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9,少年

“可以了,别陶醉了!”陈敏一看安笠又出现了傻傻的猪哥样,赶紧叫醒他。问道:

“这次去西京旅游,是不是有什么奇遇啊?”安笠的表现早已让爱思考的陈敏疑惑不已。

“是啊,感觉你好像带着什么光环似的!”向军自吃饱之后,好像脑子又回到自己的肩膀上,一直在回忆今晚上发生的事情,好像处处透着古怪,特别是安笠让他和陈敏去人群中抓那个阿勇。摩托车是从后面撞过来的,车手又戴着头盔,电光火石之间,怎么可能记得人的样子呢?

华强也是点点头同意向军和陈敏的询问。

安笠看着三个发小,象看小说般看着他们心中不断冒出来的问题,既安慰又头大。

刚才那么多围观的人群误会自己,他们坚定的站在自己一边。对于自己奇怪的决定三人也是豪不犹豫的执行。现在他们心中对自己的行为有了一肚子疑问,对自己也没有半点坏心思。

但是这事没法解释,说了别人肯定不信,他们仨是一定会信的。他们自小就知道安笠从不撒谎。

但读心术太过骇人听闻!一旦传出去,官府一定抓住自己不放,各种使用!

往小里说,协助国安部门抓个外国间谍、特务,肃清各部门内奸,审个顽固的坏人等等,对于自己就是散个步一般容易。

往大里说,探查外国领导人脑中的各种秘密:国防、贸易、内政、外交等,搜集外国顶尖科学家的各种资料数据研究成果,查探金融大鳄的各种投资意向,,,

等等!好像找到赚一万元钱的方法了,“查探金融大鳄的投资意向!”对,就是它!

想到一个赚钱办法安笠心情大好,倾刻间也想好了如何回答好友们的疑问。

“还别说,这次去西京真的有奇遇。”听左右隔壁没人,安笠施展了一下自己的“魅力”,望着三个更加诚恳的看着自己的发小郑重的说,“你们知道西京是古文化兴盛之地,我在哪学到了一种猜测术。就是通过八卦预测,可以准确地猜测人的心思,准确率非常高。”

各位兄弟,只能说这么多了!自己虽然愿意为国效力,但一旦进入官府,必然失去自由,这个安笠绝对不能接受。那时只怕兄弟们想见一面都难。

而且自己必然成为各种势力争夺、毁灭针对的对象。谁愿意自己心中的秘密被别人探知啊!

如此,小命难保啊!

“切,原来是算卦!龙洞堡公园里大把。”华强一听就失去了兴趣。

“推算有多快?准确率有多高?”陈敏一下就抓住了重点。

“八九不离十!”安笠严肃的宣称。

“这么准?”向军吃惊地张大嘴。

“立刻、现在测试一下。”华强一向是个行动派。“我的暗恋对象是谁?”

“这个太简单了!当然是红姑!哈哈!”华强一提问,答案就自然在心声中表达出来了。

“原来你有恋奶奶情节!红姑都快六十了好吗!”向军看到华強一张粉刺脸更加通红,打趣地大叫起来。

“我喜欢她年轻时的样子,行不!”华强恼怒地打开了向军指向自己的手。

“这个不算。华强喜欢钟楚红我都知道,迹象太明显了。那部巜雪儿》起码看了八百遍。”陈敏沉思了一会儿,向着安笠问:

“我昨晚上做了什么梦?”

“这个太难了吧!这么虚无缥缈的事,恐怕你自己都记不清。”华强说。

安笠当然是知道答案的,但立刻回答有点吓人,装模作样的沉思良久,其实在数一只羊,两只羊,,,

好不容易捱过五六分钟,长吁了一口气,决然地说,“你做了个春梦!”

这下轮到陈敏惊讶脸红了!这都算得出?!

“哈哈,春梦!对象是谁?不会是小幂吧?”华強感觉太解气了,春梦都被揭出来了!

“难怪让那尤克逃了,原来腿早就软了!”向军也趁机落井下石。

陈敏脸红一阵白一阵,“证明我身体棒!”

向军猥琐的凑近陈敏,"是幂幂吗?爽吧?"

“你不也搂着baby爽歪歪吗?”安笠冷不丁对着向军来了一句。

向军一脸猥琐的笑容僵在脸上,半天没回过神。

“原来你也是大色狼啊!”

“baby这样的天使你也下得了手啊!”

华強和陈敏趁着向军气势低落扑到向军身上一顿乱捶。

“你们搞错对象了!安笠才是该揍的。我们的秘密他都知道了,他的秘密却守口如瓶!”向军抱着脑袋嚎叫着想转移目标。

向军成功了!三个人一起按住安笠,有人抓胳膊㡳,有人抓安笠腰眼,安笠痒不可当,双手胡乱阻挡着,“快告诉我你的暗恋对象!这样才公平。”陈敏恶狠狠的说!

“快说!”“快说!”

“哈哈,哈哈哈!我的,,哈哈,,暗恋对象,,是贾玲!”

“真重口味,该打!”

“人家那是真爱,不能打!”

“这个才是怎么下得去手!”

。。。。。。

入夜,安笠安静的躺在床上,陷入深深的睡眠。一道道白色的气体,一道道黑色的气体,一丝丝彩色的气体,在他身体上方不断的翻滚着,似乎被什么吸引,却不得其门而入,直到黎明时分,才各自散去。

一夜好睡,安笠觉得神清气爽。胡乱吃了点东西,就骑单车去了“半岛大厦”。

这里是整个湘州的投资中心,各种投资公司、公募基金、私募基金扎堆驻扎在这里。

安笠要想探听这些金融大鳄的投资意向,然后根据这些内幕,准备迅速完成赚一万元的目标。

来到“半岛大厦”,高达六百多米的大楼直让人望不到顶。一楼大堂里,穿着帅气的年轻保安,和色彩鲜艳的前台小妹,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安笠刚穿过安全门,一个留着整齐的流海、化着淡妆、穿着粉色连衣裙、身高超过一米六五的年轻女孩迎了过来:

“先生:请问你要找谁?”

安笠知道女孩在想,这么年轻肯定不是来上班或者找工作的,应该是找人的。

“我是来赚钱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