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99,百亿级的亏损

傅小燕脸一红,却没有说什么。胡志红拍了拍后脑勺,莫非我当了一晚上电灯泡?

安笠带着胡志红、傅小燕走出办公室,却见女管家方兰正候在办公室外。

“少主,晚上好!我领傅小姐去客房了,”方兰欠身说道。

安笠心中一片泥马飞过,这个服务太到位也是有缺陷的啊,有些事我这个少主是可以亲力亲为的。

傅小燕则心中一松,又有些微微的失望。

“那好,到顾好傅小姐!”安笠对方兰说完,对后面的张保说道,“你带胡总去休息吧。”

安笠自己意兴澜珊的回到卧室,天人交战半天,还是洗澡上床睡觉。

。。。。。。

星沙市一个普通的居民区大楼,是湘州国家安全机构的一个办公点。

刘振兴虽然一直被蒙着眼晴,但通过所处环境空气湿度的变化,以及隐约传来的说话者的口音,他知道自己回到了星沙。

这样看来,他们对自己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刘振兴对自己未来的命运,不是很乐观。虽然进入情报机构,已经接受过相关的培训,要接受一切已经到来的结果,但是刘振兴还是深深的不甘。

门开了,有两个人走了进来,紧接着自己的头套被摘掉了。一团柔和的灯光笼罩着自己,虽然双手双脚仍然被铐在铁椅子上,刘振兴还是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

适应了光线之后,刘振兴极力辩认审讯人员的面目,可惜他们隐在灯罩外的黑暗中,怎么样也看不清楚。

“姓名?年龄?国籍?”

单刀直入,没有任何寒暄和背景,对方势在必得。刘振兴决定配合对方的调查,刚才适应灯光一瞬间,他已经从铁椅上、地面、墙壁上,看到了大量的血迹,有流动状的,也有喷射状的,也有水滴状的,还有血泊状的,这明显是一间刑讯室。

“冯·索布恰克,37岁,澳洲人!”

“还有什么曾用名?”

“刘振兴。”

“呯!”一根橡胶棒敲在刘振兴左臂上,彻骨的疼痛传入大脑,刘振兴“噢”的一声叫了出来。对方明显不满意只答出一个曾用名的答案。

“曾用名?”

“刘振兴、买买提都不拉提、理查德、曾经权、尤素夫。”

“职业?”

“澳洲秘密情报局亚太处中国科经济情报小组成员。”

“这次进入中国负有什么特殊使命?”

“搜集华夏钢铁生产数据包括产量、能耗,,,,,”

。。。。。。

葛伟东静静地看着电脑上老板传过来的信息,脑海中翻腾起来。

老板竟然在快要收获的时候,跑到国外去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一定是有什么危险了!

操纵市场?内幕交易?哪一项都是成立的。但历年都是这个玩法,难道老板的靠山倒了?

自己也得作出安排了!如果自己进去了,真的没有人能保证得了自己的安全。

葛伟东觉得心中有些发虚。

好在这几年已经洗出去七十多亿,过日子不成问题。

“嗯,有意思,安笠和甄冰冰对上了!竟然贴出了在美国市场的操作实录,这虽然可以证明自己的财富来源,但不是向全世界昭告自己是个移动的摇钱树吗?这样做太危险了!”

葛伟东拿出一个新加坡电话卡,拨通了老婆马丽的电话。

“马丽,我后天飞新加坡,在哪儿要呆一段时间,国内这儿有什么要带出去的吗?”

“哦,将保险柜里的东西清一清吧,特别是那些首饰手表什么的带出来,走的时候没来得及。”

“那行,没什么就挂了啊!”

。。。。。。

华夏主权投资基金董事长卢继宁最近比较烦,期货部在美国石油期货上出现方向上的失误,目前已经出现百亿级的亏损,但因为结算日期尚有大半个月,各方都还尽力捂着。

陈杰也是石油期货上的常胜将军了,08年金融危机时判断正确,一次性获利超过十五亿美元,是华投公司教父级别的交易师。

这次叙利亚战争,竟然把方向判断反了。

一般来说,中东地区发生战争,石油价格肯定会暴涨。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期间都是如此。

所以,陈杰在判断美军会介入叙利亚内战之后,买入了大量看多期权。

但是事与愿违,美军的介入规模较小,对石油价格影响不大。

而美国页岩油技术的突破,石油产量节节攀升,彻底打破了市场的供需平衡,石油价格从110美元附近跌到70美元左右,让陈杰的多单出现严重亏损。

马上就要换届了!如果一切风平浪静,自己到一些财税部门当个部长可能性很大。但现在出了这个事,一旦曝光,一定会影响自己的口碑,甚至会牵扯出其他的一些问题。

到时就不是能不能升迁的问题,而是能不能顺利降落的问题!

“嘀铃铃!”陈杰电话!

这小子!接不接呢?卢继宁现在一听到期货、石油两个词就头痛!

“陈杰啊,有什么事?”

“老板,有一个人可能会解开目前的困局?”

“有这样的人?他有什么三头六臂能在半个月内解决百亿元的亏损啊?”卢继宁觉得陈杰有点失去理智了,不由得升高了语调,一个人?解决困局?怎么可能!

“老板,我发个视频和一个网页链接你看看。如果我们把这个人招揽过来,一定会解决目前的问题!”陈杰的语气很坚决。

卢继宁克制了一下自己的火气,冷冷的说道:“发过来吧。”

挂断电话,卢继宁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异想天开!”

怎样才能弥补这个大窟窿呢?还是实事求是的向上级报告呢?还是在内部消化呢?

卢继宁倒了一杯白开水,将降压药吃了。

“嘀”信息来了。

卢继宁把杯子放下,用纸巾擦了擦手,从沙发上捡起手机。

一个视频里是一个小伙子正在做美国石油期货交易,卢继宁带上老花镜认真的看了一遍。

陈杰附了一个简单的解释,“每次买入都是最低点,每次卖入都在最高点,准确率百分之一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