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寒林
  • 宽城诡事
  • 湖崃
  • 2938字
  • 2022-01-30 16:36:43

黄玉郎领着两只黄鼠狼钻进了火神庙的洞内,纵深着向里走去,走了许久,终于瞧见有些光亮,是到了洞穴的尽头。

黄玉郎钻出洞外,同来的黄鼠狼告诉它说前面就是寒林了,黄玉郎眼前是一片黑漆漆的树林。黄玉郎走到树林前,见那些树木生长的粗壮,树木之间挨的很密,树冠间相连着,林子里透不进光亮,经年累月的潮湿,使树身上铺满了苔藓,满地腐烂的树叶,隐约间瞧见林子深处有灵星的蓝色光点闪烁。

这林子太过古怪了,弥勒山附近还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原始森林,寒冬腊月里这林子里却没有一点的积雪,树木们照常洋溢着绿意,好似是另一个世界,而火神庙更像是一个界点,只有经火神庙才能找到这里。

黄玉郎试图感应着这寒林之中是否有自己的族类,许久没有回应,这证明寒林里并没有自己的族类。黄玉郎又试着感应起其他四大家的族类,可这寒林里连只老鼠也没有,寂静的可怕,似乎从没有人到访过这里。

黄玉郎领着两只黄鼠狼进到了寒林之中,让另外几只黄鼠狼守在寒林外,要是许久不见自己回来,就快去找大护法。

说话间黄玉郎带着两只黄鼠狼走进了寒林,寒林中雾气很大,它们寻着那星星点点的蓝色的磷光走了去……

李时进只觉得脑子里很是浑噩,全然想不起什么来,有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但是不全,好像是家里闹了鬼,又好像是杨三来找自己打牌,又像是有人开了枪,好像、好像那个开枪的人正是自己,总之是想不清楚也想不明白。

李时进已经在这片林子中转了很久,他不清楚要去往哪里,只是在林子中漫无目的的绕啊、绕,这林中没有积雪,树木茂密的生长着,厚重的树叶遮盖住了阳光,甚至比外面的大雪纷飞还要寒冷上许多。

他不敢停下来,他衣着单薄只身行走在林中,此时身上的衣衫早已经被冻得透了,只感觉身上没有一处热乎地方,就连血管里流淌着的也是刺骨的寒冷,脚上的鞋被冻得发硬,像是拖着两只硬木板行走,又沉又硬又冰凉,脚冻疼的厉害。

可李时进却不敢停下脚步,他只能拖着一身的疲惫,披着一身的凛冽,继续行走在这片密林之中,他害怕一旦停下脚步,身上的血液也会随之停止流淌,很快自己便会被冻死。

林子里看不见日头,辨别不出方向,李时进多是用捡来的石子在沿途的树干上刻上标记,可走着走着总又回到了原点,他在林子里不停的打着转。

不知是绕着林子走的第几圈了,李时进又回到了原点,但这次在距离他不远处的空地上正围坐着一伙人,遇见了人总归是好事儿,李时进连忙向着这伙人的方向跑了去,他怕一旦慢了,眼前的这伙人就会凭空消失掉。

等李时进走的近了些,他瞧清这伙一共六人,正围成一圈,聚在一簇火堆前烤着火。那火焰散发着淡蓝色的光,烤火的人们围在它的身前,探出着双手,尽力去离那蓝色的火焰再近上一些,像是抚摸一般,亲切的想要拥有那团火焰,每个烤火的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享受的神情,有些贪婪。

这六人围坐的很是紧密,肩靠着肩,腿贴着腿,没留出空地,李时进想要同他们一起烤烤火,却没能找个下脚的地方。

这六个人全然没有发觉正站在一旁的李时进,再或者他们发现了李时进,却与烤火比起来无关紧要,一伙人的心思全然都在身前的那团蓝色的火焰里。

李时进身上实在是太冷了,他只一心想暖和一会,全然没有察觉那惨淡的蓝色火焰的诡异之处,他只想坐下来同那六人一起烤烤火。

终于烤火的人中有一头发雪白的老头发现了李时进的存在,这老头身上也穿了一件混白的皮袄,他招呼李时进说“坐下来烤烤火吗?暖一暖。”

李时进忙回他说,当然想烤烤火,天实在是太冷了,自己在这林子里不知走了多久,浑身都冻的透了,冷死了。

白发老头说,那就坐下来吧烤烤火吧,都是过路的人,一起拢了堆火,取暖。说话间白发老头用膝盖碰了碰坐在他身旁的人,叫那人挪个地方出来,招呼李时进就挨着自己坐下。

李时进也没客气,盘着腿挨坐在白发老头的声旁,也学着这些人的样子,伸出双手凑近那团蓝色的火焰,可这淡蓝色的火苗却没有丝毫的温度,李时进不禁有些诧异“这火怎么不热?”

围坐着烤火的人说“胡说!这火明明烧的烫人。”说罢后又一脸贪婪的烤起火来。”

白发老头笑笑对李时进说“火怎么可能不热,你瞧瞧大家伙,不都是这么烤火取暖吗,这么冷的天,全靠这点火了。”白发老头说罢后从一旁拽过一根细长的东西丢进了火中,说你嫌这火不热,就将就将就你,多添些柴就好了。

李时进离那白发老头最近,眼瞧着他添的哪里是什么柴火,分明是一根白花花的骨头,那骨头丢进火里被烧的噼里啪啦直响,霎时那淡蓝色的火焰火苗吐起火舌向外窜动着。

白发老头对李时进说,你看添了些柴,火烧的不就旺了么,现下总该暖了。

那几个烤火的人见火烧的旺了,更加的贪婪着烤起了火,附和着说,这火太旺,太暖人了。

白发老头猛的按住李时进的手,将他的手按进火焰中,说这样是不是暖和多了。

淡蓝色的火焰将李时进的手掌包裹住,可他却丝毫感觉不到又什么温度,那火甚至有些冰冷,火焰中迸溅出的火苗如同孕育着生命,跳动着爬上李时进的胳膊。

李时进的胳膊上、肩上,很快燃起了淡蓝色的火焰,火烧在身上,他的衣衫却没有被烧破,身上有没有灼烧的疼痛感,只是被火烧的地方钻心的奇痒。

李时进忙用力将自己的手从火里抽回,不停的拍打着胳膊上、肩上烧着的蓝色火焰,可任凭他如何拍打,也不能使那火焰熄灭。

“痒死了,痒!这火烧在身上痒死了!”李时进喊道。

那白发老头见了李时进的样子,却觉得很是好笑一般,笑嘻嘻的问他说这下身上总该热了吧,热点好,不然这么冷的天还不被冻死。

说话间那白发老头伸出手在蓝色火焰中一取,他手中抓起一团火来,朝着李时进的身上扔了去,霎时李时进的身上也烧起了淡蓝色的火焰。

这下李时进痒的更加厉害了,他不停的在身上抓挠着,可越抓挠身上就越痒。

那白发老头突然回过头,一脸阴森的同李时进笑着“我且问你,我死后怎么不知道喂马呢,嘿嘿嘿嘿嘿…….”

“啊!”李时进不由得心里一惊,这句话怎么这般的熟悉,就似在眼前,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现下他也没有去回忆的心情,他浑身上下无比的痒,感觉得到却抓不到的痒,痒在骨头上,却都痒在骨头缝里,任凭你如何的抓挠,也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李时进躺在地上不住的翻滚,这种感觉比杀了他还要难受,这时候他瞧见打远处走来了几双毛腿,再往上瞧,这几双毛腿的主人都长着一张毛脸尖嘴,身上不见有甚穿着。

等这几人走的更近些一看,都是一米多些的身高,混身长着黄色的毛,尖嘴尖鼻子,为首那人,或许更应该说是为首的那个怪物,手里捧着一只黄色的铜锤,它龇着牙从嗓子里蹦出尖锐的话语声来“老刺猬,喂什的马!你黄爷爷先喂你一锤子!”

白发老头回身一瞧,呵!来的居然是三只黄鼠狼,为首那黄鼠狼面上发狠,一双铜铃大小的双目紧盯住自己,只听它说“金山派二护法,奉掌教之命前来除妖!”

原来是黄玉郎带着那两只黄鼠狼顺着林间磷火闪烁的方向找来,还真就被它误打误撞的找到了李时进的生魂。那白发老头见了黄玉郎起身便要逃,却被与黄玉郎同来的那两只黄鼠狼按住了两只胳膊,头朝前倾,压在了地上。

黄玉郎也没多的废话,嘴里嚷了句“烧尽世间妖邪祟,燃尽天下不平事。”说话间举起它那只新的来的铜锤照着白发老头天灵盖很砸下去。

不听有什么哀嚎,这一锤到也给那白发老头来了个干脆,“嘭”的一声闷响,那白发老头天灵盖瞬时被砸的塌了下去,倒地身亡,却见那白发老头蜷起身子在地上变成了一白毛大刺猬!

白毛刺猬精被黄玉郎一锤捶死后,李时进身上燃着的鬼火也消散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