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96,牵手

韩平之喝了一口茶,他明白了甄冰冰还是想出一口气,于是说道:“也好,冰冰这次争购别墅失手,让有些人瞧不起我们的实力,正好趁机整一下这个安笠,让那些人闭嘴。

另外,冰冰刚好有部电影要安排在八月暑期档上演,我们趁机炒作一下。”

“对,不整死他我走红毯都会有心理阴影!”甄冰冰兴奋的点上了一支烟。

“那就干吧!我马上安排各种大V、段子手、专家干活,把他这个文明绅士整成文化流氓,大毒枭,幼女猥亵犯,,,”曾玉茹象闻到血腥味的鬣狗一样,也兴奋起来。

。。。。。。

华强、陈敏、向军三个人本来想联手在酒场上斗一下安笠这个地主,可是旧仇未报,又添新恨,最后被管家一个一个的抬到客房休息。

胡志红喝了个七分量,就不喝了,车也开不了,便向老婆请了假,不回家了。

傅小燕喝了几杯酒倒是状态很好,要求安笠派司机送她回家,任荷花要求她就在这里休息,她说这个没带那个没带,女管家方兰告诉她,这儿什么都有,名牌化妆品、内衣、睡衣一应俱全。

带傅小燕看过之后,傅小燕只好答应留下。

安笠将胡志红、傅小燕请进自己的办公室里。

“这么大的办公室,你一个人用不浪费?”傅小燕一进门就惊呼。

“我也觉得浪费。”安笠回应道。

胡志红则来到自动化办公区,打开电脑,查看各种交易软件,通讯状况,然后竖起大拇指,“还不错,就是分析软件比我的差一些,我来帮你安装一个。”

说完坐下来劈里啪啦敲起了键盘。

安笠带傅小燕在办公室参观起来。透过南面的窗户,能看到山下低处密密麻麻的灯光,远处一栋高楼彩灯不断变幻着不同的色彩,傅小燕问:“那就是半岛大厦吧?”

“应该是吧!”安笠答道,身边的傅小燕明眸皓齿,一张俏脸吹弹可破,一阵阵莫名的香气传来,让安笠迷醉。

走动之间,傳小燕的身体偶尔碰到安笠的身体,让安笠内心升起一种渴望。突然之间,安笠从傅小燕的心声中,发现她对这种触碰也非常愉悦。

来到东面的大窗户前,向阳湖上几只游船带着一船的彩灯在湖上漫游。

“象不象彩蝶在湖上飞,互相追逐很浪漫的样子?”傅小燕兴奋的问。

“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

.......

安笠突然想起杜甫一首描写蝴蝶的诗,顺手念了上半阙出来

........

傅小燕转过身,朱唇一启,

“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

一字一字,如子弹般射进安笠的心里,安笠情不自禁地拉起了傅小燕的手。

“少主!茶、水果来了!”

门口传来张保的声音,傅小燕迅速甩掉安笠的手转过身看向窗外。

安笠的心刚刚燃起的火焰,被张保的一声叫唤浇灭,安笠心中暗恨:本月扣你工资!

张保推着一个小车,上面拿了一些切好的水果拼盘,茶水,点心,来到茶室区,一一放在茶几上。

“小燕,去喝茶吧。”安笠轻轻拍了拍傅小燕的肩膀。

“嗯。”傅小燕轻应一声,如水的大眼睛在安笠脸上掠过,轻柔地转身向茶室走去。

安笠走到胡志红的后边,胡志红说:“还有两分钟就好,赶得上美国开盘,放心!”

“那好,搞定之后到那边茶室喝茶。”

茶室里有一张英式圆桌,傅小燕正在用小银勺在茶杯里转动。安笠走过去,张保为安笠也倒了一杯茶。

“晚上喝茶没事吧?”安笠看到傅小燕心中传来的各种念头互相冲撞,关心的问,然后摆摆手让张保出去。

傅小燕抬起头,轻轻地喝了一口,“没事的,这种红茶很淡。”

“怎么突然想起来买房了?”傅小燕见安笠沉默就问道。

安笠看着傅小燕说:“爸爸妈妈要去找弟弟妹妹,我担心弟弟妹妹找到了没地方住,或者说不喜欢在那些地方住,或者为了弥补他们吧,我就决定买一幢最好的房子给他们住。”

“弟弟妹妹真可怜!”傅小燕是安笠会最早的成员,也是今天通过“文明绅士”才知道安笠还有一个失踪的弟弟妹妹。“不过,他们有你这样一个哥哥,又非常幸运!我相信你很快就会找回他们的。这不是我安慰你的话,也不是我的希望,而是我的直觉。”

“谢谢你!现在真的好想他们!”

“安笠,搞定了,可以开始了!”外面传来胡志红的喊声。

“小燕,来看我薅美国人的羊毛!”安笠对傅小燕说。

安笠坐到电脑前,点开交易系统,翻了翻,在纽约原油期货上果断开了七成多单。

傅小燕端着水果拼盘走了过来,递给正在看安笠下单的胡志红一把叉子。胡志红叉起一块西瓜,对傅小燕小声说:

“安笠开了原油的多单,一千一百多万美元,赌原油价格上涨,,,你看涨了,哇,起来得很快,,”

傅小燕对期货、股票也有相当的认识,对安笠一次开七成仓,特别担心,万一爆仓了,七千多万软妹币立即就没了,看到价格上涨了,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胡大哥,这个仓位是不是太重了?”

“是的,在一般人来看,这是绝对不可以的!爆仓的风险太高。但对安笠来说,这已经很保守了,,,

看!己经涨了6美元了,安笠平仓了,不到十分钟,我看看赚了多少,近三百万美元。”

傅小燕有点明白了,安笠为什么突然之间那么有钱了?为什么胡志红愿意先出一个亿去创办公司?原来安笠就是一棵活的摇钱树。十分钟,赚二千万软妹币,一分钟超过自己十年工资,超过原来四十年工资。

不过,傅小燕一点也不眼红。她一直认为每个人的财富和个人的能力是匹配的。你如果能力不够,财富在你面前你也发现不了,即使得到了,也把控不住,甚至会成为伤害自身的利器。

相反,她为安笠感到高兴。他让自己加入了红笠资本,还送了自己一部车,对自己已经非常好,一个人应该知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