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81,准备收割

原来15亿做不了什么事!可笑自己起初还以为有钱了可以为所欲为,以为15亿要消费完是一件很难的事。

凡事不能想当然,要知已知彼!

为了找到弟弟妹妹,为了让那些可怜的失踪孩子,早日回到父母身边,还是要尽量赚钱。

胡志红有没有搞来西方国家交易所的帐户呢?看下手机果然有!

胡志红发来了一个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的帐户,里面有五百万美元。还有一个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帐号,里面还是五百万美元。

以后要加夜班了,尽量多赚鬼佬的钱!

帐户里还有二十多个亿闲着,明天再调十五个亿进入期货市场,趁着震荡加剧,多捞一点,不过要注意增加失误率。

如果说以前安笠赚钱的目的,单纯是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尊严问题,那么现在,安笠赚钱,就是为了解决他人的问题。

在安笠心中,一直以来以为自己是最为重要的,然后是父母,然后是朋友亲人,至于其他人,跟自己并没有太大关系,甚至有些人还是自己生存的障碍。

当然,现在仍然是这样认为,只不过,他认为那些和他毫无关联的新生婴儿,那些在福利院嘤嘤哭泣盼望父母的幼儿,那些失去孩子而失去希望以泪洗面的父母,成为了他的同类。

他不希望别人失去和弟弟妹妺玩耍的机会,他不希望别人的父母象自己的父母一样,把所有的假期放在寻找孩子的事上。

安笠回复李辰光:每完成一个婴幼儿的DNA信息采集工作,按实际开支票据支付费用外,另支付工作补贴二百元。你们理事会成员每人每天工作津贴150元。

李辰光:这是一笔以亿计的支出,你能承担吗?有些人希望在社会上募捐,可以吗?我们已经到民政部门注册了“安笠会”,有了帐号,各地的分会也陆续成立中。

安笠:好,告诉我帐号,晚上我让人转一个亿过去。你明天就可以行动。

李辰光:好,明天安笠会总动员!

安笠用网银向安笠会帐户上转了一个亿。

果然,脑袋中电脑合成音响起:“为善消费1亿元,共消费一亿六千七百万元。尚需消费十三亿三千三百万元。”

。。。。。。

在市场急剧动荡的时候,投资者、投资机构的日子都不好过。

对未来未知的恐惧,对自己资金安危的恐惧,对自己前途的恐惧,时刻刺痛着投资者的心,让他们寝食难安。

有很多的人说手上有股,心中无股。什么八风不动,什么外不着相,内不动心。

说说是容易的,真正的身体力行,何其难?

郭若凡下班后在办公室里实在呆不下去,一个人早早去了酒吧,成了酒吧里最早到的客人。

几轮酒劈下去,郭若凡紧绷的心弦放松了些,正好陪酒的公主上班了,郭若凡便叫了一个长相甜美的,一个身材性感的两个公主来陪酒。

在公主们的刻意逢迎之下,郭若凡的自信一点点充满起来,下午错误决策的阴影烟消云散,明天,又将是一个艳阳天。

同样的剧本在香港兰桂坊上演,吉米和一个来旅游的荷兰妇女勾在一起。用酒精的麻醉和男女之间最原始的渴望,追寻着暂时的快乐和欢愉。

在喝醉失去意识之前,吉米翻看了一下邮件,看有没有上司布兰特的邮件?心中还是企盼着能批准他追加保证金的申请。

刘振兴已获到了离边境不到50公里的一个定居点,混在一帮打短工的哈萨克族汉子里面,准备帮着一家人,将上千只羊、几百条牛、几十匹马赶上帕米尔高原的夏季牧场。

他将车停在天山附近一间安全屋里,处理干净所有的身份信息资料,然后与阿富汗接应的人,确认了时间、地点、接头方式,然后根据招工广告,搭便车到了这个定居点哈济。

目前看来一切顺利。

前面还有最危险的50公里!

。。。。。。

程俊收到三哥信息后,第一件事就是通知管家收拾行李,然后通知秘书预订航线,收拾文件。一年一度的铁矿石狩猎季就要收割了,这个时候是最危险的时候,做好离开的准备是最好不过了。

长期供货协议进行了最后的调整,升幅之大,连程俊都没有想到。将在去年供货价900元/吨的基础上,上涨80%。

这意味着现有的期货价格将会有一倍的升幅,目前在国内外期货市场上开设的多单价值400亿元。

在大洋上奔跑的矿船上的铁沙,每一吨有80%的毛利,这些船上的矿沙和码头上屯积的矿沙,在一亿吨以上。

其他在股票市场、现货市场上的收益几十亿,只能算零头。

这一季收益应该在1200亿以上,远远超过去年的500亿。

以三哥的性格和惯例,自己分红不少于60亿。

这样高的收益让程俊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物极必反吧!

女秘书如幽灵般的走了进来,她知道老板又要走了,带她走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有一个法律上的夫人。

虽然知道他最多的秘密,自己将一切交给了他,他也迷恋自己的身体,但要再进一步,似乎比登天还难。

要不要找个老实人嫁了呢?

“宜如,想什么呢?”程俊发现女秘书呆呆的看着自己,明知故问道。

“老板,航线订好了,明天早上九点起飞。所有文件、行李今晚送上飞机。”李宜如非常正式的向老板汇报。

程俊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跟了自己四年的女秘书,能力、相貌、品行都是一等一,对自己的感情也很专一,这些都是自己反复调查、反复测试过的。

“宜如,通知坚尼和弗兰克明天早上七点到程园来。然后你就回去收拾行李,七点前赶到这里来。”

“好的,,啊,你是说,,老板,啊不,阿俊,你要带我走?”李宜如看到程俊小眼晴笑成一条缝,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扑进程俊的怀里,使劲儿抱住,想把他按进自己的心里。

“好了,时间紧迫,到了澳洲,我们到大堡礁玩一周。”程俊拍拍李宜如充满弹性的臀部说道。

“再抱一分钟!”李宜如喃喃细语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