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82,薅美帝羊毛

安笠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九点半,父母正在家里收拾东西。

和父母打过招呼,安笠开始学习美国股市交易制度。

美股开盘时间,从每年4月到11月初采用夏令时,这段时间其交易时间为BJ时间晚21:30-次日凌晨4:00。

美国现在正在实行夏令时,已经开盘,安笠并没有急着买卖股票,而是继续学习美股的交易制度。

美股有三种账户性质和相对应的交易制度。第1种是现金账户,账户总值低于2000美元,只有在资金已经交割的情况下,才可以“T+0”,否则将被禁止交易90天。

第2种是普通融资融券账户,账户总值介于2000美元和2.5万美元,实行“T+1”,但在5个交易日之内,有三次T+0机会。

上述两种都是小额资金的玩法,安笠明显不适用。

第3种是典型日内交易账户,账户总值超过2.5万美元,实行“T+0”,但此类账户必须遵守最低净值2.5万美元。

安笠要玩的就是这一种,只要交易净值保持在二万五美元以上,可以无限次买卖。

美股可以卖空,也没有涨跌幅度限制,一天涨多少跌多少都可以!这样的交易制度加上安笠的“金钱嗅觉”,真是股市杀手的天堂!

安笠心中大叫一声:美帝!我来薅你们的羊毛了!

点开交易系统,一个股票一个股票的翻看起来,很快,一个叫leon lu的股票激发了“金钱嗅觉”发出了强烈的信号。

当时这个股票价格在2.2美元处整理,己经上涨了5%。安笠开始大手笔买入,打到350万美元的时候,leon lu开始启动,安笠加大了买入力度,在2.4美元处将500万美元打光,买了二百一十万股。

一直到4美元,“金钱嗅觉”发出卖出信号,安笠如泼水似的抛出二百万股。到了2.8美元时,安笠遵循信号,再全仓买入。

期货方面,安笠开始用半仓操作,做了一些石油、黄金、股指期货,发现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交投活跃,震幅巨大,以拥有金手指的安笠也不能买在最低点,卖在最高点。

只好一直用七成仓位操作。

到了11点20,安笠在leon lu上做了八个来回,leon lu涨到了近9美元,“金钱嗅觉”没有发出任何信息,安笠决定继续持仓,此时市值是2700万美元,持有三百万股。

小憩片刻,安笠再次开始盯票,又进行了两次大的折冲,凌晨四点,股票收在9.8美元,持仓320万股。

期货方面,原油三点半就收市了,平仓之后,才一千五百万美元,只有股市的一半。

睡到六点过,安笠一下子又醒了,生物钟的习惯。本想赖一下床,毕竟熬了大半夜,有些疲惫,但心中闪过昨天那个女孩子的身影,决定起床。

虽然她武功比我强,毕竟没有伤害我的意思。点穴术,自己也可以破开。再有,自己学了“启舟”,攻击防守能力都大大增强,自保应该没问题。

来到河边小竹林,那女孩并没有在这里。安笠失望之余,开始练习“启舟”。

刚开始练到第二遍,安笠发现气海穴延伸出无数的细小暖流,顺着招数的运动方向运动。

随着练习的时间越来越长,这些暖流越来越多,越来越粗,随着十二经络流向手、脚、头顶、背部。

这些暖流一流遍全身,安笠只觉神清气爽,力量大增,一晚上的疲劳尽去。

安笠感觉自己发动了一部车,这辆车动力越来越强劲,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灵活。

千彤早就到了,在离安笠五十米外的竹林中打座。安笠一到,那根红色的因果线开始在眼中闪烁。

从因果线传回来的信息看,安笠学到了新的功法,武力值提高了不少。

唔,这小子要搬家了,去“春熙苑”?这小子好能赚钱,熬夜赚钱,不要命了!唔!小子不要脸,真的该打。

接收到安笠想见自己的信息,千彤羞不可抑!男人都是坏东西!要不要过去教训一下他呢?

。。。。。。。

早上七点,魔都程园。

代表必和必拓的坚尼、代表力拓的弗兰克,早早到达程俊的办公室。

办公桌上摆放着三叠厚厚的文件!坚尼和弗兰克互相对视了一下,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

管家送上了英式红茶和早点,就退了出去。

原定周四签约,华夏人突然推迟,时间待定。他俩都以为有什么重大变故,惶恐不安地过了一天,昨晚上又突然通知一大早来程园,看到办公桌上那叠合同资料,不仅惊喜异常。

程俊也穿得整整齐齐,打上了红色领节。李宜如跟在程俊后面,走进了办公室。

“先生们,我们终于可以正式签约了!”

程俊一进办公室就向坚尼、弗兰克伸手,并表示祝贺!

“耶,谢谢程老板!”

“程老板,你真是一个好人!”

坚尼和弗兰克夸张的叫起来!

“先生们,新的合同只有两个变动。一个是适应最新的供应形势,价格调整为增长80%!”程俊一本正经的说。

“哇,上帝,这真是一个好价格!”

“这绝对是一个双赢的价格。”

坚尼和弗兰克惊呆了!原来以为是30%,RB人就是按30%的增长来签约的。现在增长80%,一定会出乎各方意料。

虽然说现在的文本不是正式合约,还需必和必拓和力拓公司与钢协正式签约,但以往历年的惯例,都是程俊这里签完合同,然后拿到钢协换签。

而巴西淡水河谷一直拒绝这种模式,认为与程俊这种人谈判长协合约,是对淡水河谷的不尊重,一直直接与钢协谈判,效果却不怎么样,在华夏的市场占有率不断退缩。

“先生们,另外一个小小的变动就是这份合同的公布时间,必须是在今日上午十点半以后。请一定遵守这个约定!否则有什么变化我无法保证你们的利益。”程俊说明了第二个变动。

“我保证在十一点前,市场不会收到任何风声。”坚尼拍着胸脯说出。

“我以主的名义发誓,我保证十一点前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合同内容。”弗兰克将右手举起来发誓。

“那我们还等什么,签约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