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84,突而其来的舆论攻击

“辰光,我再往安笠会帐上转一个亿,你们注意资金使用不要出现漏洞,也不要让志愿者吃亏。暂时不要对任何人说,这些资金是我提供的,我们也不需要宣传。”

“记住了,安笠!”李辰光虽然不知道安笠为什么有那么多钱,也知道向阳湖边居住的,非富即贵,但他知道,做基因储存库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愿意遵从安笠的指令。

挂了电话,安笠在安笠会理事群里发了一段感谢所有粉丝的留言,然后在群里发了2000元钱的红包,留下粉丝们一阵阵“神豪”、“财主”之类的惊呼走人。

“嘀!”右上方一个显示屏亮了,张保的头像显示出来,安笠按亮了桌面一个绿灯,张保的声音响起:

“少主,有一些舆情要向你报告!”

舆情?关我什么事?

看张保脸色凝重的样子,安笠思考片刻,“进来吧!”

“少主,打扰了!”张保手里拿着几张打印纸,“少主,今天网络上和一些正式媒体上出现了大量不利于少主的文章,我简单摘录了一些。

巜疑似富二代或官二代一掷三亿,现金一次性付款购买顶级别墅》,发表在天空论坛,点击已经有三千万次,转发十八万多次,怀疑少主财富来路不正。

巜一夜暴富的贫民子弟》,文章暗示少主是毒贩头目。

巜我不与他计较,国家会跟他计较》,甄冰冰在自媒体上攻击少主有偷税漏税嫌疑,她的粉丝和水军大量转发,并留言恶毒攻击少主。

巜湘州法制报》发表巜正当防卫不能成为博击高手违法的借口》,认为少主前几天

的正当防卫涉嫌犯罪。

有7个网络大V在各大自媒体平台连续发表文章,攻击少主不尊重新闻自由,不尊重新闻记者的采访权利,宣称富人名人也没有任何特权,都要接受媒体的监督。”

安笠听完张保的简述,不禁一个头两个大,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毕竟,安笠没有真正出过社会,从来没有与人有过利益冲突。安笠一家,在某种意义上处于社会最底层,没有钱没有权利没有势力,从不招惹任何人,偏安一隅。

当安笠刚刚获得一些财富,一些名望,攻击怀疑接蹱而至,这也是每个人在挣扎着往上爬的过程中,必须经历的过程。

有些人被攻击击倒,重新掉入原来的阶层,继续原来的生活。

有些人在攻击中成长起来,站稳脚跟,继续前进。

安笠还是胡志红那种思想,我炒我的股,赚我的钱,万事不求人,你们也别来惹我。

可现在,你认为你偏安一隅,从来不惹事,现在有人不这么认为。

他们认为你即使遭受三十二个人的突然袭击,就不应该反击,或者反击也要温柔一点,不能致人重伤。

他们认为你一个贫民子弟,突然之间拥有巨额财富就是一种错。你不该突然之间与那些富人站在一起。

“张保,你既然这么关注舆情,一定有应对之策。说来听听?”安笠扭身转向张保。

每次安笠倾听张保的心声,发现他对自己的忠诚度完全没问题,一直将对主人的忠诚放在第一位。但张保的心声几乎没什么起伏,一直处于一种严格训练后达到的始终平和的状态中。或者说心态平和很好地掩盖了他自己的心声。

“少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少主也有几百万粉丝,第一步迅速在各大自媒体平台登记一个帐号,发布一些正面消息,号召粉丝留言支持,并大量转发,防止不利舆论继续发酵。

可以在一些财经频道,发一些个人股票、期货实战信息,暗示少主的钱就是来源于正常的投资所得。

对于正当防卫问题,可以请国内著名的法学家发表文章,反驳巜湘州法制报》的观点。”

“很好,想不到你一个管家懂得这么多!”安笠的心情好转起来。

“少主,作为一个首席管家,维护主人的良好声誉是工作职责的一部分。只有低级管家,才仅仅照顾好主人的家庭和日常生活。”张保自豪的眼神和骄傲的心态,安笠一览无余。

是啊,一个在物质和精神两方面,都可以照顾好主人的管家,才算好管家!

“好,用‘文明绅士’的名字在各大自媒体平台注册,我通知安笠会成员加粉关注。至于请法学家的问题,我跟你介绍我的两位老师:贺东方、江一平,你迅速联系他们,我要去登门拜访或者邀请他们星沙一游。”

“好的,少主,我马上去办!”张保告辞。

安笠翻了一下电脑屏幕,发现股市有起来的迹象,于是调集资金,开了一些期指多单,买入了一些大白马大蓝筹。

“怎么陈敏他们还没到呢?”安笠走到南面窗户,前面花园里鲜花怒放,绿草如茵,仿佛有人居住后,花草也鲜活起来。

围墙外那条私家路上,一辆车也没有。

转到东边,向阳湖在太阳下平静无波,沿湖公路上,偶尔有车辆驶过,带起长长的柳枝摇摆几下。

。。。。。。

刘振兴精疲力尽的走到一条小河边,这里是约好的会面地点,现在是上午十点五十分,离接应人约定好的接头时间还有七十分钟。

不过,现在己经离开华夏国境十几公里,自己终于逃出来了。望着背后那座6000多米的雪山,刘振兴依然心有余悸,那个哈萨克男人的反抗,让他这个专业间谍也差点应付不来。

到现在心中仍然不时响起那个哈萨克牧人愤怒的咒骂声:“魔鬼”“撒旦”“豺狼”。为了避免自己偷越国境的行为,被哈萨克牧民发现,刘振兴半夜摸进了帐篷。

但一只黑色的塔滋犬悄无声息的发动了攻击,当刘振兴将匕首从塔滋犬的脖子上抹过之后,那个强壮的牧人已经怒吼着扑了过来,并惊醒了一家五口,应急灯被打开。

刘振兴避开男人的攻击,将匕首无情送进了拼命尖叫的女人咽喉,女人的声音嘎然而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