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过了
  • 宽城诡事
  • 湖崃
  • 6839字
  • 2022-05-08 20:55:11

叶宁远独身回到了李村,到李村时已近晚上,敲开了李时进家的门走了进去。

骆瞎子瞧他相貌依旧俊朗,只是神色中略显疲惫,问他说事没办成?

叶宁远回说办成了,同那歪嘴老道碰了下,可还是叫他给跑了,至于李时进的生魂,一会有人送来,放心就好。

后又要了杯浓茶,品喝了一会,闭目养了养神。

叶宁远对黄玉郎是放心的,凭黄玉郎的本事,又得了这么个铜锤,对付寒林中的那只白毛刺猬精他还是放心的下。

叶宁远问骆瞎子这边怎么样?

骆瞎子说都安排的妥当,只等天黑,自己认识的那个阴差,说天黑了才方便来。

叶宁远也是疲惫的很,问骆瞎子李村是否有客栈能够休息。

骆瞎子称说只有四方地那有间客栈,但环境很是一般,都是些赶车马的人在那住着。

叶宁远说不妨碍,叫骆瞎子给他指了个路,自己一人朝着四方地的客栈走了去,到了地,没要什么吃食,找了间房,倒头便睡。

睡前将那只杏黄旗立在床边这样黄玉郎便能找到自己。

天还白时候,李金拖着一身的疲惫和满身的泥泞回到了家中。

李时进气息微弱的躺在炕上,她的妻子盘膝坐在路旁,不时的叹着气。

见李金进来,骆瞎子同他说了句“回来啦。”算是打了招呼。

不用李金说些什么,骆瞎子早就知道,李时进的生魂没能找寻回来,在棺材铺时早就听那傻二讲过了。

李金没有理会骆瞎子,径直走向屋内,从怀里抱出那只大公鸡,捧放在李时进身旁“鸡,死了。”话毕,嚎啕大哭起来。

我太姥姥听闻李金说大公鸡死了,她知道这公鸡是用来照李时进生魂的,想来那李时进的生魂并未找回,在她印象中鸡死了如同是李时进也死了,不明就里的也趴伏在炕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骆瞎子最见不得人哭,叼着旱烟猛吸“王八犊子的,别抽抽嗒嗒的,最烦这个了。”

骆瞎子说李时进的魂被冲跑了,生魂魂没有主见,但最终都会去它该去的地方。眼下还有最后一个办法,“摸吓”,就是过阴,李时进的魂应该已经走上了阴路,须得有人过阴到阴间,把李时进的那一缕魂魄给找回来。

说话间骆瞎子瞟了眼李金“须得是至亲之人过阴,才能将他的生魂给找回来。”

未等骆瞎子再说些什么,李金那张稚嫩的脸上充满了坚定“我去!”眼下李时进的至亲之人也就剩下自己了,大哥不知去向,姐姐嫁到了宽城,老母亲年岁已高经不起折腾,只有自己最为合适。

我太姥姥则显得有些犹豫,她先问骆瞎子是怎么个过阴法,活人过阴去了有没有损害,在家的就这么一个儿子了,万一出了事儿,跟本家不好交代。

骆瞎子也不卖关子,说“有人带他去,我年纪大了去不了,去了怕回不来,他跟紧着那人自然就没有问题。”

我太姥姥接着又问,领李金过阴的人是谁,自己是否相识,想问的清楚些好做决断。

可骆瞎子却不回她的话,只说是天机,对外说不得,鬼差是鬼,阴差是人,每个地方都有一个活人是做阴差的,将这个地方寿终正寝的人接到另一个世界去。“都是一个地方的相亲,要是叫人知道了他是阴差身份,谁家里死上个人,还不都怪他?”

白天时候过不了阴,需得等到晚上,骆瞎子让我太姥姥准备好一块黑布,挂在炕中间,将两边隔开,自己晚点再过来,回家休息的足了好备晚上行事。

我太姥姥见家中凌乱不堪,也叫李金去邻居家睡上一觉,晚上时再到家中来。自己则找来了些工具,敲敲打打的修起了窗子,将屋内的一片狼藉也清理的干净。

未了又用碎布头浸满了水,滴在李时进的嘴唇上,李时进虽未醒过来,但也抿了抿嘴唇将水喝进了嘴里。

李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回到家中,窗户已经修缮好,屋内也拾到的干净,炕中间挂起了黑布,李时进躺在靠里的一侧。

李金心里惦记着还要喂马,我太姥姥唤他说“马早就喂过了,不用去管。你抓紧些时间吃饭、怕一会天黑时,骆瞎子就来,还得去……去过阴接你爹。”

今日的晚饭,桌上竟摆上了罕见的白面馒头,大碴子粥,过了油的芥菜丝,还有一小块腐乳。

李金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好久没吃过这样的饭菜了,他甚至忘记了进来所发生的诸多事情,一心都在嘴里。

入了夜,骆瞎子方才回到李金家,叫了叫门后,听有人应了,进到屋里。

李金家的房子坐南朝北,卧室里的炕是东西搭建的,东西挨着墙,北侧墙上挂着一扇小窗,窗外是厨房。

在炕的正中间,用细线拉起了一道黑布帘,李金、李时进、我太姥姥现在都在黑布帘东侧的炕上。

骆瞎子叫李金挨着黑布帘头朝北平躺下,右手伸出探到了黑布帘的另一侧,骆瞎子交代“一会吹了灯,谁也不许说话,更不许看。看见了阴差是要折寿的!”

我太姥姥不敢吱声,又隔着李时进拍了拍李金,那意思是说,折寿可是大事儿,担待不起。

骆瞎子吹熄了屋内的油灯,向屋外走去。

此时那阴差正靠着李金家院墙找了处避风的垛子等着骆瞎子,一身的长马褂,手缩在袖子里,胳膊上夹着一张木质面具,这么冷的天也没带帽子,青皮的寸头,看着直叫人发冷。

见骆瞎子来了,忙问“都归置好了?”

骆瞎子说“王八犊子的,你就放心好了,按你说的,在炕中间挂上了黑帘,跟那娘俩也交代说了,不行说话,更不行看,一准认不出来你。”

那阴差也不讲什么,将胳膊里夹的面具戴在脸上,是一张狰狞的,龇牙的厉鬼像,有些像唱傩戏的。“走吧。”

骆瞎子打头里引着,那阴差跟在身后,骆瞎子埋怨阴差总是板着个脸,没的个笑模样,说起话来,惜字如金,少之又少。

阴差回他说“生来的面相,天生的话少。”

说话间,骆瞎子同那阴差已走进李金家。

李金平躺在炕上,闭紧双眼,紧张的神情令他不由自主的握住了一旁的黑布帘,他屏气凝神仔细听着屋子里的声音。

从脚步上听,骆瞎子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有人躺在了炕上,隔着黑布帘躺在李金的身旁,躺下时带过的风吹晃了布帘,掠过李金的脸颊。

那人踢掉了脚上的鞋子,鞋子落在地上的声音十分清脆。

不大一会,从布帘的另一侧伸过一只枯槁的手,在摸索了几下后,将一根细绳递在了李金手里。

李金知道应该是那个所谓的阴差,可还是着实的被吓了一跳,背后冒出的冷汗很快聚成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浸湿了李金的衣服。

李金有一种压迫感,那种不安使他很想大声的喊叫出来,可被他忍住了。

黑暗中里传来了骆瞎子的声音“把绳子系到手腕上。”

李金听后照做,他将隔壁送来的细绳系在自己右手的手腕上。

“鞋。”隔壁的人突然开口说了话。

骆瞎子听了话,忙将地上李金的两只鞋,翻过去一只。

这是来时路上阴差告诉骆瞎子的,过阴时要将床下的鞋翻过来一只,一仰一覆。

在鞋边点一支红蜡,看着蜡的人叫“打蜡”,若是蜡烛燃尽前,过阴去的人还没有醒过来,打蜡要将那只翻过去的及时摆正回来。

骆瞎子将鞋摆好后说道“睡吧,李金睡吧,有人叫你再睁眼。”

也许是因为太过疲惫,李金躺在床上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金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在他的名字,他缓缓睁开眼睛,坐起身子,就着地上微弱的烛光,李金瞧见有一人正站在自己的脚下,那人脸上带着一张张牙舞爪的鬼怪面具“李金,李金,李金。”

李金不敢应他,忙在屋内寻找骆瞎子的身影“骆叔!骆叔!”

屋内的桌子早在骆瞎子同三桂媳妇打斗时就已经损坏了,只剩下两只凳子,骆瞎子坐在其中一只凳子上背靠着墙小憩。任凭李金如何的喊叫,骆瞎子浑然不觉。

那阴差对李金说到“魂离了体,他听不见你说话,别耽搁时间,跟着我走。”

李金回过身子向后瞧了瞧,那炕上,赫然还躺着一个人,不正是自己吗?

不等李金犹豫,那阴差又催促他说到“要救你父亲,快跟我走,耽误了时机可不成!”

李金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这两天见的鬼还少吗?没什么了怕的了。

李金起身,下炕,想要将自己的鞋穿上,却发现手触碰到鞋时,竟然平空的穿过了。

阴差告诉他,过阴不能穿鞋,穿了鞋,路走实了,就回不来了。

李金瞧了瞧那阴差,也是打着赤脚站在地上。

临走时,阴差趴在骆瞎子脖子后,吹了三口气。

骆瞎子也是年岁大了,依偎着墙差点睡着,忽然间只觉得有人朝着自己颈后连吐三口气,那阴冷的感觉直冲头顶,霎时间打了个激灵,人也精神了“王八犊子的,鬼吹脖呀。”

这是骆瞎子同那阴差先前约定好的信号,阴差在他脖后吹三口气,证明阴差和李金已经魂魄离体,过阴去了。

骆瞎子这时便在李金鞋子旁边点上一根红色蜡烛,等蜡烛要燃尽前,无论是否找到了李时进的魂,都要赶快将李金的鞋子翻正摆放整齐,确保李金从阴间回魂来。

李金跟着那阴差驶出家门,路上没什么光亮,就连月光也不见,四周都被淡蓝色的迷雾包裹住,阴沉沉,叫人好不压抑。

起先阴差走在前面,李金跟在他的身后,李金怕跟自己丢,便紧赶了几步与那阴差并肩前行。

阴差迈的步子大,李金只能加快步伐,很是吃力,好在那阴差也发现了,缓下了自己的步子。

李金见他照顾自己,警惕之意也放松了许多,尝试着与那阴差搭讪道“怎么称呼您?跟您同一路,也总该有个称呼吧。”

那阴差想了想,同李金说你就叫我鬼叔吧。

李金说“鬼”,怪吓人的,换一个称呼呢?

那阴差说就叫“鬼”叔好了,人总要成鬼,且有时人比鬼更可怖。

李金家里,骆瞎子席地而坐,护着李金鞋旁的一只红蜡。

“咦,这孩子这腿是怎么了?”我太姥姥本盘坐在炕上,看见李金两双腿凭空里像走路一般晃动不由得发了问。

骆瞎子抬眼看看了说,没事儿,这是上路了。

李金同那阴差在路上走了一阵,始终是小路,路上迷雾漫漫,走着走着也不见改变路线,却上了一条大路,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影影焯焯。

李金暗自里偷偷打量路上的人,无论男人女人都穿着宽大的长袍,低着头,没有任何神情,只在专心赶路。

李金下意识的拉住了一旁的鬼叔,鬼叔告诉他不要紧张,都是赶路的人。

路上的鬼魂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尽量避开李金与鬼叔。

一路上三三两两也遇见了几个同带鬼怪面具的人,其个别同鬼叔微微点头示意,鬼叔点头回应,看着是相识,但也未有太多交流。

李金看那面具似乎都是一个样子,没见有什么不同之处,正在好奇,这些阴差怎么知道彼此是否认识。

鬼叔突然提醒道“快要过阴河了,走桥中间,千万往水下看。”说话间拉着李金的那只手上又增添了几分力气。

大路终于要到了尽头,一座九孔的石桥屹立在水面上,黝黑的水面上没有一丝涟漪,看起来是那么的平静。

桥的尽头是一座三层高的城门楼,两侧围着城墙;门楼上是四角攒尖的房顶,数不清的翘脚,每个翘脚下都挂着铃铛。

鬼叔拉着李金的手,上了九孔桥,过了阴河,来到了城门下,站在跟前李金方才看清那城门之上匾额上的字“阴市”。

鬼叔跟他说,人死后都要先到阴市,阴市里由判书登记造册,可以投胎转世的鬼魂在阴市领了文碟去到孟婆处,喝了孟婆汤经六道轮回转世;有业障的需到十殿阎王处等候受审,发配到各个地狱受尽惩罚后,再入轮回;不够投胎转世的,发回原籍,由当地城隍管辖。

李金问鬼叔,发回原籍是回到原来的家里吗?

鬼叔告诉他说是埋葬处,所以有的坟里住着鬼,有的却只是一座空坟。

城门口有两只三尖头夜叉鬼,手持钢叉,将李金同鬼叔拦下。

鬼叔并不慌,伸出左手给那夜叉鬼一看,他左手手心上印着个“幽”字,鬼差知道这是领了号的阴差,便不相拦,指着李金说“这小孩儿?!”

原来是因为走阴的人只是灵魂出体,魂魄里夹杂了些许阳气,与其他鬼魂不同,不该到此处来,故那二鬼拦住盘问。

鬼叔回答说“这就要到判书那里登记造册,是个寻人的。”

问清楚了缘故,那二鬼差对鬼叔与李金放了行。鬼叔拉着李金径直走向城内,拐了几拐,来到一处门房,敞着门。

门房内坐着一带瓜皮帽的青年人,肩上蹲坐着一只猫,那猫短毛、哲耳、月牙白的毛色,李金从未见过。

李金问鬼叔说“这人就是判书么?怎么还养了个怪猫。”

鬼叔告诉他说,这人不是判书,至于那猫应该是洋人养的一种猫。

见判书不在,鬼叔同李金便站在门外等候,可等了许久却也不见判书回来,便有些着急,鬼叔向着门房内那戴瓜皮帽的青年人抱拳拱了拱手“跟您问一下,判书人呢?”

只见那青年人站起身来,也不说话,走到鬼叔身前,确是他肩上蹲坐的那只猫单伸出一只爪子来,肉垫朝上伸向鬼叔面前。

鬼叔有些不解“这?……”

没等那青年人说些什么,他肩上的那只猫却开口说起了人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只见那猫张了张嘴,漏出左右前齿两只尖牙,舌头舔了舔上牙床,确从它嘴中传出女人的声音来“这还不明白吗?”

鬼叔与李金见那猫能开口说人话,都有些吃惊,尽管鬼叔是作阴差行当的,千奇百怪的事儿也见得多了,什么样的鬼也都见过,可这猫说人话他是真真的头一次听见。

鬼叔先是看了看那戴瓜皮帽的青年,但又觉得不大合适,只能对着那猫结巴了起来“……这,不…..不明白。”

那猫说“正是因为你不明白,这才跟要跟你你要些明白费!”

一听“明白费”,感情这猫是跟鬼叔和李金要钱呢。

鬼叔不知道该回说些什么“……这……”被猫要钱,他这辈子更是第一次。

这时候那戴瓜皮帽的青年人开口说了话“我师姐说的没错!”

这下更叫鬼叔与李金吃惊了,这戴瓜皮帽的年轻人居然喊一只猫作师姐。

瞧这鬼叔和李金吃惊的表情,戴瓜皮帽的年轻人说“别大惊小怪,它入门比我早,自然是我师姐。你不是要问判书去哪了吗?寻人问事儿,我们得收钱!”说罢后也伸出了手,食指与拇指贴在一起搓了搓。

那猫也符合着说“得收钱!”它摆不出青年人那样的动作来,但也收缩着伸了伸自己那尖锐的指甲。

鬼叔有些无奈了,但也是急着找判书寻那李时进的生魂,眼下不得不问问眼前这一人一猫判书去了哪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随手掏了下口袋,自己这时过阴哪里带了钱!

那戴瓜皮帽的青年人说“可以打个欠条,日后我找你要去。”

那猫也是附和着说“能赊账!”

鬼叔不得已给这一人一猫写了一张,欠五个大子的欠条,可落款时却犯了难,他不好写下自己的真实姓名。

那青年人伸手将欠条拿起收了起来,说不用写什么落款了,有个条子就行。说话间指了指头顶“等回到上面,我再去找你收账。”

那猫见青年人收好了欠条,又张口说“这次至少得四、六分钱!”

那青年人连声说“好、好、好,师姐,四、六分账。”

这猫听了后甚是满意,自顾自蹲坐在青年人肩上舔起了自己的爪子。

鬼叔这时候问那青年人说“这回能告诉我判书去了哪里吧?”

青年人回说“堂前有一幢案子,他正记录去了。这会应该快回来了。”

说话间只见从门房后庭里走出一人,正是这阴市的判书,好巧不巧。

见判书回到了门房,径直走到书案里落了座,鬼叔不由有些懊恼起来,怎叫这一人一猫还骗了五个大子“害,这钱花的冤枉。”

判书听了,嘴角撇着笑,抬眼看了看那戴瓜皮帽的青年人“又在我这哄骗人家钱财。”

那戴瓜皮帽的青年人却说“哪里是哄骗,生意而已,有买有卖。”说罢后同判书告了辞转身出了门房,路过鬼叔时还不忘记说了句“别忘了,还欠我五个大子。”

那猫也说“五个大子!”

鬼叔气的直咬牙,却也告诉他放心,自己忘不了。

青年人扛着那猫走后,鬼叔向着门房内书案后落座的那人抱拳鞠躬““判书,今有朱城子下李村人李金到此处寻人。”

那判书问了下寻的人生辰八字。

鬼叔并不知道李时进的生辰,李金诺诺的回说了父亲的生辰。

那判书凭空里像是在翻阅着一本书,不多时说“确是不到寿辰,到甲癸街接回吧。”

鬼叔向着判书拜谢,后领着李金朝甲癸街寻去,原来这阴市的街道都是按照甲乙丙丁与十二干支命名的。

到了甲癸街,街上没人,只一人正在闲逛,到了近处,李金一瞧那人便脱口而出“爹。”

李时进却似不认识李金一般,依旧迷迷糊糊的样子。

鬼叔说生魂到了阴市都是这般模样,呆傻。说话间挽住李时进的手腕,拉着李金沿着来时路走去。

到了阴河,还不等鬼叔与李金、李时进三人上桥,打一旁来了辆马车,问鬼叔三人是否需要搭乘。

鬼叔心想搭乘马车能快一些,便拉着李金与李时进上了马车,车上已经坐有几人,剩下的空位很少,大家只能挤挨着坐在一起。

车夫喊了一声“坐稳!”驾着马车朝桥上驶去。

偏在过桥时,一个不稳,马车翻下了桥头,连人带车折下了河里。

李金水性不错,手脚并用,几下便扑腾出了水面,漏出了头。

水面很宽,看不见边际,听得身后哗啦一声,李金扭过头一看,是那阴差,鬼叔从水里出来,向李金喊着“跟着我向岸上游。”

不见其他人从水底出来,李金有些着急,在原地踩着水,不动地方。

鬼叔更是急了“快,到岸上再说。”

李金只能先跟在那阴差的身后,向岸上划去。

说是岸,可李金跟本看不见,只能跟着鬼叔往前游着,游不多时,见前面有一渡口,鬼叔扶着渡口处的木板上了岸。

鬼叔在岸上站定了脚步,伸手拉住水里的李金,将李金拉了上岸。

鬼叔说“不敢在这里多耽搁,咱们俩得赶快回到阳间去。”

李金不肯走“我爹还在水里。”

鬼叔说“你听我话,先回到你家里,我有办法救你父亲。”

说话间拉着李金起身便走,茫茫黑雾中,也不见有路,但脚下却十分平坦,走了不知多久,见前方有些光亮,再走近些,李金才发觉这是自己的房子,房门正开着,光亮就是从这门内发出来的。

可自家的院子去到哪里了?平地里只剩下了一所房屋,院里连通养在院子里的那些个牲畜全都不见了。

不等李金想的明白,鬼叔着李金的手,将他拥入门内。

再睁眼,李金发现自己又躺在了炕上。黑布帘的另一侧有人说了话“老骆,送送我,有两句话说。”

是鬼叔的声音。

骆瞎子搀着鬼叔出了门,鬼叔趴在骆瞎子耳旁说“本来想搭段马车,走到阴河上面,马车翻了。”

骆瞎子说“阴间的事儿我不懂,那阴河是怎么回事儿?掉里面了,人咋办!”

鬼叔同骆瞎子说,阴河连着畜牲道,那一车的鬼,加上李时进的生魂,肯定是投了畜牲道去了。

骆瞎子急的不行,鬼叔说别急,临掉下河前,我试图去拽李时进,人虽然没拽住,但扯掉了他衣领上的一块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