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92,是你女朋友吗?

老祖宗早就说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自己为什么要自认老子天下第一呢?

那个年轻的小伙子不仅武功高强,要杀自己直如杀鸡一般简单。他冲进自己身体中的那股力量,要摧毁自己的五脏六腑,简直易如反掌,而所有的法医没人会检查得出来。

而自己最后为什么会神态平常的交代自己的犯案过程?孟洪斌至今也想不明白,也没有听说过有这种先例。

如果不是双手双脚被铐住,孟洪斌真的想自己煸死自己。

现在他只想早点交代完自己的罪行,与过去的愚蠢行为做一个干净的切割,然后静待最后的惩罚的到来。

。。。。。。

傅小燕看着安笠发过来的地址,这不是星沙最有名的权贵富人区吗?而一号别墅,不就是网上盛传某个富二代官二代一次性抛出三个亿,与著名影视明星甄冰冰争购的那栋最豪的别墅吗?难道这个富二代官二代就是安笠?

胡志红倒是心中了然,以安笠赚钱的速度,三个亿也就是一两天的功夫。但以胡志红稳重低调的个性,认为安笠一次性三个亿现金购房实在是太高调了!

购买三个亿的最豪宅已经够高调了,还要一次性付款,而且还要与娱乐圈一姐甄冰冰争购,这是要冲出地球走向宇宙的节奏吗?

不是买不买得起的问题,而是是否有必要的问题。

但安笠既然买了,胡志红自然会祝贺他。

他从自己的珍藏中,找出一副董其昌的书法,向“春熙苑”开去。

当安笠觉得身体如风帆迎风而起,有一点点肿胀的感觉的时候,他逐渐收攻。

华强最先醒了过来,看着正在收功的安笠,说道:“自由博击将肉体的力量,速度,攻击防守策略,发挥到了极致,但终究只是肉体的力量,只是发挥人体潜能的第一步而已。”

“说得没错!”向军也醒了过来,“看着安笠练习,我才知道身体被禁锢得有多厉害,我看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陈敏习练的鹰爪功,是外家硬功的代表。但安笠今天的练习,让他所得最多。他明白了,鹰爪功如果仅仅修练力量,并不是真正的鹰爪功。如果以内功为基础,鹰爪功的威力会增强百倍以上。

家族典籍里有修练内功的功法,但是没有人懂得修炼。今天,陈敏从安笠身上看到了修炼内功的希望。

安笠收功完毕,自觉消耗甚巨的内力、精神力倶恢复正常不说,还略有增益。

看到三个发小殷切的目光,安笠嘻笑着说:“我什么都没教啊!”

三个人一愣,想起自己的师傅教授一些招式的口头禅“不要外传啊”,顿时纷纷表白:

“我只是偷师而已!”

“我看见了,模仿了一下而已。”

“我什么都没看见!”

安笠看了三人一眼,呵呵一笑,“今晚不陪你们吃饭了,我有两个同事过来。你们继续陪我妈我爸!”

“切,你又不是美女!”

。。。。。。

贺东方接到张保约稿的电话,本来并没有十分重视。做为华夏最知名的法学家,每天来约稿的人不计其数。

但当他看完张保转来的巜湘州法制报》的文章,心中一股无名火起。

如果把正方防卫的法定标准,歪曲到力量的定义,那基本上就毁掉了正当防卫。

比如说,如果一个人正在遭受不法侵害,他在反击之前,先要搞清楚对方力量有多大,速度有多快,体重有多少,然后再决定自己是否应该反击?反击到什么程度然后中止?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一个正在遭受攻击的人,本来就处于被动地位,如果继续对正当防卫做出新的限制,实际上是扼杀本已经先天不足的正当防卫。

这是赤裸裸的鼓励犯罪!

他打开电脑,略一沉思,写下了题目:

巜正当防卫不容歪曲!》

驳斥巜湘州法制报》巜正当防卫不能成为博击高手违法的借口》一文

洋洋三千字,一气呵成!

贺卫方将文章发表在自己的微博,然后又发到巜华夏法制报》自己的一个学生邮箱中,留言希望他把文章在巜华夏法制报》发表。

。。。。。。

傅小燕看见安笠站在大门前迎接,按了按喇叭。安笠立即打开副驾驶车门,坐了上去,打开大门。

“哇,好车!”

“感谢安老板关照啊!这别墅是你买的?”傅小燕慢吞吞的把车开了进去,眼前一亮,一片漂亮的花园出现在眼前。

“哇,里面这么大!这么漂亮!”不等安笠回答,傅小燕已经惊叫起来。

“这儿往左拐,对,停到这个院子里就行!”安笠指挥傅小燕把车停好,然后下车去驾驶员位置接傅小燕下车。

傅小燕一下车,看见任荷花、安天虎正从客厅里走岀来,心中顿时明白,这别墅就是安笠买的了,连忙迎过去,“叔叔阿姨好!”

“啊,小燕来了!上次多亏你写文章帮助安笠,阿姨还没好好谢谢你呢!”任荷花至今搞不清也看不出安笠与傅小燕什么关系,只好先客套一下。

“阿姨,上次的事情都是因为安笠救我而引起的,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可惜我太无能了,帮不了安笠什么。”

听傅小燕如此讲,任荷花心想,两个人一起去公园,儿子又奋不顾身救她,这关系肯定不一般。

不禁从头到脚,从脚到头,把傅小燕细细的打量了一遍,长相、身材、肤色、个头、穿衣打扮,都是一等一的,越看越满意,抓住傅小燕的右手说:“这房子是小笠买的,今天我们才搬过来。走,我带你四处看看。”

傅小燕本来被任荷花打量得一脸绯红,听任荷花一说,赶紧挽起任荷花的胳膊,说道:“有劳阿姨了!”

安天虎看着老婆带着傅小燕进了主楼,用手指了指傅小燕的背影,小声问安笠:“女朋友?”

安笠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然后对父亲说:“我去接一下胡大哥了!”

什么叫我也不知道?是或者不是,不是很清楚吗?

安天虎有点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