劫。

叶宁远祭起杏黄旗,脚踏天罡步,手中掐诀,口里念咒,将黄玉郎带回的李时进的生魂附在旗上,准备天一亮就送回李时进家里去。

黄玉郎同叶宁远告了辞,也要回黄瘸腿那里了,人以群居,动物也是如此……

第二天一早骆瞎子带着李金刚要出门去附近村子里打听,看谁家里的牲畜于昨夜里下了八只崽儿,正巧迎头碰上了叶宁远,叶宁远身旁还带着一位人。

叶宁远同骆瞎子说自己是来送李时进被白毛刺猬精拘走的那缕生魂来的,又问骆瞎子下阴去找到那缕生魂找回来没有。

骆瞎子将李时进生魂掉落进阴河,现在又要到附近村庄找寻哪家牲畜昨天夜里下了八个崽的事儿将给叶宁远听,“你说这上哪找去!?”

叶宁远听了后指向身旁的方荣说“我这位朋友在占卦上的造诣颇高,不如叫他给算算。”

骆瞎子很是高兴,说那感情的好,算得准的话,有个大概方向,自己同李金也好去寻李时进的生魂。

叶宁远又问方荣是否愿意帮这个忙。

方荣笑了笑,倒是很谦逊的说“不算什么忙,就是怕算的不准,反添了乱。”

骆瞎子也听得出这人是谦虚的说,又谢了谢方荣,拜托方荣给占一卦看看。

方荣也不推辞,从口袋中取出几枚古币扔在桌上,又伸出左掌排看一翻。“往东走最近的村子,去那问一问。”

骆瞎子先安顿好了叶宁远送回的这缕生魂,拔掉了李时进“鬼腿”穴上下的银针,便拉着李金朝阵前村赶去,距离李家村东向最近的就是阵前村了。

叶宁远跟方荣则留在李时进家,等着骆瞎子回来,这一会有叶宁远在这骆瞎子也很是放心了。

到了阵前村,果真打听到昨天夜里某户家里的母猪下了八个仔。

骆瞎子同李金按照打听到的地址,来到了这户人家,瞧见猪圈里正仰着一只黑母猪,旁边躺着八只小猪崽儿,猪崽儿都是通体纯黑的,有一只与众不同,脖颈后带着一抹白皮,骆瞎子说就是这只了。骆瞎子翻身入了猪栏将那只猪捧起,高高举过头顶,正要摔下。

主人家听见院外有声音,紧忙赶了过来,正巧见一个身着羊皮袄脏兮兮的老头手里捧着自家的猪仔就要往下摔去“你他妈的!哪来的糟老头,跑我家里来干啥!是不是要偷猪!”

骆瞎子也是一时的激动,瞧见找到了李时进生魂投生成的小猪,便想着赶紧摔死,好召李时进的生魂回体内,一时间忘了这猪崽儿是有主的,还被人误会成了来偷猪的贼人。

骆瞎子不敢将那小猪放下,怕万一跑了再不好找,一手揽着将这黑皮小猪抱在腰间,同那主家说“别喊,别喊,不是偷猪,王八犊子的……”

骆瞎子是因汉话讲的不清楚,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没成想那句“王八犊子”的口头禅却脱口而出。

“你还敢骂人!你妈的你骂谁呢!”

骆瞎子连连摇手解释了起来,说是一时的口误,自己也并不是偷猪的贼人,只是路过看见这小黑猪觉得甚是喜欢、想买回家里,还没问过主家。

李金在一旁也是急的很,他也替骆瞎子同那人家解释了起来“叔儿,我们不偷猪,是要买猪,就买这头小猪。”说话间指着骆瞎子腰间抱着的那只小猪。

主家自是不肯,说自来没有卖小猪的道理,自己又不是猪贩子,这猪还未出栏,卖不上价,要等入了冬,猪长好了膘、出了栏再买。

骆瞎子同那人商量可以按着出栏的价格将这小猪给买回。

这下却更让主家心疑,哪里有人愿意出大猪的价格去买一只小猪,莫不是这小猪是个宝贝。他越瞧见骆瞎子想买却反倒更不卖了。

骆瞎子猜出了他的心思,同那人撒了个谎“你瞧这猪脖后有一道白皮,这是上辈子被刽子手看了头的人投生成的,自始都留着这道疤这猪长得大了也是个祸害。不满你说,我买这猪也是要将它杀死,除了去。”

骆瞎子接着说道,你要是不信,我先付你一只大猪的价钱,当着你的面将这小猪给摔死。

主家还是不允,这人先前听闻过,猪有猪宝,就在这猪身内,就手指肚大小便是价值千金,莫不是这小猪腹中藏有猪宝被眼前这人看出来了?

骆瞎子见这主家还是犹豫,便说“你要是不信,咱们这么办,我先付你一只大猪的价钱,买了这只小猪,当着你的面摔死,这猪也留给你!”

“你说真的!?”

骆瞎子回说绝无反悔。

那主家叫骆瞎子先付钱给自己,接过钱有盘点了下,够足了数,朝着骆瞎子点了点头,说按说好的办,你当着我的面摔!这猪得留给我。

骆瞎子也不废话,将那小猪高举,说了句“留给你!”顺势将那小猪摔在了地上,那猪在地上吭吭叽叽几声,一歪头躺在了地上,便死了。

骆瞎子也不多说别的,叫上李金,启程回了李村。

至此李时进的三缕生魂算是找了回来,骆瞎子回到李时进家,将李时进的生魂都送回到体内,许久李时进才缓缓睁开眼睛清醒了起来。

李时进起来第一件事便是要水喝,看样子还十分的虚弱,有气无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