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85,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三个半大的孩子看到妈妈脖子里不断冒出的鲜血,基本上吓呆了,一动也不动。怎么也想不到昨晚上还一起唱歌跳舞的叔叔,变成了一条阴险的毒蛇。

牧人高声呼喊“孩子们快跑出去躲起来!”外面虽然有月光,只要往草丛里一躲还是不容易找到的。

牧人挥舞着着一副木马鞍砸向刘振兴,刘振兴侧身避开,匕首递向牧人的腰部,,,

当最后一个五岁多的女孩子呆呆的看着刘振兴的时候,他竟然有点下不去手。最后关掉应急灯,在黑暗中扭断了女孩的脖子。

收拾好干粮,刘振兴连夜向雪山的西面走去。

“喔,喔喔”远远传来一声狼叫,刘振兴迅速藏进一个草窝子,回了一声长长的狼啸“喔”。对方又传来一长两短的狼叫,刘振兴从草窝子里站了起来。

五分钟不到,两个裹着头巾的普什图人从溪流的下方骑着马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三匹马,马背上显然还驼着东西。

离自己还看一百来米的时候,那两个普什图人突然指了指雪山方向,然后开始拨转马头往来路狂奔。

“扎哈伊,扎哈伊,我是冯·索布恰克!”刘振兴发疯似的大叫。

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越过了刘振兴,向扎哈伊方向追去。机身上的金黄色八一军徽,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刘振兴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

当陈武通知自己陈敏他们快到了的时候,安笠再也忍不住,打开大门,向私家路尽头走去。

想不到,陈武的车刚停下来,后面就是姜战的车,领着两辆搬家公司的车,接蹱而至。

“安笠,你小子这是搞那样啊?”华强显然不是搞不清楚状况,而是实在不愿相信。“看着你穿这套运动服,才知道真的是你。”

向军明显清楚自己的角色,挤出阴险的笑容,“管他搞那样,我今晚上要住在这里!”

陈敏则老实地和安笠握手,“现在只怕是打不过你了,老实点好!”

安笠一手搭住华強肩膀上,一手搭在向军肩膀上,很没形象的咧嘴大笑:“哥们我发了啊!发得不清不楚,这里除了没有美女,跟皇宫也差不多,你们以后可以肆无忌惮地斗地主了!”

陈敏在后面踢了安笠一脚,“据说这里有运动场,我们仨现在就斗一回地主。”

“对,现在就要斗!”

“不斗一下心理不平衡!”

向军、华强踊跃赞成。

安笠领他们仨进了大门,“这个可以有!现在就去!输了罚倒立十分钟!”

领着三人就往运动场去,姜战要跟着,安笠偷偷摆了摆手。

斗地主的结果很惨!反映了现实世界的一部分真相。

在历史的长河中,总是富人欺负穷人。但当穷人走投无路的时候,也会起来把富人欺负一遍。

三个人不到二十秒就被K0!还是安笠想如何不弄疼他们又要保存体面的情况下,思考了数秒钟,用影手借力托着他们的屁股送出去老远。否则,十秒他们都坚持不了。

华强不干了,“差距这么大,朋友也做不成了,赶快传授点绝招!”陈敏、向军也恶狠狠的瞪着安笠。

安笠从他们心声中读到了不服,要强,但没有怨恨、嫉妒、贪婪。他们的表现,让安笠心中的一丝不安化作乌有。

全能绅士系统的体质增强系统无法传授,“破丹”功法自己偷学的,基础篇不会,“启舟”掌法苦渡大师不允许传给第二人,影手他们没有咏春基础。

看来只有如此了!

安笠从双肩背包里拿出一个白瓷瓶,三人立刻围了上来。

“这是君子丸,一粒一万以上,可以增加功力!”安笠环视他们仨一圏。

“是不是吃一粒可以增加十年八年功力的那种啊?”华强武侠小说读得比较多,脑补得很快。

“原来你有这个秘密武器,快点分了!”

“分了!”

安笠小心翼翼的拧开瓶盖,轻轻的往外倒,一粒,二粒,三粒,,,没了。

闪电一般,一人掠走一粒。

安笠将瓷瓶往陈敏方向一抛,“晚上睡觉前温水吞服。”

“走,现在去参观你那皇宫!”

。。。。。。

在客厅里,安笠见到了李辰光派来的两位医学专家:雷光斗博士,孟优博士。然后由张保带着,一起去储藏大楼参观。

储藏大楼明面上是两层,实际上地下还有两层,共四层。

雷光斗博士看到控制室里温度、湿度、空气监测、光电监测等设备,连声称奇,“这么先进的设备,和我们研究室都有得一比了,储藏那些样本完全没问题。”

孟优博士回头问安笠,“建造这样高水平的储藏室有什么用?就为了储存烟、酒?”

安笠耸耸肩,表示不知道。

张保点了一下头说:“有些人喜欢收藏文玩字画,动物标本。还有的人喜欢收藏一植物种子、标本。当然也有一些珍稀木材、药物、酒、烟、烟草、茶叶。不同的温度、湿度、光电辐射都对收藏品品质有影响。即便日常用品中一些名贵的衣服、鞋、手包、化妆品、手表等,对温度湿度也有要求。”

雷光斗、孟优、安笠三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真的是贫穷限制了想像力啊!

想想一罐春茶如果放在冰箱里、与放在冰箱外,一段时间后的味道确实相差不小,安笠不禁对以后的精致生活充满了期待。

参观完,雷光斗建议添加一些储放架及电脑处理系统就可以使用了,而且只要两层建筑就足够了。

安笠交代张保负责与两位博士对接,负责采样的储存和统计,两位博士便告辞离去。

十二点,小餐厅里,陈敏、向军、华强几个儿子发小的到来,让安天虎夫妇记起了他们小时候的一些趣事,再三感慨时光过得真快。

当任荷花扯着安天虎离去以后,四个人立刻如离笼的猛兽,立即大呼“拿酒来!”“吃大户了!”“过一过少爷的瘾”

这个时候,他们忘了一些已经存在于他们中间的障碍,尽情的享受青春与友谊带给他们的轻松与快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