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89,干扰读心术

孟洪斌知道有一种审讯时的心理战法,就是审讯方模拟出嫌疑人的犯罪全过程,然后按部就班的询问嫌疑人犯罪过程,让嫌疑人脑海中,不断的回忆起犯罪时的情景,从而背上心理包袱,越背越重。

要么在重压下崩溃,要么在潜意识中的回忆和现实中的回答冲突时,突然说漏嘴。

难道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是个犯罪心理学家,不可能啊!除非从娘胎里就带来的。

孟洪斌决定不去回想自己第二次杀人的地点、过程、处理尸体的方法,用其他一些不相干的事情来对抗自己的回忆。

安笠看到传过来的心声,这家伙思维很跳跃啊!

他脑海中刚闪现对一个女青年使用了致命的麻醉药,马上就跳到了对初恋女友的思念,然后是学法医时见过的最腐败的一具溺尸,,,

听到孟洪斌一辈子印象最深刻的一些回忆,安笠猛然意识到他在对抗自己的读心术。

难道他能感觉到自己有读心术?“千万不要低估别人!”自己刚刚教训了他,他马上还回来了。

“你爱你老婆吗?”安笠问了一个普通的问题。

孟洪斌明显有点卡顿!刚刚还在胡思乱想,对抗安笠的诱问,突然来了一个与案件无关很轻松的话题。

盯着安笠的脸看了半天,似乎想找到什么原因,可是只看到一张挂着淡淡笑容的脸。

“刚刚谈恋爱到结婚,应该还是爱的。后来,女人就是那么回事。湾湾不是有个女高官在解释自己为什么独身的时候说过,不能为了一根香肠买回一头猪。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总是为了一根香肠买回一头猪。”孟洪斌以过来人的身份洋洋得意的教育安笠。

安笠对照了一下,孟洪斌刚才说的,和他心里想的,完全一样,心口如一。

“我也是学法律的,下学期要学法医课,你见过最恐怖的尸体是什么样的?”安笠决定再试一下,看看他到底是不是有意抵制读心术,还是无意中走神了扰乱了读心术的阅读。

孟洪斌明显放松下来了,想驾个二郎腿,可惜脚缭限制了他的行动。

“学法医需要良好的心理素质。有一次我们几个同学去实习,那时也是大夏天,芦苇荡里发现一具浮尸。离着四五十米就传来一阵阵恶臭,不过这些恶臭我们已经习惯了。到了十来米的地方,发现有一大片人型黑色漂浮物,面积是正常人的三四倍的样子,,仔细一看,是一层巨大的绿头苍蝇停在巨人观上,巨人观你懂吧?”孟洪斌兴趣盎然的询问安笠。

不等安笠回答,孟洪斌继续讲述:“溺水而亡的尸体,经过三四天之后,会膨胀到原来的三四倍左右,就会形成巨人观。这时带队法医让我们下船涉水过去,怕船只过去会影响证据收集和尸体分析。

恶臭越来越强烈,我们慢慢接近,这时不知道是谁一挥手,一层绿头苍蝇“嗡”的一声腾空而起,露出巨人观上一丛丛拼命蠕动的白色蛆虫,,,一个女同学“哇”的一声就吐起来,水波荡漾起来,我看到一层层油脂皮肤从巨人观上脱落开来,,,”

“够了!那是一具女尸吧?”

“是啊,,唔,你怎么知道?”孟洪斌从回忆中清醒过来。

“那些女性你都清理的很干净吧?”

沉默!

站在二十米开外认真观察的谷中元,虽然听不清两人在谈些什么,但从双方的姿态语言来看,谈话内容比较轻松,双方态度比较融洽,没有了审讯时的那种敌对气氛。

从进行过程看,似乎孟洪斌更为主动,在不停的叙述着什么。

但谷中元肯定,孟洪斌没有交代自己的罪行。一个人的口供要把自己送上刑场,无论如何都不会那样轻松。

华刚看见孟洪斌变成了话痨一般,指手画脚的说个不停,不由得把心中的期望值一再提高。

那些女人当然清理干净了!但是你是怎么知道我要清理干净哪些女人的?难道他知道那个女性巨人观的形象已经深入我的骨髓?难道警方已经调查过我曾经的那些女人?

孟洪斌心里有点不淡定了!这个年轻人似乎什么都知道,记忆的洪流再次汹涌而来。

自从见了那具女性巨人观之后,他无论和什么样的女性谈恋爱,只要有了身体接触,他就会浮想联翩,然后慢慢的厌烦,恶心,拒绝。

后来,他萌生了一个念头,怎样才能彻底处理干净女性尸体呢?让自己对女性的认识恢复到正常状态呢?这个念头随着对老婆感情的疏离越来越强烈,他开始进行研究并实验。

当读到十九世纪英国一个法医的一个案例时,孟洪斌心中有了强烈的共鸣。

英国那个法医叫詹姆斯,通过他的分析抓获了无数的杀人犯。每当他找到嫌犯的破绽,詹姆斯都会破口大骂“笨蛋”“狗屎”“如果是我杀人保证没人会找到我。”

詹姆斯退休后,有一天,他跑到警察局,说他杀了一个人,声称只要警方能找到一丝他杀人的证据,他就完全认罪。

警方针对詹姆斯进行了全面调查,发现有一个失踪者的失踪可能跟他密切相关,但警方把他家翻了个底朝天,却找不到任何直接证据。

一年之内,詹姆斯多次撰文羞辱警方。有一天一个苏格兰场警察在詹姆斯家中搜寻,注意到院子里左边的植物长得稀稀蔬蔬,右边明显茂盛得多。

走到院子里仔细一看,院子里除了几条石子小径,都是沙土。院子左边有一口半人高的瓦缸,瓦缸里盛满了水。

一个设想在那个苏格兰场警察的脑海中形成,他下令将院子里左边的沙土全部铲起来,一面分析沙土的化学成分,一面命令用筛子将沙土全部筛一遍。

最终发现左边院子里的沙土中二氧化硫的含量,经过一年多的雨水稀释,仍然比右边沙土高三倍。

更关键的是,从左边沙土里筛出来一枚半牙齿。

当詹姆斯被带回现场,他哈哈大笑了半晌,当即交代了自己杀人的全过程。

孟洪斌当时心想,现在己经过去了一百五十年,我理应比詹姆斯干得更漂亮,一颗牙齿一根头发都不留给警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