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87,没有破绽的杀人犯

张蒙今天一起床,就发现右腿上的红肿全部消退。下床走了几步,发现活动自如,兴奋的走向老婆房间。

前天被那瞎子当众说出扭断鸭子脚丫、吃掉鸭子后,张蒙虽然感到有些羞愧,但并没有轻易相信所谓的因果报应,而是去了星沙市第一人民医院找了个同学,通过关系进行了全面检查。

张蒙希望通过检查,证明瞎子所说的鸭子阴灵报复的事,纯属子虚乌有。

检查结果让张蒙很尴尬,医生只是说出一些可能性的推测:毒虫叮咬、风湿致病、筋骨扭伤等,并没有明确的结论。

艰难的回到家中,妻子邓敏问道:“查清楚了?”

“唉,费了一天,还是没有明确结论。”

张蒙有点想不通,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上可揽星辰,下可达五洋,为何自己右腿小小的红肿,却无法查清。

邓敏拎过来一袋子东西放在张蒙面前。张蒙打开一看,里面有香、烛、冥纸。

“既然算卦的言之凿凿,今晚找个无人僻静之处烧了,万一有效呢?”邓敏是张蒙的大学同学,都是新闻专业。

“学了几十年的求真、求实的科学精神,,,现在,,,”张蒙本想拒绝,又怕街坊邻居们看见影响不好,大腿上传来的一阵隐痛让他迅速改变了主意。“也罢,小区后门附近有人摆了个土地神,晚上十一点就在哪儿烧了!”

“戴个墨镜口罩,保证没有人认出来。”邓敏知道老公那点小担心,总以为自己是匡扶天下正义事业的无冕之王。

张蒙任职于巜湘州日报》新闻部,最近一直在调查安笠妙高峰森林公园受袭击失踪案。

本来以为是老套的纨绔子弟和贫民子弟因美女而发生的冲突而已,后来发现,事情有愈演愈烈之势。

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袭击安笠一案,引起了整个华夏舆论的关注。表面看湘州警方已经将0k伟等连根拔起,但背后各方激烈的博弈还是让张蒙震惊。

作为最早介人安笠事件的新闻人,张蒙因为一条病腿而不能迅速将事实查清并公之于众,心中颇有失职愧疚之感。

事急从权吧,万一好了呢!

当张蒙在小区后门旁边一棵大树下,找到土地公牌位之后,就点好了香、烛,然后祷告:

鸭子鸭子,是我张蒙不对,贪吃害了你性命。现在给你赔礼道歉,请你原谅!

本来张蒙开始用一种戏谑之心祷告,但念到后来,想起鸭子“嘎嘎”的哀鸣之声,不免带了一些庄重真诚的歉意。

然后将一张张冥纸点燃,看着灰烬一点点飘向夜空深处,心中莫名的有一种解脱。

。。。。。。

华刚隔着玻璃看着嫌疑犯,总觉得有一种错乱的感觉。

嫌疑人叫孟洪斌,是市警察局法医中心的一名资深法医,端正的五官,飘逸的卷发,加上鼻梁上一副名牌金边眼镜,浓郁的学者习气扑面而来。

但他是一名杀人嫌疑犯,身上可能背负多条命案。

最轰动的一个案件是年初时在大学城附近,孟洪斌接载了一个叫张颖颖的女生去效区一个农家乐,但张颖颖在半途向朋友说司机劫持了她,并让朋友报警,随后张颖颖失联。

警方找到了孟洪斌,但他声称张颖颖正常下车了。警方搜查了孟洪斌租住的农家小院,也搜查了孟洪斌所开的车辆,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只得将孟洪斌放了。

前几天,新任的市警察局法医中心主任在盘点中心物质时,发现一些敏感物资消耗异常,如强硫酸的消耗增加了七倍,极少用到的氟黄酸和五氟化锑也出现在釆购清单上。

一种可怕的猜测在刑警队蔓延:张颖颖这些失踪者是不是被孟洪斌用强酸化掉了?

如果说用强硫酸腐蚀人的尸体,还有一些黑色的骨头、牙齿可以留下。那么用氟黄酸和五氟化锑配成的魔酸,滴在人的肉体上,比韦小宝的化骨水可要厉害一千倍。

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的欧拉教授发现,将氟黄酸和五氟化锑按不同的比例混合,得到的溶液就象获得了魔法一样,不但可以将金、银、铂等极不活泼的金属溶解,还能溶解玻璃、蜡烛。

孟洪斌再次被拘!

作为资深法医,孟洪斌的反侦查能力比一般的刑侦员还要强大,一般的审讯员也不是他的对手。

华刚现在看到的是业界公认湘州第一的审讯组合谷中元、占军,审讯孟洪斌的过程。

他们从硫酸入手,一步步推进,已经把孟洪斌逼进了死胡同!

“哈哈,你们要我认罪,我认什么罪?杀人?死要见尸吧!嘿嘿,嘿嘿,,,”孟洪斌得意的嘿嘿笑了起来。

“孟洪斌,那些强酸的作用大家心里有数,,,”

审讯者和孟洪斌之间又进入了一个新的死循环。

从孟洪斌倨傲的态度可以看出,他认为他的犯罪手段天衣无缝,只要找到一丝破绽,比如找到死者尸体或者遗留物,他基本上就会认罪。

华刚几乎可以肯定孟洪斌就是杀人凶手,但找不到死者的尸体,是无法定罪的,起码无法送他上西天。

“让安笠来试试怎么样?”

一个念头从华刚脑中升起,并迅速发展成为一个强烈的意向。

上次柳时新那老贼在招供之后,以头撞墙,搞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彻底交代,后悔的不要不要的!

而当时在场看押小成子,也算是老刑警了,也搞不清为什么安笠就问了四五个互不联贯的问题,柳时新的秘密就被安笠掌握了。

“安笠,在干嘛?”

“刚哥,有什么疑难案件吗?”

这小子真的是狗鼻子很灵啊!

“不错,有一个警方败类,自认为犯罪手法高明,公开宣称只要找到他犯罪的破绽,比如找到犯罪地点、藏匿尸体的地点、毁尸灭迹的方式、作案的工具等,他就会认罪,可是,我们找不到他的破绽。”

找到这些对我来说很容易啊!

安笠以手抚额:

难的是,我用什么方式向大家解释清楚是如何找到的?

你们只要结果可以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