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100,心田

卢继宁再看了一下交易视频,确实如陈杰所说,每次买点和卖点都很精准。

这就很神奇了!

卢继宁是华夏最早的一批外汇交易员,对期贷、股票的交易有一定的了解。如果一个能精确踩准买卖点的交易员,只要一天,100万美元可以翻二十倍。

再看了看陈杰发来的这个叫安笠的小伙子交易美股的截图,牛!两个交易日赚了26倍,五百万美元打成了一亿二千万美元!

卢继宁动心了!股票期货双杀!

这样的人才,不!天才!如果来到华夏主权投资基金作一个超级交易员或者管理一批交易员,或者给他一个100亿美元的基金,则主权投资基金每年的投资收益肯定会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

而且,在某些特殊时候,国家如果在汇市要针对特定国家货币釆取手段,就会更能发挥资金的作用,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这个安笠绝对是一柄锋利的金融之剑。

这样一来,自己这个董事长往上再拱一拱的机会就大了。

只是这个安笠肯定不缺钱,用高薪是招揽不到他的。

用名誉?官位?身份?或者三者叠加?

卢继宁拿起工作专用手机,拨通了人力资源部总经理候湘丽的电话。

“候总吗?有这么一个年轻人,名字叫安笠,,,不是普通的安排工作,而是全力以赴的招揽过来委以重任!对,全力以赴,可以给出我们能给到的任何条件!对,要快!越快越好!

。。。。。。

这个时候,安笠的大名已经传遍华夏投易圈。

央行、宇宙第一大行、社保基金等国家机构,中信证券、海同证券等国内前几位的劵商,重洋投资、太阳资本等国内最大的私募基金,,,有的在研究怎样招揽安笠?有的在研究如何防止安笠侵蚀自己的利益?

而此时,安笠正在呼呼大睡!

安笠又来到那块如玉的田野漫步,他已经非常熟悉这个地方,他把它命名为“玉壤”,晶润如软玉,灵动如息壤。

“玉壤”已经成长到超过一平方公里,而且在继续成长。

这是在什么地方呢?

安笠环顾“玉壤”四周,除了无数纤细的光丝从四面八方射来,一片昏暗。

远处那个盛装的巨大骑士如山峰一样耸立,似乎看守着“玉壤”一样。

“哦,白色小豆长出了一片叶子!”安笠走了过去,三个小豆芽已经分开了一丈左右,构成了一个等腰三角形,而这个等腰三角形又在“玉壤”的中心。

白色的小豆芽上伸出了一片一毫米左右蜷曲的白色叶子,除了颜色,纹路都看不清楚。

安笠走过去,白色小豆芽如有灵性一般,将叶子朝向安笠的方向,并灵动的上下点了点,似乎在向安笠打招呼。

坐到等腰三角形里面,安笠觉得有一些无形无相的东西直往脑子里钻,而自己又感觉不到什么,只是觉得极为舒适,脑袋象是在被拓展开发一般,感觉越来越灵敏,思维更加深邃宽广。

安笠尝试了一下,似乎等腰三角形正中间的位置,那些东西往脑袋里钻的速度似乎最快,最后就盘膝坐在正中间,静静享受那种美妙的感觉。

安笠自己不知道,所谓的“玉壤”正是自己出生至今接受的外界意念及情绪的总和,俗称心田。只不过安笠自从成为网红之后,接受的情绪是一般人的几百万倍。

普通人的心田也就几个立方厘米,而安笠的心田光平面就超过一平方公里,厚度还难以测量。

而且一般人接受外界的意念和情绪之后,自己没有能力进行甄别和过滤,心田一片混浊无序,而安笠自从拥有阅心术后,可以有意无意的对接受到的意念和情绪进行分析、甄别、过滤。比如一些极端的恶念和善念会被安笠阅读,而在善恶之间的一些意念则会在甄别之后留存。

所以,安笠的心田“玉壤”晶莹如玉,灵动如生。

我们一生中被人漠拜,被人批评,被人想念,被人侮辱,被人表扬,被人讽刺,被人挖苦,被人喜欢,被人爱恋,被人憎恨,,,九成九的人把这些情绪,直如风来又风去,但在古代先贤看来,这些无一不是宝贵的财富。

安笠现在收藏了无穷的宝藏,但他还不会使用

直到脑袋似乎再也不能吸收,安笠在怏怏的起身离开。

安笠醒过来,正是凌晨六点半,天色正好蒙蒙亮,安笠感觉自己象吃了君子丸一般精力充沛。

安笠打开灯,准备起床锻炼,突然发现右侧床头柜上有一张白纸。

白纸上面写着:令弟在南方一千公里处,只有跟着我才能找到。如果你决定让我带你去找你弟弟,请在今天头条你的帐户上发这样一条信息:我准备好了。我就会来找你。

有弟弟安芯的消息?弟弟在南方一千公里,那正是粵州、香港、澳门啊!

安笠兴奋起来,一千公里并不远!

这个消息源怎么知道弟弟在南方呢?会不会是骗局呢?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地址而要我跟他一起去呢?难道是骗局或者是陷阱?

是不是骗局是不是陷阱自己都要去走一趟!

看着纸条上漂亮的书法,安笠心想又是谁放了这样一张纸条在这儿呢?难道有陌生人进入了自己的卧室?这不可能啊!安笠走到门边,发现门反锁得好好的。

走到几个窗户边检查,终于发现北边有两扇窗户没有锁好。

这个窗口离地八米多高,从地面上来二楼的可能性不大,难道是从楼顶下来的?这个别墅可是除了监控系统以外,还有红外报警装置。

还是让张保带姜战、陈武及保安队来处理吧!

不到五分钟,张保带着姜战等五人到达安笠的卧室,安笠将发现纸条的情况跟他们讲述了一遍,五人全部大吃一惊。

乔迁第一天,戒备森严的别墅就出现了不速之客?!

张保连忙分派人手开始调查,安笠则穿好运动服向运动场走去,姜战连忙跟在后面。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