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招魂贰
  • 宽城诡事
  • 湖崃
  • 2838字
  • 2022-01-10 18:47:35

李时进身上被骆瞎子下了针,分别扎在了“鬼腿”、“鬼路”、“鬼市”这三个穴位上,银针打斜刺进了肉里,原本这几处被下了针的穴位都凹陷进了肉里,随着李金折返回来,在马厩外的一通喊叫,李时进身上“鬼市”这个穴位忽然跳动起来,如同是孩童幼儿时的囟门一般,一跳一跳。

最后“鬼市”这穴位竟像是吸足了一口气憋住,鼓了起来。

骆瞎子对窗外的李金喊了声“回来了!”说的是李时进身上的一缕魂已经找回来了。

骆瞎子心下也有些欢喜,先前他还担心着李金岁数小,没经过什么历练,叫他一个小孩子夜晚里出去叫魂,万一他一个害怕,再耽误了事儿。可现下李时进的一缕魂回来了,骆瞎子便也放下了心,心里称赞着李金这孩子还真不错。

骆瞎子喊李金先回屋里来。

李金进问骆瞎子说,不用再去找了吗?

骆瞎子回说,还得去找,你爹统共丢了两个魂,还有一个魂飘荡在外面,得叫回来。现在你已经叫回来了李时进的一个生魂,生魂不会说谎,我先问一问他,知不知道另一个丢了的魂的下落,要是知道下落,你再去叫魂也有个方向。

骆瞎子抽出扎在’鬼市‘上的银针,指尖在李时进的穴位上画了个什么符号,闭眼念诵起经文来,与那回来的生魂进行交流。

躺在炕上的李时进人没动,也不见他嘴唇动弹,却从嗓子里冒出生硬的话语声来“家里还有一个鬼,我看见他了。”

骆瞎子继续用蒙语念诵起经文,每当他念诵完,李时进的嗓子里便传出一句生硬的话语来,看样子是一问一答。

李金听骆瞎子念诵着的经文发音上多有重复,应该就是骆瞎子先前讲给自己说的,经文千变万化,人听起来只这一句,传在鬼的耳朵里便不同了。对于生魂可能也是如此,骆瞎子念的经文传到父亲的生魂耳朵里,便成了句句不同的了。

李时进的生魂说“家里还有一个鬼。”

“是个眼底长着冻疮的人。”

“我听见有人喊我,像是在很远的地方,可听的清楚,那声音引导着我,要去找那人,我不清楚那人在哪,但知道跟着声音走,就总能找得到。刚要出门,从门外又进来了一个鬼,眼底生着冻疮,拦住了路。”

“杨三!那人我认识,跟杨三去打牌了。”

“不知道,不知道究竟去了哪里。”

从那生魂陆陆续续的,且生硬的回答中,骆瞎子听懂了个大概,李时进的三个生魂,被人勾出了体外,寻找那声音便要去往,就在要出家门时,附在徐银汉带来的那支枪里的鬼魂突然跑了出来,那鬼魂眼底生了一个冻疮,血淋淋的有些慎人,他叫李时进凭空开上了两枪,生魂本就胆小易受惊吓,听了这两声枪响,连忙惊慌失措,回来的这个生魂跑到了马厩里藏起来,还有一个生魂被叫杨三的人领走说是去打牌九,就只有一个生魂循着那勾魂的声音走了。

至于是谁勾了李时进的魂,勾去了哪里,这个生魂并不清楚。

骆瞎子又念了一段经文,这段是送那生魂回到李时进的体内。

方才“鬼市”里住着的生魂提到了一个叫杨三的人,这杨三是本村人,大家都熟悉他,光棍一个,时常到家里来找李时进一起去双龙堡玩牌九。

既然知道了李时进另一个生魂的下落,骆瞎子催着李金快去双龙堡给李时进叫魂。自己则要等到天亮时赶去镇上的棺材铺,方才附在枪上那男鬼告诉骆瞎子,镇上的棺材铺,有人等。

李金不敢耽搁,加紧脚步朝着双龙堡的方向赶去。双龙堡离李村不远,但近来雪大路不好走,一脚深一脚浅。

李金边走边摸了摸身上挂着的布口袋,布口袋里混着干豆豉和盐,摸着鼓鼓的口袋,李金心里有了些底气。骆瞎子告诉他这口袋里的东西能驱邪,见到不干净的东西撒过去,自己就可脱身。

最近双龙堡近来有些不大太平,尤其晚间,说是闹鬼儿。前一阵开局坐庄的高大炮在自家房子里摆了局,正赶上那天雪大,压塌了房子,一屋子里五个人,都死在了里面。

可怜了我那杨三叔,好端端的一个人,老实,除了好赌没什么毛病。可偏偏就是这一个毛病便要了他的命。李金不由得想起了父亲的好兄弟杨三。

一路无话,李金来到了双龙堡,顺着路寻到高大炮家,只见一堆堆碎石瓦的废墟,这里自己来过两次,先前可不是这般的光景。

废墟上有几处被挖开的痕迹,前几日就是从这挖出了高大炮等人的尸体。

这是父亲平日里好来的地方之一,李金立足在废墟前,定了定神,重重的的敲了下手里的铜盆“p咚!”

“李时进,快回来,李时进,快回来。”

怀里的大公鸡此刻有了反应,来的路上李金怕大公鸡冷,便把它揣在自己怀里,用棉衣裹着,一路上它像是睡着了一般,安静的很。

直到李金敲响了铜锣,喊上了刚才那一嗓子,这大公鸡才有了反应,它在李金的怀里抖了抖膀子,“咯咯咯”的啼鸣起来。

大公鸡跳在了地上,围着自己的羽毛打转,却不像第一次那般衔起,吞下。

李金站在一旁干着急,催着那鸡“吃啊,快吃啊,快吃。”

大公鸡盯着地上的羽毛,时而啄上一口,时而用爪子拨弄一下,却始终不见它将羽毛衔起。

李金有开始敲响了铜锣,他知道父亲的魂一定就在附近,或许是什么原因才没招回“李时进,快回来,李时进你快回来啊!”

李金不敢停下来,他怕自己突然停下来,父亲的魂便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

“吱、吱、吱。”

斜立在雪里的那扇门忽然发出了声响。

门向着废墟的方向缓缓的开了一条口子,随后却又像有人推动它一般合拢了。

大公鸡也向着门的方向不停的啼鸣了起来,像是催促着里面的人快点出来。

李金更加确认了父亲的魂就在这,刚才一定是父亲的魂要回来,却拦下了。

这废墟里一共死了五个人,五个鬼在这里,老人常说横死的人投不了胎,就等在原地,等抓着了替死的人,才能投胎转世。

李金不停的从身旁的布袋里取出豆子向那门上扔去,如果那几个鬼还在这里的话,将他们打跑,父亲的魂就能回来了。

废墟上掩着的那扇门,吱吱呀呀,一会半开状,一会合拢。

地上的大公鸡始终衔不起自己的羽毛,似乎也心急了起来,它展着羽翼,抻长了脖子,怒视着那扇门,像要作战一样。

大公鸡腾空跳起,忽扇着自己的羽毛,冲着那扇门扑了过去,像老鹰捕捉一般,两只长了鸡登的利爪抓在门上,滋滋啦啦的直想。

可却还是无济于事,那扇门如同镶嵌在了这片土地上,纹丝不动的插在土里。

李金心里急的狠,转而难过,哽咽的喊了起来“三叔!三叔!你咋就那么狠心呢。”

李金想着要是杨三的鬼魂也在这里,他应该是要帮父亲的,那么多年的兄弟……

就在李金喊过后,废墟上的门又被打开了一条口子。

李金铆足了全身的力气,肩膀抵在那门上,想要将那扇门推开。

门的另一侧似乎还有一股力量,也抵住了门,朝着与李金相反的方向推着。

眼见着门一点点的在合拢,任凭李金如何用力也不足以同门内的力量抗衡。

地上的大公鸡越过李金向他身后跑去,猛然冲着那门狠狠的撞了过去“喔”的一声,那公鸡却将自己撞死了在了门上,门上流了一抹鲜艳的血痕。

那大公鸡正在李金头上撞死,鸡血溅到了他的眼睛里,热辣的发烫,李金只觉得有些睁不开眼,可有不敢去揉眼睛,生怕那门又被关了上。

李金眯着眼睛,咬紧牙关,推着那扇门,只感觉对面的力量松了很多。他腿上发力,一顶,居然将那扇门给推开了。

门开的一瞬间,李金瞧见那门后有数双冰手,那些冰手的主人们正恶狠狠的盯向自己。

一个熟悉的身影背对着李金,挡在那些冰手前,那人回过头,僵硬的脸上布满了冰爽,他硬挤出一个笑容同李金笑了笑,便被那些冰手抓进了黑暗之中。

那人再熟悉不过,杨三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